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040 是我想多了_不以美色动江湖_幸福的小桔喵_女生言情

他走到晴雨容面前,将胸前绿玉扯下,双手奉上:“多谢阁下出手相助,阁下既然是望月楼的风竹公子,此玉还望阁下带回望月楼,归还沈楼主。”

晴雨容和梅待雪呆住了。

梅待雪还特意往沈楼主他们三人的隐匿处瞧了一眼。

迟毅将玉放在晴雨容手上,又携人鱼族人向他拜了拜。

后才转过身,面向蚌仙族宣布:他迟毅,人鱼族的少主,三日后会去蚌仙族提亲。

人鱼族人愣在当场。

蚌仙族人却是一片欢呼。

梅待雪用胳膊碰了一下风竹公子晴雨容:“谁说联姻都不好的,成全一段爱情又能化解一场千年仇怨!我们再留几日,一定有好戏看。”

晴雨容一笑,回道:“当然要多留了几日,能给楼主吃的蚌仙还没找到呢!人都急不可耐,亲自来了。”

梅待雪愣愣的:“他们不是来接我们回去的吗?”

晴雨容绿眼如翡,一副“我来揭开真相的样子”道:“我觉得吧,楼主是来吃蚌肉的。”

梅待雪听了,有点小伤心,猛得一张口想说什么,避水珠没控制好,先呛了一大口的海水,他剧烈的咳了起来:“你、说……什、么,师姐还惦记着吃蚌仙肉呢。”

晴雨容笑着摇头,跟在一众人身后离开了这片海域。

迟毅将明珠托付给蚌仙族人后,并没有直接回迟家,而是随人鱼族回到了他们的海域,去拜见了人鱼族的主母。

在人鱼族的领地,经过几万年的进化,除了在人鱼们身体极弱或是情绪痛苦的难以控制之时,他们的身体才会自动现出鱼尾和鳞片。

其他时候他们完全可以以人类的身体生活、居住、通婚。

而此刻这位白发苍苍却异常美丽的老人正摇摆着她长长的银色鱼尾,怒不可遏地望着跪在她面前的迟毅。

“你要娶蚌仙族的公主?”

“是。祖婆婆。”

“你还记得你母亲是如何死的吗?”

“记得。母亲为调节两族矛盾,被蚌仙族人逼婚不从,重伤而归……”

“你既然知道,人鱼蚌仙两族远的有千年仇恨和斗争;近的于你有杀母之仇。你为什么还要求娶蚌仙族公主?”

“祖婆婆,母亲她当时并没有死,我去查过她的棺木,没有尸体。”迟毅答道。

“你说什么?”人鱼的主母厉声问。

“母亲当年并没有死,而是为了一个承诺,去了北岭山庄。这是我一直在调查的事。”

“北岭山庄的蓝庄主?”人鱼主母陷入了沉思,银光闪闪的鱼尾渐渐收起。

迟毅适时的退了出来。

他回迟家还有一件事情未了。

迟瑞的母亲小月氏很是勤劳贤惠。她知道迟毅要回家来,早早便准备好家宴,做了很多他喜欢的菜肴。

明珠那位深入简出的外婆竟然也出来了。

先前,小月氏曾三番两次的请这位老太太,她都不肯从蚌壳中出来。

迟毅虽一开始不喜欢小月氏,但心中一直都很敬她。毕竟自己的母亲为了一个承诺假死,先是弃他与父亲在先的。

小月氏却因此从来没有得到过自己丈夫的爱。这让现在的迟毅对她除了尊敬外,更生添了一份同情甚至是替父亲觉得亏欠。

但是一些事还是要做的。

“我可能要娶蚌仙明珠为妻了。迟毅刚坐定后便守着一家人说,“阿瑞,对不起!”

迟家老爷和老太太都是一愣。

但是两人年岁已70有余,声怕自己听错了,向小月氏确认。

小月氏握着老太太的手,示意她们别着急。

“大哥!我们兄弟间没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本就是大哥应得的姻缘,是弟弟一开始僭越了。”

迟瑞说完心中一痛,但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坦然。

“你是人鱼族的少主,你可知明珠她是谁?”明珠的外婆问,她已经近两百岁,银发苍苍,精神却是极好。

“我知道。”迟毅毕恭毕敬地答道。

“后果你也知道?而且我们蚌仙一族是一夫一妻制,你也知。”

“我知道,人鱼族的规矩也是男子一生绝无二妻。我母亲是人鱼的公主,我是人鱼族的少主,定会一生守诺。”

迟毅一番话后,眼睛定定地望着迟瑞:“二弟,以后迟家便交给你了。”

此时在迟家琉璃瓦屋顶上,沈玉他们商量好偷听。

结果只有沈玉兴趣盎然,望月楼其他人北星曜、花千尘、梅待雪和晴雨容正坐在上面摆宴饮酒的陪着。

“你说,光明正大的偷听也就算了,你们还有吃有喝。”

众公子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看向晴雨容。

晴雨容:我果然是大家的保|护|伞,看清你们了!

沈玉一看是容债主的主意,马上就不敢生气了,温和的几近和霭地对他们道,“有这好事,竟然不第一时间告诉本楼主!”

沈玉说着要挨着梅待雪坐下,北星曜和花千尘不约而同的伸出手扶她。

沈玉:这两人,头一次啊。这么绅士的吗?

但她想了想,谁的手也没扶,拉着师弟的水仙纹衣袖坐了下来。

转头就对晴雨容笑容可掬:“阿容,你还是出望月楼的机会太少了,除了音乐,你这音痴也少有喜欢的了。”

想了想,一指其他人道,“别看他们个个不靠谱,但是他们几个历练多,应该能教教你如何很享受地把任务办好。”

沈玉一边教育人,一边舒服地躺在琉璃瓦上,倒了一杯果酒,又挑了几颗鲜蚌肉,飞快卷入自己的口中。

下意识张开嘴的睛雨容:“……”

他看沈玉刚才那架势,还以为她挑的那几块新鲜蚌肉是要投喂给自己吃的呢?

“师姐,你听到什么来了吗?”梅待雪问。

“迟毅决定娶蚌仙明珠,而且他会跟你回上京城。”沈玉又挑了一块鲜美多汁蚌肉吃了说。

又想张嘴的晴雨容:“?”果然还是我想多了!

北星曜还没有来得及动筷子,眼睛上还蒙着一层薄纱的花千尘就极利落的把鲜蚌肉挑好,整齐的码在自己的玉碟中,然后再递给沈玉。

贴心!沈玉瞅了他一眼:“你眼睛还没好,别光顾着我!”

北星曜的筷子差点把玉碟戳碎了:“楼主,食不言!”

沈玉装没听见,没理男主,心想:那可是儒家的君子规矩,汉武帝用的董……啊,估计又得是佚名了,是佚名“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的陋习。我的男主啊,中国现代社会的酒桌文化了解一下!

绝对让知道你什么叫有说有笑,不自觉的喷饭。

“迟家这边的事没这么简单……”

梅待雪接着沈玉的话说,“至少不是全部。你们不觉得太顺利了吗?”

花千尘:“嗯,我也觉得。”

晴雨容:“童贯的人倒是没有剩了,秦红年和这个北优什么的,可能还不死心!”

北星曜手指动了一下,他在后悔自己当时干嘛非编了个谎话,说自己姓北。

沈玉: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吃蚌肉。

明珠完全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下午。

因为蚌仙族刚认回她这位公主,她又刚刚遭北青昙的劫持。

蚌仙族人对她的安全格外上心些,将蚌仙族所有的机关禁制全部启用,甚至启用了血灵阵。

血灵阵,顾名思议,便是以蚌仙族的血肉浇铸的阵法,威力十分强大。

北青昙与秦红年已经站在血灵阵前大半天了,每次试图闯阵,都被逼了出来。

若不是两人武功极高,早就在阵中气绝身亡了。

“你们想阻止蚌仙和人鱼联姻吗?”一个声音从一片乱礁石中传出。

北青昙对秦红年使了个眼色,秦红年虽不是很情愿,但还是去那堆礁石中察看。

在一片灰蒙蒙的礁石中,她看到一个极其丑陋的女子:没有头发,面黑而苍老,眉毛发白,满脸皱纹横生,身体也只有上半身,下半身没长腿,生长在一个大田螺里。

“丑八怪,老太婆,你是干什么的?”秦红年不屑地问。

她话音刚落,忽觉脸上一湿,她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却什么都没有。

“贱奴小鱼,让你的主人跟我螺母说话。”女子一边说,一边手抓了一条鱼,双手撕裂,揉进口中。

秦红年望着她皱成一团的脸,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厌弃。

她甩头离开,却见自己的一绺青丝飘落。

她下意识的去摸头,双手却又抓下一大把头发。

“你……你竟敢对我用毒。”秦红年又怒又急。

螺母“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极其诡异。

北青昙见秦红年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声,便也走了过去,却见一个光头的黑黢黢的东西似乎是坐在秦红年面前。

而秦红年此时瞬间头发脱落,腿脚抽搐,一副无比痛苦的样子。

“红年,发生什么事了?”北青昙远远的问。

秦红年没能回她话。

“你的鱼奴得罪了螺母,我给她点教训瞧瞧。”螺母道。

“螺母是谁?”北青昙问。

螺母笑着转向她,一本正经地,悄声说:“就是我呀。”

北青昙看清她的样子后,胃中一阵翻江倒海的直犯恶心。

Related Posts

第一百二十五章 敢超我车,她们该死!_飞升被遣返,我成全球至强_下乔_修真小说

“抱、抱歉,打扰到你们了,我自己再找找!” 白雪璐有些…

第649章 强硬威胁_太古万界神_糖醋北冥鱼_玄幻魔法

黑袍人消失在了莫云川的面前。 他仿佛并不存在过一样,要…

第八百零七章 兵粮资助_汉血长歌_西门吹灯零零七_历史军事

从鬼镇向南行走两日,张孝武抵达两狼关,但在门口却遇狼卫…

第450章 先死的是谁?_穿成三个萌娃的废柴娘亲_思小酥_女生言情

凌笑玉,她死了吗? 看到对方悄无声息倒在地面,心口处还…

第209章 长城保卫战•第一阶段(9)_蚁的世界_德鲁伊爵士_科幻灵异

随着时间推移,这场战斗已经从早上持续到黄昏,整整一天时…

第四百二十章 变故_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_半卷残篇_都市小说

第二天。 霍斯参加了伯顿为梅迪奥克举办的仪式。 但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