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巳时_生肖_华夫子_玄幻魔法

龙生九子,为,凡人阿窦马前卒。不服,奈何,不甘雌伏!圣命难为,老龙王也不得不顺从,何况,尔等龙子

龙孙。嘿嘿,眼见得阿窦,巳时未到,念想大鸾,一发不可收拾。以念想成事,乱朝纲巳时。此乃,天下大忌。

负屃耳语螭吻:“九弟,凡人阿窦,滥用念想之便,唯恐闯下大祸。轩辕拿他问罪,我等也受牵连。不如,助他

与大鸾,洞房花烛。巳时,再去轩辕部落,于四灵八方,六相回合,神不知,鬼不觉。”

螭吻点点头:“负屃哥哥,我俩算是倒霉。被这小子利用,骑虎难下。帮,我俩受累。置之不理,阿窦小命不

保。怨只怨,阿窦前世,乃我神君化身。无独有偶,轩辕,纳遮风为妾,性起,卯时苟合。理应辰时,整整提前

,一个时辰。确巧,乃天神辅酶,乱世投胎。世事难料,天命难违。于是,那辅酶魂灵,注入阿窦凡体。阴差阳

错,阿窦,因挫失辰龙时辰,丢掉王位之相。确逢,辅酶神君智勇。此乃,失而复得,天助我也!”

负屃望星空,一声长叹!“唉,龙生龙子,却为何,辰龙雌伏,凡间琐碎?苍天不公,我龙族,备受煎熬。一

走了之,也不是龙族,为人处世风格。帮人帮到底,扶佑,阿窦于大鸾成婚。需在轩辕黄帝,不知情情况下进行

。否则,天机泄露,轩辕遭殃,阿窦,成千古罪人。人间多是非,切莫愁善感。完成阿窦念想,并非助纣为虐。

而是,给他一个忠告,凡是,切勿欠思量!”

说时迟,那时快。负屃,张灯结彩,螭吻,张罗酒席款待。兄弟两,脚下生烟,口中吐彩。一挥手,满堂喜气

,金碧辉煌;一睁眼,人满为患,斗酒划拳,人欢马叫。负屃吹口气,一对人马,扛旗打伞,吹吹打打,直奔大

饶府衙。一看便知,那负屃组成迎亲队伍,八人大轿,抬大鸾出嫁。

所有人,都在负屃、螭吻张罗下,将时辰倒回前一天。却,没有一个人能发现,是负屃,和螭吻在作假。当然

,负屃和螭吻,只在时间上,于阿窦,在蓬莱山,待上三个时辰相吻合。否则,北方玄武一行,阿窦心急性起,

将巳时提前。幸亏,负屃和螭吻及时发现,利用阿窦和大鸾,喜结良缘,加以更正。也算是珠联璧合,错事错办

阿窦,和大饶两家,于外界隔绝。彩旗飞舞,鼓乐齐鸣。道喜贺喜之人,十里八乡,前来恭贺。时间,已是过

去时。无论阿窦和大饶,两家发生什么,前来道贺之人,多如牛毛。因为采用过去时,对现时人来说,犹如南柯

一梦,一枕黄粱。过去时,比较现在时,视觉不受影响,便无动于衷。

将,时辰退后一日,即阿窦受命有熊部落,佛袖山岩洞离开时起……。

轩辕,端坐堂中。左右,除大总管遮天、副总管遮日、总首领遮月,副首领遮星,接下来便是大饶,荣成两位

大臣。大臣下面,有四象。四象即为四灵,四灵即为四面。笼络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一统

,为己所用。不计而耦,不约而成四面。

以,偏东方,为烛照、偏西方,为太阴幽荧、偏南方,为应龙、偏北方,侧为黄龙。俗称,八方组合,控制所

有,轩辕以外,部落联盟,无一疏漏。虽然,终众神远在,千里之外,有熊部落大大小小事物,不可能,都和他

们商榷。但四面八方,加六相,在,宫殿大堂之上立位,始终留着。

阿窦走后,不到一个时辰。六相,随,阿窦派出去闳暨、鸿杠、忽鲎、椿秉,一前一后赶到。为什么六相来得

这么快?那只能说,阿窦手下四大将坐起厉害。闳暨,骑着坐骑黑熊,带回东南烛照;鸿杠,骑着坐骑麋鹿,带

回西南太阴幽荧;忽鲎,骑着坐骑麒麟,带回东北黄龙;椿秉,骑着坐骑独角兽,带回西北应龙。

“报……”

守洞口侍卫来报:“报告遮天总管,东北西南,东南西北,八方大神,门外等候。请,总管大人顶多。”

没等遮天开口,轩辕黄帝直接发话:“啊哟,费什么话呀?还不快快有请。”言罢,轩辕黄帝一骨录起身。嘿

嘿,别看他体态臃肿,一听说八方前来,一骨录坐起。那种眼神,放射出惊喜、相见恨晚之光。紧跟着,走下宫

殿红木座椅。快步如飞。三步并作两步,率众来到洞口。

轩辕动身,手下无不萧然起敬。尾随其后,拖拖拉拉。秘气小声中,偶尔听得,屁股,从座椅站立,发出“沙

沙”声响。

“轩辕盟主在上,我等刍堯之辈,何德何能,劳驾轩辕头领相迎,此乃罪过,罪过也!”烛照打捐弯腰阬头,

以示敬仰。轩辕呵呵一笑,见八方有礼有节,岂能不尽地主之谊。急忙弯腰,将神君一一扶起。

“诸神兄弟免礼,想我轩辕,尚若不是,因为有四面八方,诸神相助之时,何来今日,安居乐业之日。刍堯之

言,明者择焉。诸神相助,轩辕没齿难忘,没齿难忘啊!”轩辕,彬彬有礼。扶起,八方诸神,继续会殿堂就坐

。此刻,离开巳时,尚有两个时辰。阿窦这一会,正在西方监兵处。

轩辕引来八方,四面却迟迟不来。有点,坐卧不宁,踧踖不安。遮天见状,急忙走来提醒:“吾皇,阿窦走了

一个时辰,到巳时还有两个时辰。不妨,和八方饮酒作乐,以示敬重。”

轩辕笑而答曰:“嗯,好主意。等人,欣赏美女演出,两不耽搁,好主意,好主意!”

欲说轩辕,为何对四面八方,如此上心?要弄明白这一点,得从先皇伏羲说起。

伏羲,何许人也?他把天象,分为,三恒和四象,组合,七大星宿。三恒:紫薇恒为统治;太微恒为,行管理

机构;天市恒,侧相当于,城里闹市。

三恒四灵六相:乃伏羲元年,延续轩辕纪年,得方静,明乎天道为第一相;

得太常,察乎地利为第二相;

得苍龙,辨东方为第三相;

得祝融,辨南方为第四相;

得大封,辨西方为第五相;

得后土,辨北方为第六相。

六相,联盟华夏,四面八方。环绕北极星,即北斗星,组成炎黄一统。

远古,凡人卓越,智慧超群。后人,无所企及,顿感蒙羞。迂腐愚钝,懒惰呆滞。危害社会,远超,古人类,

发明创造。

取合四面、八方、六相,同议部落联盟大事,乃为,轩辕黄帝,过人之处。他,笼络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

方白虎、北方玄武,以及偏东烛照、偏西太阴幽荧、偏南应龙、偏北黄龙,为己所用。不计而耦,不约而成。控

制,华夏部落联盟,非四面、八方、六相不可。

一统天下,无一疏漏。届时,正值轩辕元年,4739年……。

佛袖山,轩辕宫殿。遮天,派出阿窦,他是胸有成竹。

大殿上,轩辕闭目养神。回忆梦中情景,先帝怒目而视,令轩辕心里不淡定。尽管,台下舞女莺歌,鼓乐齐鸣

。轩辕,一门心思,放在,即将要到来,巳时议会上。有可能,是因为营养过剩,轩辕体态臃肿。吃饱想睡,睡

足听歌。无所事事,度日如年。幸亏,先帝仙人指路。惶恐中,轩辕立誓图志,立竿见影。

他,头顶板木一块,前后,垂玉石珠链各七条。此怪物,戴在头上,不动便罢,稍有晃动,玉石雕珠,琤作

想。听起来,犹如,泉水琤琤。

声音,并不难听,也不能,称之为悦耳。走起路来,连珠飘逸,晃荡于眼前,煞是显得,累赘、繁琐。正常人

,弃如敝屣,轩辕,侧情有独钟。

诸位大神,你可别,小看轩辕,头上这块板。此乃,普天下俗称,冠冕是也。即天子,才能有权利,佩戴帽子

,称之为冠冕堂皇之冠冕。

既是皇上、天子头上,配戴冠冕,那,身穿衣服,必定配上龙袍?一般人,都这么认为,非也!龙袍,仅在大

清时代,历代皇帝,以龙自居。远古时代,轩辕,不过是,部落联盟首领,不能为皇。以,不同级别冠冕,佩戴

,不同样冕服,区别对待,不同地位人和事,是部落联盟,上下级之分由来。

你比如,轩辕,身穿中单、玄衣、纁裳,独一无二。

纁裳,何物?

告诉你,纁为色,即黄赤色。

玄,侧为青黑色。玄于纁,为古时候,象征天地色彩,权威象征。

故而,轩辕服装,才以,黄赤色为基调,青黑色为点缀。乃,部落首领,庄重色彩。受此殊荣,非首领莫属。

其他人等,连碰权利,都没有。除非,征得首领允许。

入冬,有熊之地,寒气、湿气尤重。旅居,青山绿水之上,以,开凿天然山洞,为居室。听起来,也不过,于

平民百姓旅居窑洞,相差无几。或者,自搭茅草棚,为举家居室。以,茅草覆盖,遮风挡雨。以,树木搭架,构

建房屋支点。冬暖夏凉,也不比轩辕窑洞,潮湿阴冷,空气浑浊。天昏地暗,日不见色,差多少。

尽管,以,香红木成桌椅,床、箱、榻、柜,依次排列。以,山石砌墙,雕木为柱。山果,酿造琼浆玉液,野

味,充当餐桌佳肴。熊掌红烧,燕窝熬汤。虎肉清蒸,豹肉熏烧……,岂是,普通部落成员,享受得了!

婢女,翩翩起舞时,也是歌声飘扬处。良辰美景共度时,人间仙境尽逍遥。

突然,一阵旋风,夹杂乳白色烟雾,似天上云斗,“呼呼呼……”,似风卷残云,直入山洞。待云斗消失,

众人定晴一看,,那风尘仆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阿窦,骑在白雪悍马之上,挥舞马鞭,身后佩剑,寒光闪闪

。“天啦!阿窦何时拥有飞天之本领?还有,还有他那坐骑:白雪悍马!”

荣成惊呼,众人惊呆。只是轩辕,好像,早就心中有数,在众人吆喝声中,慢慢睁开眼。

“报……”阿窦下马,拂袖捞褂,犹如脚下升云,轻手轻脚,腾空飘至轩辕面前:“父王在上,儿臣阿窦,

通报四面八方。巳时,诸位神君,准时到达。”遮天见外甥,从自己,眼皮底下路过。径直报告轩辕,心里好大

不爽。

轩辕挥挥手:“罢了!后排堪坐。巳时已到,一同参与,如何制定生肖。不妨,学一学神君高超。”

阿窦起立。“谢父王!”头也不回,径直走向,遮天后排堪坐。

见得,烛照、太阴幽荧、应龙、黄龙,阿窦喜悦:“诸位大神,阿窦有礼了!”

四神,起立还礼:“哦,我等随闳暨、鸿杠、忽鲎、椿秉,四神坐骑而来。掐指一算,正逢四方前来。嘿嘿,

不想,还是早一步。”闳暨,不慌不忙解释道。

阿窦弯腰阬头:“多谢,八方位神,诸神驾到,阿窦未能亲往,实属不该。下一次,定亲自登门拜访。”

或许,阿窦因为,接受众神,神力相助。见轩辕和嫘祖,四只眼齐射。含有,刮目相看,意味盛隆。并不害怕

,也不像以往那样,进得大堂,神色慌张,吐词不清。而是,一身正气,刚正不阿。少昊见之,从鼻子里,发出

两声“哼哼”,视如草芥,鄙夷不屑:“有什么好炫耀,父王没有派,我等通风报信。否则,我,可能拥有,赑

屃之力,力挺,三山五岳。步入青云,不算高超。”

昌意闻言,走到阿窦面前,拍拍阿窦肩膀,一副漠然置之,不念旧恶之态:“阿窦,这一次,算是父王包庇。

不过,以后轩辕部落之事,你可得量力而行。不要自不量力,几斤几两,自己都不知道。”

阿窦闻言,摇摇头,付之一笑“呵呵,二位哥哥,还有什么吩咐的吗?如果没有,我要和四方位神,要事相商

。”

少昊,昌意闻言,对着阿窦鼻子,指手呵斥到:“你……最好放乖巧点。否则,有你好受的。如若不信,你

就等着吧!”瞪阿窦一眼,悻悻离去。

二人哪里知道,此时阿窦,尚若,给他们俩,一记耳光。谁都会,七窍生烟而亡。阿窦,不但神秘莫测,行踪

诡秘。而且,意念行事,出没无常。因,吸南宫山氩气入肺,而百毒不侵。因,食蓬莱山海鲜,而入海如履平地

。因,尝汇贤居野果,而得天地之精华,行走,只需骑白雪悍马,可上天揽月。因,得珍珠山念想行事,而梦想

成真。所有这些,都是少昊、昌意所不及。

“报……”门前,阿窦手下来报:“禀报总管大人,四面六相,十位神君,奉命前来,宫廷外就候。是否觐

见,还是滞后,望总管大人定夺。”侍卫为阿窦侍从,名其曰:窦蔻。

遮天一看时辰,确巧巳时,不偏不倚。轩辕起立,精神抖擞:“走……诸位,请随我,迎接诸神君。”哇塞

,轩辕哪里闭目养神,他心里,一直念叨四方诸神。心急火燎,只是,表面祥装淡定自若。听得窦蔻来报,以,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静如处女,动如脱兔。领先所有诸神,百官,动作迅疾而稳当。

“哗啦啦啦……”众人起立,一阵忙碌,拖拖拉拉,向洞口走去。

总管遮天、副总管遮地、首领遮月、副首领遮星,以及大饶、荣成等等,就位起立,紧随轩辕其后。四夫人、

九嫔妃、二十七世夫、八十一御妻等等。浩浩荡荡,有序排立。仪式隆重,可见,四面八方等,在轩辕心目中,

份量有多重。

来八方,等四面。等来四面,还有六相。他不相信。自己拥有六相、四面加八方,却为以动物定生肖,而一筹

莫展,一蹶不振。惹得先帝在天之灵,为之操心劳碌。妄自菲薄,自惭形秽,好像,不是轩辕风格。今天,要他

们定夺,非得有个着落。

表面,轩辕,一副玩世不恭,对酒当歌。昏昏欲睡样子,算不上,昏庸无道。至少,他只待在,首领宫殿,闭

门造车。秀才,不出门,知道天下事。看似,不为人知。心,却如明镜。什么该做,什么该了,轩辕足智多谋,

运筹帷幄。

Related Posts

第六百一十七章-第六百二十章 提升与换家_邪神竟是我自己!_吴杰超_科幻灵异

脑虫的口器突然喷翔,这种神仙操作还是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乱斗(终)_新世界之挽歌_儿东水寿_都市小说

守护者岛上,看到法兰多离开之后, 在场的异能者便缓缓地…

第130章 收伏黑素贞、许家宴会_氪命武神_剑丶墨_玄幻魔法

这种视觉上极为不协调、又快到可怕的前进速度,让甄锋心中…

第226章:苏天天到底认识都是什么人呐!_穿成神兽饕餮,被软萌校花召唤了_残影之心_都市小说

“我们应该出发了吧!” “嗝~” 邪神打了个饱嗝,完全…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扫荡_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_汉风雄烈_历史军事

区区铁弹砸到了脚面算什么?若是此刻哈托人在三屯营现场,…

161神灵攻山,登仙之门现,机缘遍地 十二_封妖万界_古月邪_玄幻魔法

紫金山上空,杨缺悬空而立。 他的脸上有泪水滑落,心中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