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三问_凡世仙_以墨沁心脾_修真小说

“怎么?现在害怕了?来之前不还是打着一副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劲头吗?”听季尘这话,林龙凤翻着眼,直直打量着那老者。

“能一样吗?这可是剑庭,能入了剑庭往后前程那可是平坦的很。谁能还守着个平常心?”又看了眼一无所觉的季尘,有些丧气的继续道。

“算了,可不算你昂,真不知道你还在意个啥?!”

季尘乐呵呵的,他是不觉丝毫紧张,考不考得上对他来说都是一样,换个地方而已,修行是自己的事,在那不一样?

“也没必要在意吧,修行看自己,在那不一样?”

他这话刚出,忽闻身后朗声传来。

“哈哈哈,这位兄台说的是,修行看自己,那不是一样?”

季尘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位额上绑着青色布带,身着黑色长衫,长相俊朗,一手持剑抱在胸前正站在他们身后,此刻笑吟吟的看着季尘。

“在下田伯寺,不知这两位兄台怎么称呼?”

“季尘。”

“林龙凤。”

三人各自抱拳,道出姓名。而让季尘和林龙凤讶然的是,面前这位青年竟是那京州天骄田伯寺,看起来倒是没有天骄的傲然,反倒是和气。

“你便是京州天骄田伯寺?”

这话是龙凤问的,他是真没想到,随便遇到个人便是有名天骄。

那田伯寺轻笑一声,目光却是落在了季尘身上。“虚名而已,不必在意,倒是这位兄台此前竟是名声不显,也由此可见,咱们这天骄之名倒是有不少水分啊。”

季尘也没想到,这田伯寺眼光倒是毒辣,一眼便大体看出了季尘深浅。“谬赞了,浅末修为不值一提。”

被人夸赞自然是要谦虚一番的,季尘这个读书人自然要自谦一下。

那田伯寺摇头浅笑,没再说话,不知他是笑季尘还是笑自己。“不若同行?”

“乐意之至。”

三人结伴,都没再多说什么,季尘好奇他的实力,而他,则是好奇季尘这周身剑意,怎么却修为不高。至于一旁林龙凤,则是嘴里嘀咕,天骄的事就是麻烦,说句话都是说不清楚。

三人不过少顷的功夫,便来到了那老者身旁,一路上也有不少往回走的,显然是那问之一关没过。

不过季尘倒是发现了这些人的一个共同点,这些被淘汰的人大,大多都是气露邪淫,一看便不是好人。所以季尘猜测,这问之一关,是考验心性的一关。

来到山脚,三人各自对老者行了一礼,而那一直盘坐,闭目如石的老者,此刻竟是睁开了眼,看了一眼季尘与田伯寺微微点头。

“不差。”

“前辈,过誉。”季尘与那田伯寺都是躬身。

“担得起。”说完此句他便再度闭目不再多说。

“我也不差啊。”林龙凤心里狂喊,可面上却是满目笑容。没办法,这老头一看就惹不起。

忽然,季尘突觉一股精神波动朝自己探来,不等他思考,自己下意识的便将之阻挠于外。

“咦,好强的魂念,想不到你修为不高,魂念竟如此强大。”那老者声音自他耳边响起,充满惊奇。看来这一道魂念便是他的。

其实季尘神魂一直都是极其强大的,不然也不会第一次便感受到了元气流动。

“你不必抵抗,我无恶意,这只是问之一环。”

若是平时,他决计不会让人触及自己神魂,人体三魂七魄最是玄奥?若是有损,轻则天赋受损痴痴傻傻,重则性命不保。

不过这是在剑庭,且有止戈院与朝廷观典,自是可以放心。

“心随我念而动。”

季尘照他吩咐跟随着他的神念,恍惚间,他似是进入到了一片混沌之中。

打量四周,季尘这才看见,那老者竟端坐在另一头。

“这里是你的魂念之海,问,便在此处进行,你的思绪我都可以感知到,所以切记说实话。”

季尘有些担忧,他有诸多秘密不便透露,若是被察觉可不好。那老者也似是知道季尘担忧,再度开口道。

“你不必担忧,我们现在所处只是你魂海外围,只能大体察觉真伪。”

季尘松了口气,他倒是不担心这老者骗自己,一是神魂之奥神明都是难解,他虽然知道这老者实力深不可测,可应该还达不到那种地步。

二便是他也没必要骗自己,这只是考试,又不是审犯人。若是真当犯人审了,将天骄傲气掷于何地?

三便是这老者若是真探查他深处秘密,他自然能有所察觉,到时便封闭神魂。

“好了,不必多虑,这问字有三,分别是问道、问心、问剑。”老者徐徐道来,季尘也是慢慢收了心思。

“第一问,何为道?”

这声音自季尘心底响起,使他神魂震荡。季尘却暗自有些撇嘴,道?不说有多么宽泛,就算是去问那神明它知还是不知?

“不知道!”季尘随意答到。

那老者一愣,他是真没想到季尘会说不知道,之前不是没有天骄,回答颇为惊艳?也不是没有天赋不佳的,支支吾吾,可总归是答了,哪里像他,全然不在意。

“你不想进剑庭?”

“想啊,怎么不想,上至宗贵,下至野民那个不想?我这山野少年自然也想。”

老者不知该说什么,季尘倒是够诚实。

“在你之前,天骄也有,剑者不少,寻常修士更是不知多少。

有惊艳之答,说‘水落于掌心是道,春去秋来是道,黑夜白昼是道,世间万物一饮一啄皆是道。’

也有剑者答‘剑锋三尺是道,立命于剑斩尽邪祟是道,以剑化己是道。’

寻常人也是答到‘吃是道,喝是道,随心是道。’

他们分别是天道,剑道,人道。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不知道了?”

季尘耸了耸肩,他其实在听到问道之时,便知道其实回答什么都是不重要的,道有千万,回答什么都是道。

“懒得想了,不知道,不也是回答吗?”

那老者有些好笑,这小子怎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不过他倒是聪明,看来是知道这问道是不重回答的,着实有趣。

“这番回答可是不行,再想想。”

季尘没办法,他想随意应付怕是不行了。于是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我用我这剑斩尽他们所有人的道,那是便是我的道!”

那老者又是楞住,这番回答于之前可是大相径庭,可感知之下,却又发现季尘所说,全是心中真实所想,而其中霸道不可言说。

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算是允了他这话。

“那你心中所向为何?”

季尘被问及心,却是略微沉思。

“我以情字历红尘,不敬天道不尊神。红颜韶命是芳华,不负青词不负卿。”听了他这话,老者皱眉。

“身为剑者,心中所念应当是以剑护苍生。”

季尘轻笑。“既然可护苍生,那为何不护自己所爱之人?”老者凝眉,微微低头思所。

而季尘接着道“再说,我非剑者。”

“那你为何持剑?”

“为了能让我所爱不受伤害。”

“那若是你所爱之人被天下人所伤呢?”

“那便斩尽苍生!”季尘此刻不复之前淡然,语中皆是杀意,心中戾气绽放。因为,他回起了释躯上那一幕。

那老者眉头紧蹙,看着季尘,而季尘却是丝毫不避让,直视其似沧海般的双眸。

许久,老者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你心中戾气太重,不是好事。”

“自小如此改不掉了。”季尘又恢复到了之前淡然,只是此间两人都是没了丝毫笑意,气氛也是沉重到极致。

“剑为何物?”

苍老之声再度响起,只是声音却不似之前沧海无波多了几分冷意。季尘知道这是第三问,思考一下,平静说道。

“剑为君子之器。”

“不诚。”

季尘无言。

“你若是违心,我是可以察觉到的。”老者淡淡道。

“剑为君子器有什么不对吗?”

季尘直视那如苍松盘岩的身影。

“不是不对,而是你心中真正所想不是如此。”季尘神色愈发平静,他便这般盯着他,他却如老僧入定不为所动。

“非要我说吗?”季尘开口。

“你心无所畏又何必遮掩?”

“我不需遮掩。”

“那说便是。”

季尘突然站起身,看向自己魂海远处,背对着老者。

“这是我的魂海?”

“是。”

老者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哈哈哈,我的魂海?若是我的魂海那必然是血色滔天,遮天掩道!”

季尘说着,这方混沌天地,竟是真的化为一片猩红,如那血海翻涌,滔天戾气化为实质,而那季尘似是魔怔一般,脸上挂着猖獗之色。

“老头,你不是问我剑为何物吗?我告诉你,剑为君子之器,杀戮之始!”

他似疯魔,发髻也不知什么时候也披散开来,随那腥风狂舞,本是乌黑头发竟是染了红,此刻如那血撒,眼中也化为一片血色,额间魔纹显现。

“你你…”

那本是淡漠看着一切的老者在看见他头顶魔纹时,竟是蹦立起来,眼中一片震撼之色,甚至还夹着几分惊惧。

猛然间,季尘惊醒,眼中血色渐渐退去,冷眼看着那老者,竟是让老者有种摄人心魄之感。

“你对我做了什么?!”

季尘平日里性子随和,谈吐文雅,入尘以后更是添了几分诙谐。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心中最深处藏着无穷戾气。

不过,他素来冷静,性子更是淡漠,能入心者,才能拨动他的心弦。像今日这般,戾气滔天,那是绝对是不可能的。

“一些小手段,上不得台面,不过,能引出你这个未来的魔头,却是当真不错。”

“魔头?”季尘面若寒霜,这魔头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我若是魔头你当如何?”

“自当除魔卫道!”

“卫道?卫谁的道?”

“当是昭昭天道!”

“天道?用你来卫?”

“哼,吾辈剑者,自当有责。”

这话让季尘嗤笑,都是这般正义言辞,却不知自己非皇权,也非天道,哪里来的资格?!

“所以,你要杀我?”

“魔头当除!”那老者目光咄咄,口中所言是彻骨之寒。

“哈哈哈,看来这京城对我倒是当真不友好,遇上个人都要杀我!不过,师公,这剑怕是不得不拔了!”

说着,手中化出黑剑。

然而,当他拿出黑剑之时,那老者如遭雷击,呆立在了原地。之后,更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口中呢喃着。

“道祖圣兵!道祖圣兵!”

季尘也是愣住了,他在脑中计算了无数种可能,回想了无数条方案,可却都是不能助他脱离险境。他身在剑庭祖地,还有无数豪杰在场,想来若是剑庭振臂高呼,那这些豪杰,想来会非常乐意取他首级。

然而,任他千算万算,都是没能算到这老者竟会跪倒在他身前。

“你…”

季尘有些迟疑,不知该如何是好,这剑挥也不是,收也不是。

少顷,老者终于从震惊中醒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季尘,语气不复之前杀机,反而尽显柔和。

“这剑是你的吗?”

季尘没有犹豫,直接答道。“是。”

老者听到他这般回答,神色愈发缓了下来。

“你认识这剑?”

季尘有些好奇,他因之前牌匾所放光华,了解到这黑剑与剑庭许是有些关系。但却没想到这黑剑,在这剑庭竟是这般尊贵,连这老者都是跪了下来。

“这剑…唉,我没有资格告知你这些,到了剑庭自然会有人告知关于它的一切。”

“那你不杀我了?”

老者连忙底下了头,有些惶恐道。“不杀了,不杀了。”

“不除魔卫道了?”

“您怎么可能是魔呢!”季尘看着他,神色愈发怪异,得了,省事了。

“那我可以继续登山了?”

“自然可以。”

两人交谈之间,季尘之觉面前一暗,便回了神,只见林龙凤一脸好奇的盯着他。

“过关了?”

“嗯。”他环顾四周,便见老者还是端坐,只是双手却是多了几分颤动。

“我走神了多久?”

“不多,半刻钟都不到。”

季尘有些讶然,他在魂海中时,感觉似是过了一个时辰一般,没想到外界竟是半刻钟不到。

季尘又看了眼老者,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不再理会,此刻他心中有太多疑惑需要解答,想要尽快登山。

“你们继续考,我去山腰。”

说完便直直向上走去。

“哎哎,尘哥,你告诉我考啥啊,你不能不仗义啊!”

然而,在他说完这句话时,突然双眼失神,看来也是进到了魂海之中。

而那田伯寺也是好奇,他好奇的不是考的内容,他为天骄,当有破除一切的信念,所以不必知道。

让他好奇的是,季尘比一般人用的时间都要长,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才是他好奇的。

至于季尘却是已经进到了山腰阵法之中,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Related Posts

第232章 帝京的来信!_战龙归来_叶风云_都市小说

看着眼前那满眼氤氲,一副委屈模样的小妮子,叶风云有些心…

第1194章 报社_噩梦惊袭_温柔劝睡师_科幻灵异

骏是好马的意思,鬼骏图三个字瞬间将众人的思绪拉回到苏宅…

第一五八章 结束_我混进了妖王群_蜀山原住民_游戏小说

千云裳递过来的吊坠看起来很简单,就是一个灰色的石头,余…

第13章 摇摆摇摆吧_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_洛兴_历史军事

百变跟在殷念身后,不耐烦的用爪子磨着地面,啊!这些想勾…

第一四二章 石碑世界_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_渣土车_玄幻魔法

比起傅千伤和姬红叶的震惊,处在中心的吴冲感觉是完全不一…

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地面不见了(求订阅,求推荐)_全职之职业欧皇_闪光哈士奇_游戏小说

唐银这一波火遁.火烧CPU的操作,整个联盟也是第一次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