一百六十七章:如师、如父_阳间摆渡人_一苔藓_科幻灵异

“师父您无需致歉,徒儿理解您的言不由衷。”

还未等师父说出那人的名字,我便出口打断了他:“真正授意您收我为徒的人是李承运是吧?”

我师父听我这般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淡淡笑道:“想不到这一次秦岭行,我徒儿收获颇丰啊。”

“不光修为问鼎到了天师级,更甚是连…”

说到这,我师父突然停顿了下来。

许是顾忌着我的面子,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尴尬的对我投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示意我自行体会。

我虽不聪明,但我也不是智障。

我当然秒懂我师父这番话的含义。

不外乎就是在说我,修为和头脑一同提升了。

讲真,我原本有那么愚蠢吗?

至于稍稍看清了一些事情,就让我师父这般激动?

我无奈的笑了笑,随即微微鞠身对着师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示意他继续讲下去,无需顾忌我的感受。

显然,他今日叫我来,绝不可能单单是告诉我这件小事儿这么简单。

我师父淡淡一笑,随即缓缓上前慈眉善目地摸了摸我的头:“徒儿,你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莽撞的少年了。”

言罢便梳理了一下情绪,继续和我讲述起他和李承运之间的故事。

原来,李承运最早接触的人并非是年幼的昭雪,而是我师父张逸尘。

当时,我师父刚刚接掌冲虚观掌门一职。

某日夜里,他正在房中打坐。

忽地山脚下迸发出一股冲天的战意。

当值妖魔横行的年代。

冲虚观门生凋零。

他吃不透这股战意的主人究竟是敌是友,于是乎便选择自己一人前往查探。

结果……

他刚抵达山脚,之前感受的战意,忽然间无故消失了。

更为诡异的是,

山脚下竟多出了许多邪祟的尸体。

其中不乏一些修炼成精的妖魔。

我师父仔细辨认了一下,当即惊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这些妖魔邪祟其中大半都是与冲虚观有过节的。

可想而知,他们今夜前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而就在我师父匪夷所思究竟是谁斩杀了这些就连他都感到颇为棘手的妖魔邪祟时,

那人竟突然从身后攻击了我师父张逸尘。

仅是一掌,就将他击退了数十米之远。

当时,我师父张逸尘已然迈入了天师级。

世间能偷袭他之人,屈指可数。

再加上,若是此人对冲虚观抱有恶意,以他的身手,只要待这些妖魔邪祟夜袭之时坐收渔翁之利便可。

如此一来。

冲虚观必将灭门。

可他竟选择先他一步斩杀了这些邪祟。

于是,我师父被他一掌逼退后并没有选择全力与之交战。

而是试探性的向他发动了攻击。

那人见我师父并未出尽全力,且脸上并无怒意。

当即便收回了灵气,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笑嘻嘻地对着我师父说道:“不愧是冲虚观的掌门,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李某佩服,佩服!”

“……”

我师父听到他姓李,再加上看到他手上那柄注满灵气的桃木剑,当时就怔住了。

试问,这天下间除了专职铸造驱邪兵器的李家,还有何人能有这般能耐?

可是…

这李家虽说铸造驱邪利器当世绝顶,

但从未听说过李家有驱魔的能耐。

于是,我师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敢问侠士,您可是淮南铸造驱邪利器的李家一脉?”

那人微微点了点头,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道:“是的,吾乃李承运,乃是李家开山祖师。”

“今日幸遇张天师,实乃我李某之幸。”

“……”

我师父本就一头雾水,听他这样一介绍,这下更懵了。

毕竟李家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商朝,面前的这个男人自称为李家开山祖师。

那岂不是已经活了千年?

玄门之人通过提升修为,确实可以延年益寿。

但最多,也不过增添百年的寿命。

可此人,竟活了千年?

真可谓是前所未闻…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面前的这个李承运已然可以称之为仙人了。

但自盘古开天辟地,玄门中出尽英才。

其中不乏出现过无数麒麟儿。

天师道的祖师爷张道陵就是其中的翘楚。

可他生时都没有登上仙人这一阶梯,这李承运?竟早他千年就达成了?

想到这,我师父已然有些迷惘了。

更甚是,都开始怀疑自身的修行方式,是否出现了问题。

沉默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许是李承运看穿了我师父的困惑,这时突然开口道:“张天师不必纠结于吾的修为。”

“我自身的修为虽说比您高上一个阶梯。”

“但并非修道成仙。”

“充其量…最多也可称之为圣罢了。”

“而我此时的肉身,也并非是我本体。”

“只不过是使了一些鬼蜮伎俩,夺舍了一位修行之人的身躯罢了。”

“待与您商议完要事后,我便会再次魂归大地…”

我师父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暗叹:“这世间竟还有这般神奇的术法?”便没有过多拘泥于这件事。

毕竟这李承运的身份地位在那摆着。

和他相比之下,他称之为小辈都不为过。

再加上,越高超的术法,对自身的伤害就越大。

这李承运今日突然现身至此,定是有要事和他商议。

便果断话锋一转,询问起李承运究竟有何事要与他商议。

李承运淡淡一笑,许是怜爱我师父天资卓越,再加上智谋过人。

便不假思索的将他的目的告诉给了我师父。

其一,便是希望将这招夺舍的咒语以及李家秘术传授给他,希望他千年后可以收我为徒。

其二,便是将之后昭雪、李赤以及我出现后会发生的种种事宜告诉给了他,希望他修炼一种结界,借此来保护昭雪的阴魂。

面对李承运突如其来的请求,我师父当时便陷入了深思。

毕竟他请求的事儿,以他的实力,哪怕是答应也未必能够做到。

于是便准备开口拒绝。

岂料……

李承运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就是防止我师父拒绝。

当场就表示,可以教给我师父魂魄寄居在灵牌上的秘法。

如此一来,纵使肉身死亡,人也可不入轮回,待冲虚观遇到危难时,方可出手相助。

当时正值乱世。

玄门各派人人自危。

冲虚观千百年自成一派,孤舟自渡。

难保哪日遇上什么浩劫,千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但只要习得了此等秘法,定可在危难关头,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因此,当李承运开口说出这句话时,我师父就已然没有了任何拒绝的理由。

于是…

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应下了这件事儿。

李承运见我师父答应了此事,登时大喜。

连连表示,李家这下有救了。

而后…

将这些术法全部传授给了我师父后,留下一句:“今日之事,待千年后,李赤服下玉珠丹后,方可告诉给他。”

“至于孙虎和婷婷的事儿。”

“无需困惑…”

“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他日后与那最为棘手的邪祟交战时提前铺的路罢了。”

语落。

李承运便拂袖离开了冲虚观。

至此。

再没有出现过。

说到这,我师父长叹了一口气,轻叹道:“你李家先祖李承运的修为、心性高深莫测。”

“天下玄门,出尽英豪翘楚。”

“但无一能与之争锋。”

“他千百年前就算出了今日的种种。”

“你身为他的后代…”

“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说此一顿,我师父的眼神晦暗了不少。

我很清楚,他是在担心我日后的安危…

我与张逸尘虽没有过多的交集。

相比之下,我与张显峰的关系都显得比他亲密的多。

但当我第一次喊出他“师傅”的那一刻开始。

无形当中,便将我们两者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师父师父…”

“如师如父!”

此刻,在见到我师父如此担忧我未来而困惑的背影时,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当即便“噗通”跪了下来,潸然泪下…

紧紧抱住了他,哭诉道:“谢谢师父的关心,徒儿此生能拜您为师。”

“实乃我李殇之幸!”

“以往徒儿顽劣,还请师父原谅。”

“日后…徒儿一定谨遵师父的教诲。”

“潜心修炼道法,还望师父放心!”

“未来…”

“不论遇上何种险举,徒儿都会时刻谨记我乃冲虚观的门人。”

“绝对不会让师门蒙羞!”

语落。

我便真心实意的对着张逸尘磕起了头。

我师父淡淡一笑,俯身扶起了我。

今日,大概是他收下我以后最为开心的一天。

温柔的抚摸起我的头,轻声说道:“徒儿,为师收下了你,又何尝不感到庆幸呢?”

“正所谓男人有泪不轻弹。”

“别哭了!”

“为师今日叫你来,并非单单是想要告诉你这些陈年往事。”

“真正的目的,是想要传授给你一些术法傍身。”

“你且闭上双目。”

“默默感受这天地间的灵气。”

“稍后,一定要铭记为师传授给你的口诀。”

“日后…危急关头,默念出这道咒语。”

“定可死里逃生!”

语落。

我师父便诵念出一道我从未听过的咒语。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鎗殊刀杀、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Related Posts

新书上线_地中海霸主之路_新海月1_历史军事

幼苗《国王》,请大家呵护!!!《地中海霸主之路》新书上…

第一百三十八章 来啊,打我啊_棺人_血糕_综合小说

对于唐流的提议,我直接无视了。 死胖子竟然想让我充当他…

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第一百一十章 店铺争夺战_仙道千年_宇宙海马_玄幻魔法

很快,比试之日如期到达。 比武场此刻已是人头攒动,熙熙…

新书上线_神圣罗马帝国_新海月1_历史军事

幼苗《国王》,请大家呵护!!!《神圣罗马帝国》新书上线…

第156章首日票房破3300万,一下子成了香饽饽_我的无限剧本空间_我要上三江_玄幻魔法

许诺一手拿过打印表格,一手打开冰豆浆,喝了一口后,喜滋…

第三百四十六章:天帝_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_淼淼君_都市小说

“可是在六界,各界生灵被界面束缚,他们之中的佼佼者再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