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善良女佣_大唐女皇陈硕真_风满川_历史军事

原来,张婶她们所在的睦州清溪县前几年刚刚经历了旱灾,老百姓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谁知今年又遭遇了这百年不遇的大暴雨,瓢泼似的雨水没日没夜地冲刷着大地上的一切,四处山洪暴发,洪水犹如野兽一般咆哮着吞噬庄稼,淹没田地,冲毁房屋,卷走人畜,包括清溪县在内的整个睦州到处漂着各种冲毁的家具和浮尸。

清溪县原本是个物产丰富的富庶之地,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也是朝廷征税的重灾区,洪灾过后,老百姓几乎颗粒无收,再加上贪官污吏各种名目的巧取豪夺,当地老百姓的负担十分沉重。眼看家家户户的老百姓都要揭不开锅了,朝廷不但不进行救济,各种赋税依旧照收不误,老百姓不得不卖儿鬻女缴纳课粮,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即使不吃不喝依然无法足额缴纳课粮,只好背井离乡,四处流浪乞讨,一时间饿殍遍地。

眼看着成千上万的乡亲因为吃不起饭而命丧黄泉,一个小姑娘坐不住了,同样为穷苦出身的她决定为这些苦命的乡亲做点事。通过张婶她们的描述,我才知道这个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姑娘叫陈硕真,就是她们口中的恩人。

陈硕真跟我年纪相仿,个头也差不多,我们都有着天使般的面孔,却又有男人一样的豪爽性格,不同的是我从出生就没见过妈妈,而陈硕真的爸爸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官府的人打死了,从此她和妹妹相依为命,成了流浪乞讨的孤儿。

因为爹娘死得早,陈硕真从小就带着妹妹四处流浪,靠着十里八乡的好心人帮衬勉强度日,好不容易挨到有人收养了妹妹,她才做起了帮佣的活。陈硕真最近帮佣的东家姓李,是一个归甲的老太监,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一脸凶相的老头。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已经不在朝廷为官,但是老太监的家业和势力依然可以称霸一方。

前不久,陈硕真所在的清溪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洪灾,天空像被撕了个口子,大雨倾盆而下,一连下了好几天才止住,这可苦了看天吃饭的老百姓,不但地里的庄稼颗粒无收,很多人连住的地方都被洪水席卷一空,成千上万的人只得四处流浪,随处可见因极度饥饿而倒下的乡亲。

吃百家饭长大的陈硕真特别同情那些受灾的父老乡亲。想到自己小时候也是靠着乡亲们的接济才保住了性命,她决定尽自己所能救济那些即将饿死的乡亲们。可是她自己都是别人家的佣人,虽然不至于挨饿,但也省不出什么多余的口粮来,怎么办?她焦虑不安,茶饭不思,终于有一天,半夜醒来的她突然想到了东家的粮仓。那是一个巨大的仓库,里面囤积着东家千亩良田近年来的收成。这些粮食足够附近的乡邻吃上整整一年。可是,东家怎么可能答应陈硕真的请求给那些饥饿的乡民分粮食呢?要知道东家本身就是朝廷退下来的,身上的官宦气息浓厚,在他们眼里,老百姓天生就是被奴役的,哪有权利与自己分一杯羹呢。想到这里,陈硕真的心里一阵悲凉。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窗外一片静寂,只有透着寒意的月光轻轻抚摸着被洪水洗劫的大地,似乎在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大地疗伤。陈硕真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眠。

粮仓就在隔壁,却又似乎远隔千里万里,那是一道永远也无法逾越的屏障,矗立在官宦和老百姓之间。陈硕真的心里仿佛有一头雄狮在嘶吼,她要打破这种不公平的格局。她永远也忘不了洪水中那一幕凄惨的景象。

就在几天前,洪水把无数农家冲毁,许多人在洪水中挣扎。

下游的人们在河两岸的大树上拉了一根绳子,形成一道绳坝,拦截从上游冲下来的人和物。陈硕真和一起当佣人的小姐妹们亲眼目睹了一对母子被洪水从上游冲下来。

母亲大概四五十岁,儿子十岁左右,母子俩相拥着被洪水冲了下来,母亲花白的头发在洪水中十分醒目。无论多大的浪拍打着,母亲始终用双手死死地护着儿子,岸边的人不停的挥手呼喊,示意母子俩向绳坝靠拢,母子俩挣扎着向绳坝靠近,但水流湍急,两人用尽了力气,还是无法靠近绳坝,眼看就要与绳坝擦肩而过。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神力,母亲像瞬间聚集了洪荒之力,就在与栓绳子的大树擦肩而过的一刹那间,母亲奋力把儿子往绳坝边一推,儿子顺势抱住大树,得救了,而在洪水中的母亲却被反作用力推到了河中心,在洪水中挣扎了几下,便消失在咆哮的洪水中。

被救上岸的儿子失声痛哭,陈硕真和岸边的人们也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不能再冤死更多人了!陈硕真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开仓放粮!”,这个想法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别说她一个小小的佣人,就算是这个院子里位高权重的管家,敢私自开仓放粮也免不了被东家送去官办。

但是陈硕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已经打定主意冒死一搏,就算是豁出这条小命,她也要为清溪的老百姓做点实事。

宋浩浩在《苦难》一书中这样写到:“我们无法回避世间的苦难,但我们可以度过苦难。”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遭遇了无数次的天灾人祸,我们的先辈都挺过来了,因为大家的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善有善报!从小就失去父母四处流浪的陈硕真更加相信老百姓的苦难总会有尽头的,就像她一样,在流浪乞讨的幼年吃够了苦头,现在也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现在,陈硕真要拿自己的好日子去搏一把,她想让更多的老百姓过上像她一样衣食无忧的生活。

打定了主意,陈硕真悄悄穿好衣服,趁着月色出了小屋,朝着隔壁的粮仓走去。

夜风习习,陈硕真单薄的身子在夜色中显得异常渺小,一阵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要说一点不怕那是假的,毕竟陈硕真只是个下人,东家任何一个爪牙都可以找个理由毒打她一顿。但是此时陈硕真心里只有那些饥饿的乡亲们,她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她给自己打了打气,壮着胆子往前走,月光把她的影子长长地投射在地上。

Related Posts

新书上线_地中海霸主之路_新海月1_历史军事

幼苗《国王》,请大家呵护!!!《地中海霸主之路》新书上…

第一百三十八章 来啊,打我啊_棺人_血糕_综合小说

对于唐流的提议,我直接无视了。 死胖子竟然想让我充当他…

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第一百一十章 店铺争夺战_仙道千年_宇宙海马_玄幻魔法

很快,比试之日如期到达。 比武场此刻已是人头攒动,熙熙…

新书上线_神圣罗马帝国_新海月1_历史军事

幼苗《国王》,请大家呵护!!!《神圣罗马帝国》新书上线…

第156章首日票房破3300万,一下子成了香饽饽_我的无限剧本空间_我要上三江_玄幻魔法

许诺一手拿过打印表格,一手打开冰豆浆,喝了一口后,喜滋…

第三百四十六章:天帝_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_淼淼君_都市小说

“可是在六界,各界生灵被界面束缚,他们之中的佼佼者再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