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他的魔女_黑龙的亡灵国度_九轮空_玄幻魔法

听他所言,国王顿时阴翳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左膀右臂吗?好一个左膀右臂!”

林烟心想他说错什么了吗?

国王失笑咳了几声,毫不掩饰话语中的斥责,“好啊,我的宰相,我倒要看看你和教皇到底是什么辅佐我的。”

属于国王的威压顿时从林烟头顶压了下来,可惜老国王疾病缠身,并未震慑住他。

“明日,我的子嗣们都将进入皇城,我不希望他们有任何一个遭受尸灵的困扰。”

林烟俯下身,庄重地行了一礼,口中确是能让老国王气结的话,“知道了,陛下,我会嘱咐骑士们多注意一些的。”

出人意料的事,国王虽然心有怒意,却并未发落,甚至有点习以为常的意味,“咳咳咳……你给我滚出这儿。”

林烟此刻最想听到的就是这句话,既然国王主动发话,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毫无留恋的转过身朝殿外走去,国王看着他的背影又气得咳了两声,眼中晦暗不明的神采却落了下来。

林烟入殿时对他那般恭敬,他还以为自己这名桀骜不驯的宰相被人夺了舍,或者肚中憋着坏水暂避锋芒,现在看来,恐怕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他的宰相还是他的宰相,为了国家的安定,必最先除掉的人……

离开大殿的林烟对国王的意图全然不知,因为他遇到了另一个难题——

士兵将他送出国王的宫殿后就离开,这自然也意味着林烟的行动自由,但……宰相的居所在哪?

身为宰相,林烟的居所应该距离皇城不远,他的视线刚刚锁定周围最大一栋建筑,一个油面小生就迫不及待的朝他奔了过来。

“宰相大人,您没事吧,陛下有没有难为您?”

林烟朝这个人脸上看去,这居然是个五官标志的少年,一头棕褐色的卷发看上去十分柔软,他的鼻梁和脸上点着一片颜色不深的麻子,或许是在贵族身边跟得久了,尽管看上去是下人的装束,却又几分格外的气质。

但是林烟看到他那一刻突然打了个哆嗦,这人对宰相的态度总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果不其然,少年动作娴熟地接过林烟悬在空中的手,动作轻柔又暧昧,“宰相大人,我们回去吧?”

林烟心中一个激灵,立刻讲手缩了回来。

少年却好像被林烟这个动作伤到似的,他并未说话,但脸上落寞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活像个被丈夫嫌弃的小怨妇。

“……”林烟一时说不出是他有问题,还是原本的宰相有问题,只能转移话题,“我们回去。”

“是,大人。”少年耷拉着眼。

他带林烟来到他们来时乘坐的马车,度恭敬的伺候林烟上车,然而林烟的视线却被拉车的“马”吸引。

那不是普通的马,也不是骷髅马僵尸马之类的玄幻生物,但林烟看到的景象比上者更为玄幻——拉车的居然是两只旋转木马?

林烟告诫自己此时正处于光幕当中,他无法判断身份暴露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凭借着白兰地炸厨房和巨大蛞蝓爬上窗户的种种经历,林烟成功保持了淡定。

他假装没有看到那两只旋转木马,跟着少年走上了马车。

林烟的拒绝还是有所成效的,在马车上,少年一路与林烟保持着距离,尽管原先在怎么受宠,在遭到林烟的抵触后,他们终究不敢对宰相不敬。

一路回到居所,林烟才看到这样一个像宫殿一般奢华到可怕的建筑。

全部建筑引用标准的英式搭配,同样尽显奢靡的真金装点,属于被君王看到,瞬间会被视为眼中钉的类型。

宰相既然敢住这样的宅邸……就说明要么国王对他极度信任,要么他已经不忠到无需掩饰的地步。

从国王对他的态度上看,怕第二种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少年跟着林烟进入居所,很快,他凭借自己的直觉找到这栋宅邸的办公间。

宰相平时应该都是在这里进行办公的,桌子角落上甚至还放着半杯凉掉的茶,看来平时不得到宰相允许,侍女们不会随意进出这间屋子。

这就好办了,至少在这间屋子里,他不用时刻在意身份暴露……林烟正这么想着,抬步走到办工作后,却看见两个横待在一起的椅子上睡着一名五官标致的红发男人。

“……”

就在林烟思考如何处置他的时候,跟进办公室的少年先开口了,“啊,尤利,你怎么还在睡呀!”

红发男人这才缓缓苏醒,他坐起身,揉了揉还不适应这强烈光线的眼。

他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看清林烟的脸后,立刻笑了起来,“林烟大人,您回来了?”

“您这么晚还被陛下召去,我想与您一同入睡,没想到却先睡着了……”尤利歉意地揉了揉头发,“大人,我们回卧室吧?”

林烟可不想跟什么美男度过春宵一夜,阴沉着脸说道,“起来,尤利。”

尤利感觉到今晚回来的宰相有什么不同,起身的动作毫不含糊。

林烟坐在带有余温的座位上,拿起桌上的一些文件。

椅子都被尤利的体温躺热了……说明尤利并非装睡作戏,而是真的睡着躺在了办公室里,看来宰相平日里对这两个男人格外宠爱。

越是这样,越说明他们与宰相亲密无间,这两个人就越是危险。

“宰相大人,已经午夜了,您还要继续工作吗?”少年忍不住问道。

但对上林烟淡漠的眼神,他苦涩一笑,“抱歉,大人,是我逾越了。”

林烟放下手中的文件,他还有事想问这两个人,“据你们所知,知不知道城内有一名银发红瞳的少女?”

尤利笑了一下,轻松作答,“您是说城西的魔女吗?”

林烟抬起头,见林烟看过来,尤利越发顺畅地说着,“魔女导致了城西平民血流成河,她的靠近让庄稼枯萎,还会引来邪祟与魔物。”

“不过,据说她今日已经被抓捕了,正关押在皇城的地牢里。”

他皱了下眉头,“抓捕?”

尤利点了下头,“是骑士长大人亲自抓捕的,听说是陛下下令做的这件事,为的是在明天,让魔女对他的子嗣臣服。”

一般在这种故事中,国王召集自己的子嗣往往只有一个目的——选择王位的继承人,从国王的病重程度上看,他也是时候选择一位子嗣,以防他某一日暴毙,国家无人治理。

但是让魔女成为党争的旗子……林烟真不知该如何评价。

而且今右到这个光幕的处境还真是比他凄惨,居然第一天就坐了大牢。

半夜劫狱不太现实,听这些人对魔女的描述,恐怕都知道魔女并非什么软骨头,既然国王希望魔女向他的子嗣臣服,就不会在今晚对她用刑。

而在林烟面前,身为一名有头脑的人的尤利自然也在思考宰相问他这个问题的理由,“林烟大人,您想要收服魔女吗?”

林烟的思路被拉了回来,“既然有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魔女真能收为己用,这个国家中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窥视魔女的价值。

大骑士亲自抓捕……在这里的定义中,应该算是极高的定位了。

而且从尤利的问题上看……宰相,乃至他身边的下人都默认自己并不忠于国王,甚至可能当面夺走他的猎物。

林烟对此并不意外,当一名掌权者病重或陷入掣肘时,哪怕是原本安分的臣子都会生出异心,更何况只手遮天的宰相。

尤利弯下腰,恭敬地行了一礼,“请恕我冒昧,大人,陛下恐怕不会放任您夺走魔女的忠诚。”

“魔女的价值相当于一名大骑士的价值,虽然魔女手中无兵权,却对魔法极为娴熟,”尤利说道,“众人言,得到魔女的皇子,几乎能够确定储君的身份,如此重要的筹码,陛下绝不会拱手让人。”

“更何陛下如此防范大人,您夺取魔女的过程……恐怕比其他势力更为艰辛。”

林烟抬起头,倒是对尤利有些刮目相看。

他原以为这只是宰相身边相当于男宠一般的存在,没想到倒有为宰相出谋划策的权利与智慧?

林烟略微思考,说道,“国王不会将魔女视作定音之锤。”

“魔女的性情注定她没那么容易变为忠臣,国王也不会在变数如此之多的魔女身上布下成本,而且要魔女成为臣子……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国王恐怕只是将魔女当成一次测试,子嗣实力与谋略上的双层测试,得到魔女的子嗣会受到他的器重,但也仅此罢了,即使最后没人能收服魔女,他恐怕也只是气愤一时,最后将魔女解决,重新谋划一切。”

党争向来不是一两次测试就能看得清的,臣子们需要时间抉择,皇子们需要时间收揽人心,既然国王还有一口气在,就没必要急于求成,葬送一生心血。

而且收服魔女对于林烟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他相信见到魔女那一刻……她的魔女会主动向她走来。

Related Posts

第六百一十七章-第六百二十章 提升与换家_邪神竟是我自己!_吴杰超_科幻灵异

脑虫的口器突然喷翔,这种神仙操作还是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第一百八十八章绝不会回头_下下签_苏棠棣_女生言情

刚准备回去的程潇潇刚一抬头就看到推门而入的白芸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三种主材_修复师_打眼_玄幻魔法

苏小凡的个人空间,唯一不如小型洞府的就是,体内空间无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乱斗(终)_新世界之挽歌_儿东水寿_都市小说

守护者岛上,看到法兰多离开之后, 在场的异能者便缓缓地…

第130章 收伏黑素贞、许家宴会_氪命武神_剑丶墨_玄幻魔法

这种视觉上极为不协调、又快到可怕的前进速度,让甄锋心中…

第226章:苏天天到底认识都是什么人呐!_穿成神兽饕餮,被软萌校花召唤了_残影之心_都市小说

“我们应该出发了吧!” “嗝~” 邪神打了个饱嗝,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