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无妄之罪_楚回的世界_斩缰_玄幻魔法

铁勒谷阳死的实在太突然。

以至于在铁勒荣列喊出那句“南陆贼,弑我兄”时,一时间除了离铁勒荣列十步远的几名近卫,竟再未有一个人做出任何反应。

景元惊讶地坐在马上,目瞪口呆地说不出一句话,就在他颤着手想指向铁勒荣列想说些什么时,却被几名近卫一把拉下马,脑袋重重撞在地上,立刻昏死了过去。

刺杀铁勒谷阳的那个银甲卫,能在瞬间使出一击即中的刺杀技,却在三四个近卫手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挣扎几下之后,被拖到了铁勒的军阵之中,不一会儿就淹没在了人群里。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夏长阶,他因觉得景元带着自己的兵去会见铁勒家两兄弟有些奇怪,便时不时地望向他们。

但就在他一个不留神,再看过去时,景元和那个银甲卫正被拖进铁勒的军阵,而铁勒谷阳则倒在地上的一片血泊之中。

夏长阶立刻翻身跃起,拾起落枫长剑,也顾不得上马,催动真气,化作一道玄黑的暗光直冲向铁勒荣列所处的那个高坡。

刚刚与夏长阶并肩而坐的魏冉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见夏长阶突然冲出去了,便也迈开巨步跟了上去。

直至离铁勒荣列五十步远,夏长阶猝然停住,朝着铁勒荣列扬声道:

“发生何事!”

铁勒荣列身后有两人慢慢上前,黑袍罩住了两人全身,看不清面容,两人默默站定在铁勒荣列两侧,从黑色的面罩中射出两对寒光。

铁勒荣列愤然吼道:

“你们杀了我的兄长,反问我发生何事?!”

夏长阶面不改色:

“何人杀你兄长?叫他出来对质,未必定是我们的人。”

铁勒荣列挥手指向地上一把沾满血迹的短刀,斥问道:

“这不是你们南陆的刀?!”

夏长阶和身边的魏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那的确是银甲卫的佩刀,银甲卫虽为枪盾骑步兵,但都在腰间悬配短刃,以备近身肉搏。

夏长阶似乎想到了什么,小声问魏冉:

“阵亡士兵是否卸下甲胄和佩刀?”

魏冉还是不明白这都是怎么回事,闷声答道:

“没有,为何要卸甲?当然要回到南陆再将衣甲卸下入库,不然弄丢了怎么办?”

“痴冉!穿在死人身上就不会弄丢了吗?”夏长阶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说完又向铁勒荣列喊道:

“刀是南陆的刀,可人不见得是我们的人,此事蹊跷,还是把凶手拉出来让我们认上一认,我带来的一千银甲每个我都……”

“放屁!”铁勒荣列粗暴地打断了夏长阶“你自然认得也会说不认得!还是,你要像冲入阔阔台军阵一样,冲到我铁勒的军阵中劫走此人?!……又或是,要兔死狗烹,杀人灭口?!”

“你好歹是铁勒的二王子,竟看不出此事蹊跷吗?!我们乃圣上派来援护铁勒,为何要杀你们的大王子!”

铁勒荣列静静看着夏长阶,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南陆皇帝此招甚妙啊,先派个秘使来挑唆我宁州十部开战,再派兵佯装助我铁勒,待这草原上说的话上的人都死绝了,宁州变成一片散沙,你们……就差再灭我铁勒,然后扶持个傀儡,好静候你们那真武皇帝来问鼎宁州了吧!”

“灭你铁勒……我区区一千人马,何以灭你铁勒?”

“你这区区一千人马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来我宁州?又是如何避开探马深入战场?谁知道你们到底来了多少军队!”

“你!”夏长阶一时语塞,铁勒荣列看似强词夺理,却句句都在煽动铁勒军队,有些事他的确无法简单几句就能解释。

但夏长阶已然意识到了一点,虽亲眼看到了银甲卫随行景元,然铁勒谷阳之死未必是银甲卫所为,甚至……可能这就是铁勒荣列自导自演!

乘着前些日乱战之时,先命人偷走阵亡银甲卫的甲胄和佩刀,在战后松懈防备时将人安插进银甲军团假冒银甲卫,然后便只要在景元只身一人去面见铁勒谷阳时,找个借口一同跟上去,最后乘铁勒谷阳不备一击将其刺杀。

铁勒荣列这步棋,走得险!这一招,使得毒!

可这行刺之人是谁?!方才看那人身影,应不是宁州夷族人。况且以铁勒谷阳身手,怎么会如此轻易被击杀?!而且这铁勒的军士们,面对最高统帅的突然暴毙,表现得也太过冷静了。

夏长阶猛然想到一点,前日在尽数剿灭圭湳最后的部队后,铁勒的黑骑和大部分主力都被调回了后方,如今还在圭湳部的这些铁勒军士,怕都是铁勒荣列的人!

铁勒荣列看来为这场哗变已经谋划了很久。而且,要布下此局,恐怕还有更大的势力在其背后支持!

夏长阶的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环顾四周,铁勒的军队已经从后方散开,慢慢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他小声吩咐魏冉:

“痴冉,机灵些,若是马上打起来了,不要恋战,让步兵抢马,随时准备撤!”

魏冉半蹲着的身子忽地站直,茫然问道:

“什么意思!还要打?铁勒那小子是不是疯了,老子去把他宰了!”

夏长阶苦笑一声,道:

“蠢货!小点声,没看到他身边两个怪模怪样的家伙吗?看不清底细,不要冲动,你先退回去,通知邢傲……还有我们那位国师,最好……我们突围之后他还能掩护我们撤退。”

魏冉应了一声,抬头狠狠瞪了一眼铁勒荣列,然后迈开步子往银甲卫军阵走去。

夏长阶待魏冉走远后,又朝铁勒荣列喊道:

“二王子既不愿交出凶手对质,那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置?”

铁勒荣列冷笑道:

“处置?这位将军,你可知死的是我的兄长!是铁勒部未来的大汗!是宁州未来的大君!你说该如何处置?!”

“……拿你们这区区一千条人命来抵,如何?”

夏长阶丝毫不惧,昂首道:

“银甲卫不受无妄之罪!铁勒大王子之死是何人所为你心知肚明!现在我不愿和你再多纠缠,若我要走,这世上还没有人能拦的住一千银甲!”

夏长阶声震四野,铁勒荣列却不为所动,脸上狡黠的笑意越来越浓,只听他一边缓缓后退,一边说道:

“将军好大口气!不过,想要杀绝你这些银甲卫的,可不止我铁勒部……”

Related Posts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地之上,我便不死_降临漫威的火影忍者_铅笔在跳舞_综合小说

······防章········1个小时后改·····…

第0211章 唐飞_仙医七十二变_雕刻过往_都市小说

苏锐鼓掌说道,“不错,不错,还是唐小姐有志向,有胆魄,…

第五十八章 更离谱的价格来了!_终极测谎:一首将进酒,盖压全网_日落南海_综合小说

听到了这里,赵四海的小秘书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于是赶紧…

大漠(18)_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_糖炒肥栗_科幻灵异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大漠(18)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

第二百四十九章:无题_农门姐弟不简单_天麻虫草花_女生言情

“掌柜的,这酒不卖给男子喝,也可以卖给女子喝的。而且,…

第211章做大事_吕布从一只麻雀开始的逆转人生_一片雪糕_历史军事

李三看到王二也答应了,顿时大喜,“太好了,既然大家都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