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一曲六幺_大宋:开局签到厨仙系统_川英_历史军事

这一曲正是六幺,前唐著名诗人香山居士曾与琵琶行一词中叙述过这么一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不过此刻,司蕴嫣却未使琵琶,乃是用琴弹出此中真意,让人流连忘返。

弹到低处,白凤轻声道:

“确是六幺,这一曲我却熟悉的紧,李公子,白凤不才,可否与司小姐伴舞?”

李霄一听,顿时笑道:

“若能观白凤一舞,是我等一大幸事。”

他却是知道,白凤眼神不时瞟向袁昊罡,恐怕舞也得对人吧?

说罢,白凤拉着黄凰一同去往司蕴嫣前方空出,其实黄凰之舞自然不凡,只不过身子虚弱,少有舞动,但是这三日也不时来吃,养的好了很多。

两女摆好姿态,待得曲调达到节奏,同时舞动起来,身负月光披肩,娇躯朦胧,若那广寒仙子,衣袖飘舞。

舞曲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沁人心脾。

这一下,就连女子也是动情。

李霄一边欣赏,一边手指顺着节奏,轻轻敲击桌面。

半响,一曲重复两遍,这才结束,众人显然还未从中走出,曲调绕梁不绝,一舞已嵌入人心。

“好!”

李霄率先拍手叫好,嘿嘿直笑。

感受到身后目光,李霄回头,冲着赵婼眨眨眼,后者翻了个白眼,不愿意理会。

司蕴嫣回来入座,白凤黄凰却站在一旁。

“快坐,站着作甚。”

李霄让出凳子,站起身来。

“哟,哥哥你要舞剑吗?”余渔惊喜。

“我累了,歇歇。”李霄翻白眼,自觉还是不要出丑的好。

余渔噘着嘴,略有失望,转而看向几个才子笑道:

“你们都看过了,三位姐姐美若天仙,下一个当是你们爷们了,如何,谁来?”

几人面面相觑,心道自己有何才艺,难不成上去诵读史记,默念道德经?

就在场面寂冷时,李霄犹豫,要不要来一场,但是救场之人终于站了起来。

“区区不才,有一故事,愿意与大家分享。”

王毅抱拳,引来一片喝彩。

“好!王兄自然当此重任,为我等表率!”陇子晋轻笑,啪的一声掏出折扇递了过去。

“不错,只能靠王兄为我等扳回一城。”胡白甫也笑眯眯的。

王毅大步流星,来到坐在方才的摊子上,坐着说书,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啪!

此处无醒木,王毅一拍凳子,放下折扇,侃侃而谈。

“世间有人,便存江湖,这江湖风雨多争,岁月山河悲恸,有侠肝义胆,铁血柔肠,也有叵测遭遇,生死境地,却也细琢江湖本型。”

“话那龙脉之源,众山之祖,昆仑天山,有韶华男女求道。”

“那昆仑痴儿,为快意恩仇下山,孑然一身入江湖。独留天山女子枯守空城,谁承想这一去,再不相逢!”

王毅口若悬河,话如江水,滔滔不绝,说到悲情时,语气随之沙哑,说到高潮时,话语铿锵有力,一字一句牵人心神。

不多时,余渔几女已是流下两行清泪。

故事中男子不负韶华,不负恩仇,虽死无憾,却独独负了那女子。

女子山上枯守十年,不见男子回归,纵尔下山寻找,这一找,又是十年。

最终,女子得知男子早已入了黄土,心中悲伤之下,撅了其衣冠冢,却发现冢中有一绝世雪莲,乃是为了她而寻找。只因女子曾笑言,想要青春永驻,男子便下了山去,一去不回。

故事节奏跌宕起伏,终于王毅拍板结束。

“痴情者,却不分男女。”

众人都心有酸楚,有情人终不得相伴余生吗?

“为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下。谁道男子只意在快意恩仇,只恋生杀意气?却也终没堪破红尘,诸位,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切莫珍惜眼前人。”

王毅起身,来到桌前拱手。

余渔半响才缓过来,擦了擦脸颊,抽泣道:

“说的太好了,下次别说了,不然我这泪珠可珍贵的很。”

王毅原本抱拳,却一下子愣住,哭笑不得。

李霄也是无奈,随即笑道:

“看来今天的主题是定下了,却道一个情字。”

“哎呀,说的真好,不过咱们姐妹们可不能被比下去了,谁来谁来?”

余渔再看,她们却是不少才艺,李月俏生生站了起来。

“我为大家献歌一首,唱的不好,诸位勿怪。”

“哎呀,月儿的歌喉恰如娇莺,可是少听呢,来来来!”荆依然和余渔起哄。

“那我也伴上一曲吧。”

赵婼却也起身,在古琴前落座,李月站在空处,两人一番讨论,定下曲目,随即展开表演。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两人共和三曲,一为南唐李煜的虞美人,二为苏大人的水调歌头,三为宋大才女李清照的一剪梅。(注:李清照也是这个时代,却才几岁,先借鉴一下,别在意时差。)

“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陇子晋笑着,眼中满是情意。

李月轻笑道:“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两人对话,让李霄胡白甫王毅大笑,这两人倒是情投意合,简直目无他人了。

柳高义听不明白,疑惑道:

“啥意思?”

“自己多看书去,就你不懂,我都明白!”

余渔傲娇。

“那你说说!”柳高义不满,喝了一杯酒下肚。

“他们互相夸赞呢,不知羞哟,哈哈哈!”

暮沉星晓,李霄寻思也差不多到时间了,还是早点休息的好,刚要说话,铺子外就传来了嘈杂声音。

柳高义仔细聆听,皱眉道:

“是冲着咱们来的,人不少。”

其他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半夜来此,见不得是什么好事,不过倒也没惊慌失措,为什么,因为有人站起来了。

“看来到我表演了。”

袁昊罡起身,一步就迈到了铺子前,背负双手,连古剑都没持着。

王毅一呆,这半响酒醒了不少,揉揉眼睛,暗道自己眼没花吧?

方才袁昊罡扶起柳高义,他就以为喝多了,没看真切,但是现在却是惊住了,这一步竟然跨了两丈距离?

这下,他才不由得苦笑,当世剑仙好似不是外号。

“袁兄真乃天人矣!”

李霄一听,急忙起身走到近前。

“问清再说,切莫误伤。”

这一看,的确是有八九个汉子过来,却没气势,脸上略有焦急,看来不是找茬的。

“敢问哪位是李公子?我们是赌坊之人。”

李霄上前一步。

“我便姓李,可是找余渔兄长?”

为首一人掏出一张纸,递了过来。

“正是,李公子,杜管事差我等送来地契,只因王掌柜伤的重,醒的晚了,故此我等才来。那王掌柜答应了转交,还说多谢李,,李黑。”

李霄无语,接过地契询问道:

“王贵如何了?”

“回公子,郎中说了,伤了筋骨,破了皮肉,倒是无大碍,歇上月余便好。”

“那就好,你等回去吧,告诉杜管事,此间事已了。”

“多谢公子。”

几人回首,忙慌走了。

李霄握着地契,心里笑意非常,得来全不费工夫。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请选择装修类型。】

李霄仔细观看系统给的模板,选择了一种轻奢酒馆的装修。

“先别装修,等我解决再说,对了系统,装修大概需要花多少钱?”

【对于宿主是免费的,若是按照价格,这一套便宜,五十万两银子便够。】

来到这边坐下,众人已经是了然。

“看来成功了,来来来。”

李霄伸手,众人不明所以。

“怎么,不给银子,我可不认你们当掌柜的。”李霄轻笑。

柳高义等人大喜,之前李霄说的,今日终于应验了。

“老李,我们出多少?我得回家拿去。”

李霄犹豫片刻,笑道:

“五十万两即可,子晋算十万两,高义十万,鸿卓两口子算十万,婼儿颖儿十万,余渔十万,就行了。”

这就等于是他们花钱买装修,李霄来做菜赚钱。

“就这点?”柳高义一愣,寻思怎么着也得几百万两呢。

“就十万两,回头给我送来便是,将你们各取一成,我取五成,目前只限于酒馆,没问题吧?”

“哈哈哈,没问题,大大的赚了便宜,来,喝一杯!”

柳高义轻笑,这简直是白捡的便宜。

几人饮罢,却见白凤她们茫然,但是荆依然司蕴嫣确实明白了,心里幽幽一叹。

仿佛看到了她们心事,李霄却是笑道:

“你们想不想入我行列?非是没有机会,不过得看表现,若是表现好了,将来我第三个铺子,也缺分红。”

李霄微笑,品着美酒。

“李狗蛋,你说,要什么条件?”

荆依然咬着嘴唇,一副悍不畏死的表情,好像就算李霄要了她,也无不可。

李霄一笑道:

“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了。月儿,你不是有事和你婼姐说吗?你们一同去吧。”

李霄将这件事推给了赵婼,而后又道:

“婼儿,这些事就交给你了,对了我明日去你那住两天,给我收拾一间房出来。”

Related Posts

第六百一十七章-第六百二十章 提升与换家_邪神竟是我自己!_吴杰超_科幻灵异

脑虫的口器突然喷翔,这种神仙操作还是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第226章:苏天天到底认识都是什么人呐!_穿成神兽饕餮,被软萌校花召唤了_残影之心_都市小说

“我们应该出发了吧!” “嗝~” 邪神打了个饱嗝,完全…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扫荡_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_汉风雄烈_历史军事

区区铁弹砸到了脚面算什么?若是此刻哈托人在三屯营现场,…

161神灵攻山,登仙之门现,机缘遍地 十二_封妖万界_古月邪_玄幻魔法

紫金山上空,杨缺悬空而立。 他的脸上有泪水滑落,心中悲…

第344章:立刻停止不切实际的错误行为!_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_龙越岳_历史军事

七八月间的浙江海域,早已过了风浪频发的季节。 金泽站在…

第98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15)_快穿黑月光:宿主又撩的他神魂颠倒_苏年是个球_综合小说

由于祁欢还要在医院里面住一段时间,祁许向校方请了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