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画地为牢付长生_大侠寒照雨_上淑嘉曼_修真小说

吃饭之前,寒照雨对百里布衣说了诸葛紫英所托之事,百里布衣本是懒散惯了的人,不免大发牢骚,还好上官无意本来也受殷福平所托,正欲帮忙勘查此案,便说要与其同行。这时,百里布衣才有了笑容,他和上官无意已是相交多年的老友,有好友相伴,既不寂寞,这个案子,又很刺激,一时竟让百里布衣觉得好玩的紧。

因为有百里布衣在场,酒倒是免不了喝几杯,雁堆雪居然也能饮上几杯,看她艳若梨花的粉面上那淡淡的红晕,真是美的出尘脱凡,三人包括从来不动女色的百里布衣竟都痴了。

吃过饭后,几人稍事休息。

寒照雨朦胧中被一阵哄笑声惊起,循着声音走去,还未到客厅,边听一人说道:“我那贤弟,可是最为慷慨豪爽之人,钟兄所提,不过小事一桩,我这里先替他应允了。”

这显然是百里布衣的声音,当寒照雨走入屋中,却见百里布衣此时正端坐在客厅居中的主位上,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令寒照雨都快不认识他了,在他下手坐着的除了上官无意与雁堆雪,还有三人,这三人也都已是年过百半,可是寒照雨却一个也不认识,雷蒙此时也已归来,正自悄然站在一旁,而和雷蒙站在一起的还有诸葛紫英。

看到寒照雨进来,百里布衣急忙站起身来,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我这个家才刚刚当起来,正主就到了,寒老弟,你先找一个地方坐下,我给你介绍几位英雄认识。”

寒照雨对几人一抱拳,找了下手一个位置坐下,一边对诸葛紫英微微颔首,诸葛紫英冲寒照雨一抱拳,笑了一下,居然依旧很是恭敬的站在那了。

这时,百里布衣指着雁堆雪旁边一个青衣秀士道:“这位燕兄想当年也是大大有名的人物,不过,早些年已经退隐江湖,名字就不给你说了,你只需称呼燕大侠或者燕兄就行了。”

那个青衣秀士似然相貌略显苍老,但是苍老的容颜却甚是清隽,想来当年也定是一个美男子,却见他神态从容,笑容可掬,而举止间更有一种无形的威仪,寒照雨冲他一抱拳,叫了一声“燕大侠”,那秀士急忙回礼。

百里布衣又指着秀士旁边那位魁伟老者对寒照雨道:“这位老哥姓钟,你就叫钟大侠吧。”那个老者一袭黑衣,长得甚是威猛,黑哇哇的大大脸上,有一道斜斜的伤疤直上鬓际,看上去还有几分可怖。

介绍完这两个人,寒照雨见雁堆雪也在那里,就已知道,这一定就是她那两位叔叔了。这时百里布衣接着又开始介绍坐在上官无意下首那位身着一领紫袍的白面中年道:“这个人可就大大有名了,他不但是我的老乡故旧,更是燕君临重金聘请的国师,好像还是什么宫的宫主,他的名字大气得很,付长生,一出生就已注定长生不老,祸害千年呀,他还有一个大号叫做‘画地为牢’,据说灵符画的不错,我们常见的那些跳大神儿的神汉,或者装神弄鬼的老道,大都是出自此人门下。”

这个人赫然正是“灵符宫”宫主“画地为牢”付长生,付长生现在是乐朝国师,其人在江湖的名声本来不差,不过在百里布衣口中是有些不堪,但是付长生丝毫不以为忤,微笑着朝寒照雨微微颔首,寒照雨也回于一笑。

百里布衣又道:“贤弟,燕大侠,钟大侠很是喜欢此地偏僻清静的环境,想和燕姑娘一起小住一些时日,我先已替你应下,这件事,你可不能反悔,至于这位付长生国师究竟找你何事,就让他自己与你谈吧。”

付长生听到这里,急忙站起身来,冲寒照雨一抱拳,道:“听闻老朽几位不听话的手下被寒大侠捉了去,还请寒大侠看在老朽的面上,放了他们,如何?”

寒照雨知道,他所说的是铁成雄等几个乐朝的武士,心下正自沉吟,却见此时百里布衣突然翘起二郎腿,阴阳怪气的道:“这里是寒宅,可不是什么乐王府,你这个国师的名头在这里可吓不倒人,如果让人家放人,要么低三下四的去求人,要么就拿出一点儿真本事出来。”

付长生笑道:“既然百里兄如此说,那还请寒大侠划出道来,老朽自当奉陪。如若老朽学艺不精,那放人的话就再也不提,如果老朽侥幸胜个一招半式,还请寒大侠给个薄面,把那几个不成才的手下放了才是。”

寒照雨此时也正有此意,几个人在自己门口行凶,又都是叛王手下,就这么轻易放了自然是不行的,但是,人大都是百里布衣抓的,而百里布衣与乐朝大有渊源,如果百里布衣发话放人,这个老哥哥的面子,自己是不能不给的,既然百里布衣也有让自己考究付长生之意,自己也不好推脱,当下抱拳道:“那付国师还请随我来,我们在后院找一空旷地方,比划两下。”

说这话,大踏步向屋外走去,屋内几人都起身相随。

后院,桃花园外一片空地上。

寒照雨与付长生互相见礼,然后拔刀相向。

寒照雨用的自然是“龙吟斩”,而付长生用的却是一把木剑。

寒照雨道:“还请国师指教。”

付长生也不客气,木剑一式起手式“童子拜观音”,却是双手握剑,劈面而来。

木剑带着风声,呼呼作响,寒照雨刚想挥刀迎上,却见紧随着风声,有一片火光迎面而来,他立时大惊,欲闪身躲过,而那火势竟似长着眼睛一般,如影随形,无论怎么躲闪,都是不离不弃,看来不把寒照雨烤起来,这火是誓不罢休的。

砍又砍不灭,躲又躲不开。寒照雨当然不能望火兴叹,他在丹田注入一口之气,吐口猛地朝那火光吹去,那火光倏尔灭了。可是,此时,付长生的木剑也已刺来,寒照雨急忙闪身躲过。

他才刚刚躲过木剑,却见迎面忽然扑来一只吊额猛虎,那一张血盆大口呼呼喘着粗气,竟是凭空而来。

老虎寒照雨自然不怕,但他还是很是有些佩服这个国师好手段。而此时,一边观看的百里布衣却是一声轻嗤,道:“装神弄鬼。”寒照雨真力注入刀中,斜身砍落,却见那只猛虎化作一阵轻灰飘落于地,却原来是一张符箓。

老虎刚刚落地,一只雄鹰忽然由空中疾冲而下,却是啄向寒照雨当头,寒照雨大喝一声,挥刀斩落巨鹰。

此时的付长生轻捻左手,一道道符箓有猛兽下山,有巨禽落地,时而喷火不止,时而暗藏机关,只是一盏茶有余的时间,竟是累出寒照雨一身热汗。

见久攻寒照雨不下,付长生忽然变招,手中木剑在地上划出一道长线,寒照雨正自降狮伏虎,却忽然眼前巨变,刚才还是鸟兽频出之地,倏尔化作一片汪洋,白蒙蒙一片,却是哪里还有付长生的踪迹。

寒照雨横刀凝神静立,却是以不变应万变。

须臾,江海中便有巨浪滔天,向寒照雨吞噬而来。寒照雨手中刀光轻舞,却是水泄不通,那巨浪无孔可入,却见一叶小舟在巨浪中行来,舟中付长生飘摇不定,手中木剑打着旋奔向寒照雨,寒照雨迎身而上。

巨浪翻飞,惊涛怒起,白茫茫一片,一眼无际。

刀光闪动之处,付长生又已踪迹皆无,寒照雨知道如此久战下去,自己必定吃亏,却见他猛然怒呵一声,手中宝刀化作一道惊天长虹,却是像向那一片汪洋中砍去,汪洋忽然从中而断,那水流从断处分流,却是忽然围绕在一个突兀的小岛周围,那个岛上,付长生持剑而立,仙风道骨,好不潇洒。

寒照雨挥刀向付长生砍去,隔着汪洋,似乎遥不可及,而付长生挺剑刺来时,却是剑剑不离寒照雨周身。无奈何敌人,而敌人却是步步紧逼,寒照雨似乎只剩了挨打的份儿。

出道以来,寒照雨何曾如此狼狈过。

付长生似笑非笑,站于彼岸。

寒照雨使出浑身解数,依旧应接不暇。

惊涛骇浪依旧,江水奔流不止。

小岛从容在,何曾问死生。

剑影自有杀意在,刀光怒起藏机锋。

寒照雨急舞宝刀,刀花卷起处,寒芒一片。寒照雨眼中也是一片寒芒。在寒芒怒起的刹那,浪涛不见了,汪洋不见了,小岛不见了,付长生不见了,寒照雨眼中只刀光不见人。

刀光惊天而起,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迅速,又似是昙花一样惊艳,刀光起处,一片汪洋皆不见,此处独余付长生。

而付长生站立当地,那把木剑已经被刀光砍断,他竟是有些瞠目结舌。

好猛的男儿,好快的刀。

也就是付长生一身造诣,炉火纯青,否则,砍断的就不只是他手中的木剑了。

付长生满面的笑容已冻结,那一身飒爽仙风也已荡然无存。

惊世一刀快不可挡。

天下万术唯快不破。

百里布衣拍掌欢呼。

上官无意捻须微笑。

姓燕的青衣秀士笑而不语。

雁堆雪美丽的双眸中似有一种很甜蜜的东西在轻轻闪动。

姓钟的魁梧老者略有惊诧。

诸葛紫英暗中叹服。

雷蒙感触良多,受益不浅。

付长生毕竟是一代宗师,稍事惊诧之后,立时回过神来,强加一个笑脸,抱拳躬身道:“寒大侠果然好刀法,老朽受教了。”说完话,竟是再不多言,蓦地扬长而去。

百里布衣怒喝道:“这些狼羔子你也一并带走吧。”说话间,却见百里布衣一手一个,像掷小鸡一样,把铁成雄他们几个拎起来朝付长生的背影掷去。

却原来,在二人打斗之时,百里布衣已让人悄悄把这几个人带了过来。

也不见付长生回头,却见他随手把那些黑衣大汉接过,一边松绑,一边接人,手法之快,令人叹服。

百里布衣和寒照雨二人四目对视,禁不住哈哈大笑。说实话,付长生虽然和他们政见立场均不相同,但这个人在江湖上的声望与为人,都是过得去的,也对得起一代宗师的身份,而且,想当年,他与百里布衣亦曾相交甚密,只是后来各保其主才分道扬镳。

而此时,最兴奋的当然要数诸葛紫英了,因为一旦有了百里布衣与上官无意的助力,他的事情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雁堆雪听说两位叔叔说要暂住寒宅,似乎也很高兴,尤其是在寒照雨打败了付长生以后,她的心下竟然有一种甜蜜的东西在悄悄蠕动,这几天的颠沛流离着实把这个姑娘吓怕了。

只有百里布衣却是稍稍有些不满,他对寒照雨道:“逞了英雄,又留住了美女,便宜都叫你小子占了,我白忙一场,一点好处都没有,不成,大大的不成,如果不然,嘿嘿、、、”

他嘿嘿而笑的意思显然是我的意思你懂得的意思,为此,寒照雨却是头痛不已。因为别说轻易忤拂百里布衣这个老哥哥的意思,即使无意,自己也会有苦头吃的,因为在自己前半生中,被百里布衣捉弄了不是一次半次了。

记得自己18岁那年,师傅雁老刀曾经派寒照雨去还在东都附近的“灵机宫”欧阳儒文府上谈一笔生意,当天晚上,在接风宴上,寒照雨初次与正在欧阳儒文府中做客的百里布衣认识,那一天,对性格豪爽,如海酒量的寒照雨,百里布衣大有相见恨晚之意,竟然在酒后破天荒的提出要与寒照雨结拜兄弟。

寒照雨哪里肯依,毕竟百里布衣可是与欧阳儒文和自己的师傅雁老刀称兄道弟的人,江湖人对辈分看的极严,寒照雨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否定了这个提议。

后来不知百里布衣对欧阳儒文的门下说了什么,谈成生意返回莲花寨的寒照雨竟然遭到欧阳儒文门下最得意的四大弟子的追击,是友非敌,寒照雨是打也不成,不打更不行,无奈之下,最后,还是只得把这四大弟子一一打败。

虽然最后,因为失败的挫折,使得这四大弟子回归“灵机宫”后,开始勤加锻炼,刻苦学艺并都有所成。而欧阳儒文更是因此对寒照雨大加赏识,还和他做了亦师亦友的莫逆之交,但那一路的无奈与挣扎,也算寒照雨心头一个阴影,从此对这个老哥哥是又敬又怕。

还有一次,那时在叶梦白的“金旗镖局”行镖走旗的寒照雨已在江湖闯出一番字号,一天,去南方会友的百里布衣听说他在金旗镖局,居然找他来喝酒,就是那次醉酒之后,这个老哥哥居然又一次破天荒的要为寒照雨保媒,而对象居然是“斜阳外”云梦山庄庄主孟思远的掌上阴珠孟可可,孟可可当时与上官无意的妻子孟思思并称“云梦双姝”,武功极高,长得自然更是美丽。而可笑的事,这个老哥哥从未对孟家提起过此事。他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寒照雨为人豪爽、武艺高强,是绝对配得上孟可可那个妮子的。

为此,百里布衣这个酒友缠了寒照雨三天,寒照雨愣是滴酒未沾。

后来又不知百里布衣怎样运作的,从那以后,走镖生涯的寒照雨就又多了一个噩梦,他开始遭遇孟可可几次三番无理的打斗与纠缠。

孟可可剑法相当了得,而且一手金针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她又是一个女子,当时的寒照雨可是被她折磨的欲哭无泪,欲诉无门呀。

虽然后来,二人终于修成正果,寒照雨如愿成为云梦山庄的乘龙快婿,但是,怕媳妇儿的恶名他是一点也不次于审不飞的。

直到有一天,孟可可在义军与乐朝的斗争中不牺牲,她为了龙朝,自己的国家献出她年轻的生命,像一颗流星,在照亮了天际的同时,燃烧了自己。寒照雨如同失祜的孤雁,甚至为此沉沦过。

孟可可当年并没有为寒照雨留下一男半女,只留给他无尽的相思。

而就在前几年,还有一件事,却是令寒照雨哭笑不得。这件事,还要从他的三弟子霍长卿说起。

霍长卿是个长得很普通的那种人,普通到无论你把他放在闹市和深山,他都是你身边芸芸大众中最不引人注意的那个人,而他唯一和别的普通相貌的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的背,因为他天生是个小驼子,他的驼背并不大,因为他后来在江湖上有了一些声望之后,他的驼背就出名了,他的绰号就叫“夺命驼三刀”,他之所以叫这个外号,实在和他的性格与行事有关。

因为天生有恙,霍长卿学武很是刻苦,他是寒照雨门下武功仅次于“横扫千军”雷克敌的弟子,这还是得益于雷克敌天生神力,单以刀法武功而论,还是霍长卿更胜一筹。

初出江湖时,因为驼背,因为不起眼,霍长卿经常被人取笑,好人善意的嘲笑他也会置之不理,但是恶人就不同了,遇到这样的恶人,他会毫不留情,却是心狠手辣,一照面就是杀招,那些年,他简直是一些山匪路霸眼中的天敌,三刀夺命,名下无虚。

就是这个人,有一天,百里布衣拿着一封书写很是娟秀的信件找来寒照雨,说要为寒照雨的得意弟子霍长卿保媒。

寒照雨瞠目结舌,不知道那里得罪了自己这个老哥哥,居然吓得那天滴酒未沾,看过那封信以后,他才信以为实,原来这封信,出自双虎帮的二当家“胭脂虎”庄成燕之手,信中对寒照雨的弟子大家赞赏,并多次言说谢他救护之恩,字里行间充斥着一个姑娘对自己弟子的仰慕之情。常哥长常哥短的言语跳在眼前,寒照雨自是信了七八分,然后,叫来弟子霍长卿,问他与庄成燕可曾认识,确认两人认识以后,又问他对这个胭脂虎观感如何,霍长卿其实暗恋庄成燕已经很久了,在师父面前,自然也不会隐瞒。

于是,寒照雨心下大喜,当下不但修书一封,委托“双虎帮”所在地,彭城的名宿“揽月仙翁”独孤抱为媒,正式向庄成燕的兄长庄成运求婚。还留了百里布衣七日,日日长醉,惹得这个老哥哥都有些乐不思蜀了。

百里布衣走后没几天,庄成运便找上门来,言说莲花寨以大欺小,居然羞辱他小帮小派,居然想让一个驼子娶自己的妹妹。并且坚决要与霍长卿一战。

这个“双虎帮”原是一个马帮,本名“双刀会”,原身本就是一个小帮小派,但是传到庄成运兄妹手中时,却是声名鹊起,闻名江湖了,因为这个“霹雳虎”庄成运和雷克敌一样,天生神力,有彭城一带第一高手的美誉,他的妹妹“胭脂虎”庄成燕也是武功高强,罕遇敌手。

而庄成运之所以被称为“霹雳虎”实在是因为其脾气火爆,一点就着,而他的妹妹庄成燕之所以被称为“胭脂虎”也实在是因为这个女子和他哥哥一样,也是个暴脾气。正因为如此,婚姻大事却就耽搁了。这个“胭脂虎”,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眼高于顶,脾气暴躁,但她还是有许多优点的,首先容颜艳丽,美貌异常,其次侠骨丹心,性格豪爽,倒也怪不得霍长卿对她痴迷。

庄成运到达莲花寨,二话不说,就与霍长卿战在一处,这个庄成运到真不是浪得虚名,不但把霍长卿打的一败涂地,居然还和雷克敌打了个难分难解。

而且更可笑的是,庄成运居然还和雷克敌打成朋友,更是看上了雷克敌其人,他竟然还在寒照雨面前为其妹求婚,要求寒照雨玉成雷克敌与庄成燕的美事。

那一刻,寒照雨骂百里布衣的心都有,先前怎样为此事欣喜,后来就怎样因为此事尴尬。

后来还是对哥哥不放心,追赶而来的庄成燕解开了这个尴尬。并把所有的事情还原。

却原来,自从霍长卿初出江湖,就闯出名号以后,寒照雨不止一次告诫他侠以仁称世,以武犯禁的道理。霍长卿因为别人嘲笑他驼背而杀心顿起,下手狠辣,就是侠客的大忌。为了让其收敛,寒照雨给他出了个主意,就是每每出去,就化妆成一个走方的郎中,并为他特制了一个药箱,这样,背在背上,就不会让人看到他的驼背而嘲笑他了。

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他偶遇庄成燕在一次运输途中遭遇劫匪,当时,他拔刀相助,认识了庄成燕,并且一路偕行。霍长卿虽然长得并不出众,但是其侠肝义胆,古道热肠,更是嫉恶如仇,从善如流,是他的为人深深打动了庄成燕,只是,因为相助庄成燕,霍长卿当时只是路见不平,那时,他还未对庄成燕动心,所以,本着好事不留名的心理作用,他报的是一个“常克”的假名,谁知后来,自己被眼前这个美貌如花,性格开朗的女子所打动,却是当局者迷,做了恋爱中的傻子,始终没有告诉庄成燕自己的真名。

而他们的事情,却被适逢其会的百里布衣所目睹,这个江湖怪杰有意成全其美事,就在二人分手以后,找上庄成燕,用他那一派诙谐,揭破女儿心思,这才有了百里布衣交给寒照雨的信。信中那个“常哥”正是庄成燕心中的“常克哥哥”。百里布衣没有错,寒照雨也没有错,只是,霍长卿报了个假名字才有了这诸多误会。

误会解除以后,庄成燕对隐瞒自己驼背的霍长卿没有丝毫轻视,而是更加敬重其为人,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一样”,情人眼里也会出现霍长卿的。

得意弟子喜得如花美眷,寒照雨在莲花寨大摆流水席,整整三天。而没有了“胭脂虎”的双虎帮,却因为与莲花寨联姻,一跃成为“天下第一马帮”。。

百里布衣与寒照雨之间的发生的事,当然不止这几件,但是,虽然许多事结局都是好的,可是,寒照雨一见百里布衣还是很头疼。看着他那份自得的样子,寒照雨微微摇头,轻声道:“江南慕容久,湖喝海饮谁敌手?”

这几个字就像是百里布衣的紧箍咒,话音刚落,刚才他还是得意的不可一世的神情,立时像蔫干了的茄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Related Posts

第一百四十二章 病笃_汉旌_尚冠_历史军事

翌日,果然如卫弘所预料的一样。 消息自皇宫内传来,天子…

第107章 二哥是个实在人,能处_甜疯!病娇暴君日日撩我夜夜梦我_时和岁丰_玄幻魔法

祈夜宸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一下就是一夜的时间。 沈清寒下过…

第118章对战胡耀_满级悟性:从高考开始无敌_至尊小狂人_玄幻魔法

砰! 陈枫的拳头,携带着恐怖的力量,重重的砸在了胡耀的…

第二百三十六章 妖物不得好死_重生女主的虐渣日常_狐火山南_综合小说

因为无法使用术法,甘棠用了好久才离开有鱼乡。 和有鱼乡…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区管理构想(下)_生态龙国_清风慧子_综合小说

第二天一早,我和林兄在城镇上,买了一些滑轮之类的设备,…

第五百七十一章 团聚_小户春_冰镇糯米粥_女生言情

蒋氏立即就快步跑了过去,看清周菡萏指的那处地方,确实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