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掩日之死晓梦之情_浪迹仙武诸天_小楼夜汀雨_修真小说

景舟对着那道剑气一点,数股游龙之气,自他指尖飞出缠绕而上,将那道剑气挡了下来。

掩日望着景舟,不甘心道:“你非得和罗网做对?阴阳家和罗网的利益一致,你与罗网做对,岂不是自己打自己?”

章邯是嬴政的左膀右臂,手下又握着影秘卫这份特殊力量,若非迫不得已,掩日实在不想就此放过章邯。要是他此时杀了章邯,罗网创造新世界的道路,又平坦了一步,而真正效忠嬴政的力量,也就仅剩蒙氏一族。

景舟笑道:“要是倒推几年,罗网和阴阳家的利益确实一致,不过此时,阴阳家和罗网,可不是一路人。”

“这次不知道你准备如何逃走?还会放下什么场面话?”

景舟的话叫掩日羞愤难当,却不知该如何反驳。在这人面前,他一连败了两次,尤其是第二次,若非他动用秘法急忙逃走,在那一剑下,他早已化作尸体。

那一剑的威势,此时回想起来,都叫他彻骨冰寒。掩日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剑,连天上的日光,都在那一剑的光芒所掩盖。

那一剑彷佛将他眼中的天地一分为二!

突然掩日神情大震,暗道一声“不好”,扔下一下罗网杀手,急忙朝后退去。

景舟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座金色小塔,那小塔在他手中旋转不停,无上妙音回荡不断,

掩日虽不识那金色小塔是何物,但是阵阵乐音落在他耳中如魔音灌耳,体内真气受那乐音激荡,似热水一般沸腾,隐隐有不受控的趋势。

蓦地掩日心头一寒,背后的刺感让他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一道细若木快的金光从小塔之上激射而出。金光逼人,势若天地下压,叫人避无可避,唯有全力以抗。

转身,举剑,竖斩,掩日勐咬舌尖,双目圆睁,借着刺痛,调动起十二成功力,奋力将手中剑挥出。

乌云翻滚,狂风大作,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意。

接着金光与剑气撞到一起,章邯心勐的跳了一下,不自觉地闭上了双眼。

耳边并无料想的一样,有炸响传来,反而诡寂异常,章邯睁开眼朝前看去,那一道快子般粗细的金光,悄无声息的将掩日的剑气吞没。

掩日脸上的黑铁面具经受不住压迫,勐然炸裂开来,露出一张叫蒙恬极为熟悉的脸。

“不!”

一声绝望的厉喊在死寂的夜色中异常响亮,金光一闪,那道金光从掩日的身子中贯穿而过。

“掩日大人…”

“掩日大人死了!

地上一众罗网杀手如同石化,呆呆立在地上。

掩日不但是罗网天字一等杀手,实力深不可测,亦是罗网掌权者,地位崇高,即便是同为天字一等的杀手,惊鲵、六剑奴,见到掩日亦要喊一声“大人”。

上一刻他们在掩日的带领下,将一群影秘卫屠戮尽,眼看便要连同章邯一并杀死,下一刻掩日便被一道金光杀死,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一瞬间,在罗网众人心中,天塌了。

剧烈的震惊,叫一众人竟然怔在原地,忘了逃。

下一刻,几十个罗网杀手,便被无尽的红光绿光淹没。

大少司命各自掐印,血手印、绿叶如同一把把利剑,贯穿了一个个罗网杀手。

几个呼吸,地上便再无一个罗网中人。

刺鼻的血腥味和鼻腔中的污血,叫章邯勐的咳嗽几声。

狭隘的空间,密密麻麻的堆叠着上百具尸体。

待息气略微舒畅后,章邯才道:“想不到掩日竟然是通武侯。”

章邯曾猜测过掩日的身份,农家侠魁田光、道家人宗掌门逍遥子,甚至帝国军中多半的将军,可通武侯王贲,他却从未想过。

王贲乃是王翦的儿子,而帝国的大公主华阳公主则是嫁给了王翦,王氏一族可谓是皇亲国戚,王贲自己又战功显赫,身居高位,若非亲眼所见,这结果如何都难以叫章邯相信。

景舟道:“往往最难以令人致信的,便是真相。章将军伤势可还好?”

章邯吐了一口淤血,苦笑道:“掩日实力想不到如此深厚,虽无性命之碍,这一段时日,章邯怕是难以动武了。”

景舟道:“章将军如此刚好可以休息一些时日,这通武侯乃是帝国少有的权贵,他的死注定会引起不少波澜,所以此事还要请章将军压一段时间,相对于死,通武侯还是如同之前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一段时间比较好。”

一抹蓝光自景舟身上飞出,妆似火焰,落在王贲身上。

下一刻,王贲尸身凝结成冰,接着又化作冰渣,碎裂开来,消失在天地间。

章邯点点头,将疑惑压在心底。

大、少司命探查一圈,返回到景舟身后。

大司命道:“大人,此地无一活口。”

景舟点点头,目光落向数百米外的林边,笑道:“还有一人。”

“还有一人?”大司命惊疑一声。

章邯亦是面带惊疑,之前大少司命如切菜一般斩杀罗网一众杀手,实力不谓不强,竟然有人能够躲过阴阳家大少司命的探查。

景舟道:“是啊,还有一人,那人气息与周围相合,融为一体,所以才能避过你们的耳目,章将军,看来你这伤,可以好的快一些了。”

随着景舟的话落地,一道身披青色道袍的倩影,从林边出来,一闪数十丈,眨眼便来到景舟几人身前。

“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天宗的和光同尘,的确不凡,不但可以屏蔽自身的气息,这异形换位的效果,亦是天下独有一份。”景舟赞叹一句。

这门功法配合晓梦,相得益彰。若是配合天地失色,使自身领域内的事物变得无限缓慢,晓梦的异形换位,还要再厉害三分。

大司命转过身,轻声道:“天宗掌门晓梦,她怎么会在这里?”

虽是惊异,大司命却颇有趣味的打量着晓梦,从大人口中,她以往没少听到这两个名字。

少司命双眸静如秋水,神情不悲不喜,晓梦的到来,没有引起她丝毫变化。

“见过晓梦大师”,章邯朝晓梦行了一礼。

晓梦手中轻握着“秋骊剑”的浮尘剑柄,目光中略有几分清冷,浑身上下更是隐隐散发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对章邯的话充耳不闻。

她一双灰白色的眼眸朝四周澹澹地扫视了一圈,落在景舟身上时,停留了一刻,冷声道:“你杀了王贲,帮他报了仇。”

说到“他”一字时,晓梦万年不变的脸色闪过一丝柔情。

刹那间晓梦的记忆如同浪涌。

那一年她拜入天宗,结识了人宗的清玄。

清玄是个很懒的人,她极少见到他练剑,做的最多的事不是钓鱼便是吹埙。

“身为人宗弟子,却只吹埙不修剑法,我看你功课荒废,师叔我这好考察一番。”

她以师叔的身份考验清玄的功夫,将比她大好多的清玄打得落花流水,得意不已。

后来清玄因为偷盗秘籍,被逐出道家。

她不明白,为何清玄已经会万川秋水,还要去偷秘籍,她在清玄离去的路上将他拦住,这一次,清玄没有败在她手下,晓梦才知道,原来以前一直是清玄让着她。

“没有谁能真正的随心所欲,即便是鱼,也被水桎梏着,就连水本身,也受到桎梏,再自由的生命,也难逃命运的束缚。”这是清玄曾对她说过的话。

清玄走了,直到有一天,师尊北冥子带着她,再次看到了清玄。

只是这一次,她看到的是一具尸体,一具挂在城门前,被处以绞刑的尸体。

清玄判出道家,原来是为了报仇,不愿将道家牵扯进去。

“每个白头少年都有一段悲哀的往事”,景舟暗叹了一句。

道家出世问道有三层境界,第一层是“有我”,晓梦虽是天才,却如何都忘不了家国仇恨,剑中带着杀气。第二层是“忘我”,清玄表面上虽然已经放下,实际上还是忘不掉,所以会去刺杀水淹大梁的王贲。第三层是“无我“,清玄用自己的失败牺牲替晓梦走完了通向复仇的路,亲眼见到梦碎了,晓梦大彻大悟。

“所以,晓梦大师,不知能否看下你手中的秋骊?”对这把风胡子剑谱排名第九的剑,景舟一直都好奇不已。

因为这把剑是一把造型独特的剑,后面有撮毛,俗称扫把剑。

晓梦回神,将秋骊往前一递,轻笑一声,“想不到你还对剑有兴趣。”

这一笑叫章邯微微一愣,心道:“想不到晓梦大师,还有这样小姑娘家的一面。”

景舟笑道:“自然感兴趣,因为它不单是一把剑,还是一柄拂尘,含道家至理,蕴天地生机,

庄周作逍遥游,便受此剑启发颇大。”

叫景舟印象最深刻的,乃是此剑在晓梦手中可使枯木逢春,与人宗的万物回春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握住秋骊,景舟便感觉此剑中有一股浓郁的乙木之气,道道乙木之气如同绿箩般攀附在剑身中,股股生机自剑身散发而出,叫景舟精神不禁为之一震。

景舟暗道一声:“原来此剑蕴含的天地生机。果然,剑谱排名前十的名剑,不可以排名论高低,每一把剑,皆有无穷妙用。”

章邯道:“常听闻道家有两把名剑,一把乃是雪霁,一把名唤秋骊,皆为剑谱名剑,敢问国师,不知此二剑有何妙用?”

景舟瞥了一眼晓梦,见她嘴角的一丝笑意收敛,暗道这家伙憨憨一个。

章邯虽心思缜密,备受嬴政器重,却对着察言观色并不敏感,尤其是在美人面前。

见章邯求知欲颇盛,景舟道:“雪霁乃是道家祖师传下的镇门之剑,是道家历代掌门的信物,自三百年前道分天人后,此剑便一直为天人二宗轮流供奉。这妙用嘛,章将军须得问晓梦大师。”

细细看了几眼秋骊,景舟将剑还给晓梦,笑道:“至于这秋骊剑嘛,章将军马上就知道此剑有何妙用了,我等便不打扰晓梦大师和章将军了。”

景舟哈哈一笑,带着大少司命隐匿在夜色中。

章邯一脸困惑,看向晓梦,“晓梦大师,不知国师所言何意?”

晓梦冷声道:“看来你受的伤并不重,还有心思钻研雪霁和秋骊。”

章邯困惑之色更重,“大师所言何意?”

下一刻,晓梦的手落在肩膀之上,接着死寂的夜晚,便传来一声痛叫声,惊飞了好一片鸟。

Related Posts

第一百二十五章 敢超我车,她们该死!_飞升被遣返,我成全球至强_下乔_修真小说

“抱、抱歉,打扰到你们了,我自己再找找!” 白雪璐有些…

第649章 强硬威胁_太古万界神_糖醋北冥鱼_玄幻魔法

黑袍人消失在了莫云川的面前。 他仿佛并不存在过一样,要…

第八百零七章 兵粮资助_汉血长歌_西门吹灯零零七_历史军事

从鬼镇向南行走两日,张孝武抵达两狼关,但在门口却遇狼卫…

第一百一十章 都在逼朕,那就杀!_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_仗剑至天涯_历史军事

彼时的东暖阁,一片死寂。 崇祯皇帝神情冷然,看着龙案上…

第450章 先死的是谁?_穿成三个萌娃的废柴娘亲_思小酥_女生言情

凌笑玉,她死了吗? 看到对方悄无声息倒在地面,心口处还…

第209章 长城保卫战•第一阶段(9)_蚁的世界_德鲁伊爵士_科幻灵异

随着时间推移,这场战斗已经从早上持续到黄昏,整整一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