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搬离王府遇祸事_禁欲失败后,蛇夫夜夜哄我生崽崽_糖老板_历史军事

步月歌怎么都没想到巫先生什么都知道,她反问沐云:“你和她关系也很好?怎么以前都没听你提起?”

“当然,她可是我们的顾问。我之前没提起是觉得没有必要提起,你又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沐云笑呵呵拿出来一个物件,“这个送给你的,可以放在药铺柜台上。”

“是何物?”

“貔貅。”沐云说完还自顾自抱了进去,“你选了何时开张?”

“还没选。”步月歌心里别扭,她突然就不想用巫先生选的日子,她问沐云,“巫先生原名叫什么?”

“不知,我从未问过。”

“不知?那你们如何与她关系很好?”

“嗐,也不是说关系很好,就是有事有求于她才会找她。平日她也不会和我们一起吃喝。她喜欢一个人安静。”沐云将貔貅摆好,“好看,果然巫先生眼光就是不一样。”

步月歌一听立刻问:“你找巫先生买的?”

“当然。”沐云话都没说完,就见步月歌将貔貅放在他怀中:“拿回去,我这不需要这些。”

“啊?”

“你也出去出去。”步月歌心中烦躁,推着沐云离开。

沐云只能抱着貔貅往回走,路上遇到了一位蒙面纱的紫衣姑娘撞到了他,手中的貔貅掉落在地,他叹了气却也未责怪。

反倒是这姑娘主动捡起后,还赔了他银票。

“这多了一些。”

紫衣姑娘一个字未说,行礼离开。

沐云回头看去,这女子身上的异香有些熟悉,看穿着打扮并非我北域之人。

他好奇地跟了过去,直到看到她走进了成樱堂才放心下来:“原来是去这的,那就放心了。”

他刚一转身就见到步月歌站在自己身后:“你怎么在这?”

“你来这做什么?”

“我看到一女子,只觉她自带的异香有点好奇,故而跟来。既然是去成樱堂的就没问题。”

“为何?”

“你有所不知,巫先生从来不接不认识人的问事。”沐云突然眯起眼睛看着步月歌,“你有点不对劲!为何一提到巫先生你就板着脸?”

“哪有,我是来问问可有其他时辰。你真有空屋租给我?”步月歌还是决定要搬出来。

沐云带着她来到王府不远处的一间空屋:“这里距离王府不过几步,而且还自带小院子,你可喜欢?”

“好,我这就搬。”步月歌回到王府就一顿收拾,她看了一眼小黑金蛇:“拜拜。”

小黑金蛇急坏了,原地转圈却没办法出去,因为颜君逸担心它乱跑惹事将它关在这了。

看着步月歌离开,管家也急了:“可与王爷商量过?”

“王爷准许的。”王爷都不喜欢她不在乎她,再说了自己来此就是学本事的,既然王爷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还是把药铺和学堂管好才是。

其他的……罢了,不去想。

管家怎么劝都没劝住,步月歌留下书信就离开了王府。

一顿收拾后,她也有些乏了,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次日晨,她醒来还习惯性的想要去找颜君逸,出了屋门看到院子才想起自己搬了家。

她打开大门四下看看,并没有什么特别。

关上大门的那一刻,她小声责怪自己又在自作多情:“步月歌,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王爷怎么会来找你!”

就算是你死了,王爷怕是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吧。

这么想着让自己死心,她收拾妥当就来到学堂和药铺做最后的准备,她将开张告示贴了出去,还特意来到茶楼想请沐云帮忙宣传。

沐云听她说是自己决定的日子就急得站了起来:“步月歌,你这有点任性了。怎么可以自己决定?”

“为何我不可以自己决定?”步月歌也有点生气,“你帮不帮忙宣传?”

“我帮肯定会帮,但是你这日子……”

“算了,我不用你帮。”步月歌堵着气离开,找到其他的茶馆给钱让别人帮忙宣传。

自然很多人乐意做此事。

她离开茶楼的时候遇到了巫先生走进来,她虽说礼貌地点点头,但是并没有给人家好脸色。

巫先生看似没在意,却在步月歌经过自己身旁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王爷昨晚没有回王府,你真的很会挑日子。”

无论哪一句都能让步月歌想很多。

王爷昨晚没回?可是和巫先生在一起?

说自己会挑日子的意思是?

正当步月歌要问个究竟,就听那边传来吵嚷声:“有没有大夫?”

她小碎步跑了过去,挤进人群的那一刻她惊了,这女子怎么和巫先生如此想象?

那方才她看到的是巫先生吗?

她扶住倒在地上的紫衣女子:“你是巫先生?”

紫衣女子摇头:“我”

她话都没说出,一直口吐紫黑色的血,步月歌把了脉:救不了。

紫衣女子突然用力掐住步月歌的手腕,步月歌吃痛地站起来躲闪,紫衣女子又抓住了她的脚腕,众人只听紫衣女子说道:“她,她害死了我。”

大家都以为紫衣女子说的她是步月歌,不由分说就将步月歌推到了风口浪尖,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被关了起来。

“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然而无论她怎么大声喊,都没有人理她,只能听到她的回音。

与此同时,有两个人从牢中被带到了大殿之上。

大殿之上只有小皇帝和颜君逸。

“臣冤枉呐,皇上,真不是我。”肃亲王说完又四下看看,突然提高分贝,“大胆,怎可说本王!”

小皇帝小声对颜君逸道:“看他这模样是真的疯了,我找人试探过。”

“嗯。”颜君逸眼皮都没抬。

接着,小皇帝又问旁边的宫千柔:“你可认罪?”

宫千柔摇头说不出话。

颜君逸命人拿来纸笔,宫千柔提笔写道:“我不是宫千柔,我是林思思!他也不是肃亲王,我们被人调换了。”

正当小皇帝让人将她写的东西呈上来时,只见旁边的肃亲王突然发疯一般狠狠掐住了宫千柔的脖子,同时抓起宫千柔写的东西揉成一团要塞进嘴巴里……

Related Posts

第一百二十五章 敢超我车,她们该死!_飞升被遣返,我成全球至强_下乔_修真小说

“抱、抱歉,打扰到你们了,我自己再找找!” 白雪璐有些…

第649章 强硬威胁_太古万界神_糖醋北冥鱼_玄幻魔法

黑袍人消失在了莫云川的面前。 他仿佛并不存在过一样,要…

第八百零七章 兵粮资助_汉血长歌_西门吹灯零零七_历史军事

从鬼镇向南行走两日,张孝武抵达两狼关,但在门口却遇狼卫…

第一百一十章 都在逼朕,那就杀!_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_仗剑至天涯_历史军事

彼时的东暖阁,一片死寂。 崇祯皇帝神情冷然,看着龙案上…

第450章 先死的是谁?_穿成三个萌娃的废柴娘亲_思小酥_女生言情

凌笑玉,她死了吗? 看到对方悄无声息倒在地面,心口处还…

第209章 长城保卫战•第一阶段(9)_蚁的世界_德鲁伊爵士_科幻灵异

随着时间推移,这场战斗已经从早上持续到黄昏,整整一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