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悲伤沼泽_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_淼淼君_都市小说

据敖广所说,在神魔铸炼中死亡无法 轮回,最大的原因是神魔铸炼场有灵魂吸引的能力。

仙人一旦进行神魔铸炼,灵魂就打上了神魔铸炼场的印记,他们虽然执行试炼任务的场所遍及整个神魔两界,可若是死亡,不待冥界收取,灵魂首先就会被神魔铸炼场吸引,飞回悲伤沼泽。

如果没有续命分身承接,最终灵魂就会被困在沼泽里,再也无法逃逸。

至于王尧那十二个续命分身必须留在神魔铸炼场,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续命分身对灵魂的吸引力量远远不能和神魔铸炼场相比,它们只有留在神魔铸炼场才会起到作用。

不过对于那些无法进入神魔铸炼场的神魔以及没有进行神魔铸炼的仙人乃至其他生灵而言,死后却也不会受到神魔铸炼场的影响,只要不是死在悲伤沼泽里面,他们的魂灵依旧可以进入轮回。

因此上如今神魔两界的战事已经远离了这片悲伤沼泽,他们都很有默契地选择了在双方腹地展开大战。

由于神族数量远少于魔物,所以魔界攻入神界腹地的事情常有,而神界攻入魔界腹地的情况则并不多见。

相对来说,如果试炼任务在神界就会好一些,毕竟两界大战,环境极为混乱,比较容易浑水摸鱼,可一旦任务给的是进入魔界,则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那里的环境相对稳定,铸炼者极难躲藏。

第三天王尧和敖广来到了一片水上森林,之前沼泽里的一个个水坑在这里陡然连成了片,成了一大片无边无际的湖泊,湖里面生长着一棵棵漆黑的树木,而陆地到了这里则完全消失。

一眼望去,仍旧可以看到有森森白骨露出水面,不过露出来的部分明显比之前小了许多,显示出这片水面的深度。

“这……恐怕得乘船过去吧?”王尧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确定地问敖广。

“不成,幽灵湖哪里有船?只能浮水过去,你记住,呆会在水中看见任何东西,都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要停留,一直往前游就是,神魔铸炼的入口不远了。”敖广摇头道。

说话间,只见他的身体已经化作了龙身,巨蟒般的身躯盘旋数匝,龙头高高扬起,却并没急着下水,而是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眼前的水面。

王尧看着敖广这模样,心里不禁哂笑,这一路行来,他的“好人”依旧管用,若不是敖广固执,他用“仙游”恐怕一天的功夫就到了这里,特么的明明是仙人,浮什么水嘛?

你敖广原来是大蛇,天生亲水,到了这儿无非就是在小水沟里耍一耍,反正也没虾米来戏你,劳资可是正儿八经的人类,能不下水还是别下水了。

王尧心里这般想着,就要在系统里调用“仙游”,却不料他愕然发现,一直以来随叫随到的系统,此刻却如同石沉大海,任凭王尧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却再没任何回应。

“糟了!系统果然关闭了!”王尧额头豆大的汗珠顿时流了下来,他十多分钟前刚刚给自己加了一个“好人”,却不料偏生在这关键时刻,系统失效了。

“老爸,打我一下!”王尧仰头看向敖广。

“干嘛?”敖广低下硕大的龙头。

“不干嘛,就是轻轻打一下。”特么的劳资要测试一下“好人”是不是还有效,你问那么多干啥?王尧心里不耐。

“你这孩子,是不是给怨灵哭声迷惑发了疯?好好地要爸爸打你做什么?”敖广那铜铃般的大眼睛疑惑地瞅着王尧。“你赶紧回复真身,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不宜久留,赶路要紧。”

“劳资……”王尧张口就想说劳资特么又不是你儿子,回复个毛的真身!但话到嘴边还是被他硬生生地又咽了回去。

现今自己的“好人”已经失效,他还真离不开这老龙了,毕竟这位可是实打实的合体级高手,既便不能动用仙术,仙体抗性也远超过自己,不过那“点化”的“肉身强度”倒只能算是白瞎了。

敖广别听了自己的话,突然清醒过来,就此扔下自己走仙,那特么可就是大笑话了,自己没了系统,如今和凡人也没啥差别,这个时候水里哪怕来条鳄鱼,也特么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啊!

“儿子……儿子突然回复不了真身了……”一念及此,王尧赶紧变换口吻,不做劳资,继续做儿子了。

“不能……?怎么会这样?龙身不成,蛟身、蛇身总可以啊,这又不是仙术,应该不受沼泽影响的呀?”敖广听了王尧的话,也是大吃一惊,急忙低下龙头,细细地打量起王尧来。

“一定是儿子第一次到这悲伤沼泽,受得影响太大,哎呀,儿子的头好晕,老爸,咱们抓紧赶路吧!再磨蹭下去,只怕儿子连站也站不稳啦!”王尧心里有鬼,被敖广这么一瞅,顿时紧张起来。

“悲伤沼泽的影响会这么大?”敖广听了也有点发慌,王尧催得焦急,他不敢再继续耽搁下去,赶紧龙身一摆,“哧溜”一下滑入了水中。

“你来爸爸背上呆着,别害怕,这悲伤沼泽虽然诡异,但还没可能要了咱爷俩性命。”敖广安慰着王尧。

王尧上了敖广脊背,两个一上一下在水中向前游动,缓缓进入了幽灵湖深处。

恢复龙身之后,敖广背部宽大无比,虽然他大半个身子沉在水下,可王尧就算跨坐在上面,双脚也依然沾不着一点水。

看着湖中漆黑如同被火烧过的树木一棵棵向后移去,王尧却是不知不觉回忆起之前在镇邪天牢,奚福临死时告诫自己的一段言语。

奚福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过于依赖界面板和月老系统,以至于元婴之后再难寸进。

此刻王尧尚不知道自己无法使用系统,是因为系统被关闭了还是受到这悲伤沼泽的影响,但没了仙术依仗,他就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

如果自己依赖系统晋级金丹,甚而至于进阶元婴之后会怎么样?到那时系统不再帮助晋级,自己恐怕比奚福也强不了多少吧?

看来系统虽然好用,但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特么的用多了上瘾,断瘾的后遗症还特别大。

依赖性这玩意儿一旦成瘾,就会变成强大的限制,就好比用洗衣机上了瘾,离了洗衣机就再不会洗衣服,用液化气上了瘾,给你一堆柴火,你能拿着火柴、抱着一锅生米活活饿死。

如今在人、冥两界,一旦断了水、电、气,谁特么不慌了神?却不知道人类、冥鬼用水、电、气的历史才只有多少年?

或许有那么一天,水、电、气一旦断了,甚至能叫人类、冥鬼都灭亡了也说不定,依赖性成瘾,这特么可未必是危言耸听。

王尧坐敖广背上正在那里伤春悲秋,为人、冥两界的未来发愁,却陡地背脊一凉,一股寒意袭上心头,他转头一瞅,悚然发现水面下正有一个大脸盘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

这一瞬间他不禁亡魂大冒,一下子趴倒在敖广背上。

“水……水里有人!”王尧惊恐地叫道。

“在哪?”敖广的大脑袋从水里浮了上来。

“就……就在那边……又……又下去了!”王尧指着水中叫道,却见那大脸盘子带着诡异地微笑,正缓缓沉入了水中。

“莫害怕,幽灵湖里都是怨灵虚影,不理它便是。”敖广甩了甩脑袋,解释了一句,继续向前。

王尧抬起头来,愕然发现周围的黑色森林里,类似刚刚在水中看见的怨灵虚影竟不知不觉间冒出了许多。

有个家伙半截身子没在水中,背靠一棵大树,右手拎着一颗湿漉漉的脑袋,不停地往他那光秃秃的脖颈上面去凑。

那家伙把脑袋按在脖颈上,似乎是想把脑袋的位置摆正,可也不知因为少了什么零件,还是没有镜子参照,他仿佛总也不能满意似的,捣鼓了好半天一撒手,那脑袋一滑溜,又从脖颈上掉了下去。

那掉进水里又被迅速捞起的脑袋好像发现了王尧正在瞅他,竟突然看向王尧咧嘴一笑,王尧心里“咚”地一跳,急忙把视线挪开了。

又有个身着铠甲的大汉悬浮在水上,看上去和正常人也没啥区别,只是他的两只手一直捂着自己的左右胸口,这家伙一直低头瞅着水面,像是在搜寻什么。

王尧见他突然撒开了手,两边胸口竟喷泉似的射出了两道湍急的水流,原来他的胸膛左右两边竟是两个拳头大小的破洞,估计应该一直通到了水下,不然他那破身子里面哪里有那么许多的水来供应?

那大汉应该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堵胸口的破洞,当看见水里有可用的材料时,便急忙松开捂着胸口的双手去捞取。

于是他胸前破洞就立刻喷出大量的水来,他只得再收回手去堵上,便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水里的东西无计可施。

还有个瞎了眼的家伙把手伸进嘴里不停鼓捣着,不一会竟摸出来一个黑白分明的眼球,他立刻将那眼球塞回眼睛里,然后不停地在那里眨巴眼睛。

果然没眨几下,那眼球又不见了,然后那家伙又开始接着伸手去嘴里掏摸。

随着敖广越来越游入幽灵湖深处,湖上黑色的树木渐渐稠密,怨灵离得他们也是越来越近,到了最后,他们几乎已经是在怨灵们之间穿行。

见得多了,王尧倒也镇静了下来,这些怨灵大多是战士打扮,一般都在自顾自地忙自己的事情,对王尧他们视而不见,像那被砍了脑袋,能冲他们笑上一笑的怨灵,极为罕见。

不过,也不知从哪里开始,幽灵湖深处的怨灵们不再安静,他们居然能够张嘴说话了。

“睡吧,睡吧,长眠就是幸福。”一个浮在水中的怨灵,用悠扬的调子反复吟唱着。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两个怨灵交头接耳地在他们身边踏水而过。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一个赤身裸体的肥大怨灵高举着双手在敖广的脑袋前面踩着水来回奔跑不休。

“敖仙,你怎么来这里了?快回去,这里危险!”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在王尧他们头顶响起,王尧仰头一瞧,只见一位身着宫装的女子怨灵像一片云彩似的浮在他们顶上,表情显得甚是焦急。

“莫理她,劳资的熟人,当初和劳资一起过来的,铸炼死了,她还记着劳资呢。”敖广的声音在前方瓮声瓮气地响起。

“快回去吧,回去吧!”那仙女怨灵远远地坠在王尧他们身后,不停地念叨着,声音空灵而悠远。

这个时候,幽灵湖的天上地下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怨灵占满了,他们飞舞着,游动着、奔跑着,各种各样的声音纷至沓来。

哭泣、诉说、喧闹、欢笑、哀恳、求告、引诱、欺骗,种种情绪充斥在王尧他们身周。

王尧万万料想不到,在悲伤沼泽的深处竟还有这么一个热闹的所在,只不过所有这些热闹都没有一丝生气,让人不禁感觉到某种无法言喻的极为深切的悲凉。

敖广驮着王尧无声地从他们之间、甚至自他们的虚影中穿过,前方是一棵仿佛树王般的大树。

周围的所有树木似乎为了烘托它的存在,都离它隔了约有百米之遥,留出了一片圆形的水面,以及水面中那棵孤零零地唯一的大树。

这棵大树好生阔大,如一堵墙般伫立在水中,它的身子中央是一个弧形的大洞,与水面上的倒影连在了一起,就好似水中一面幽深的镜子,又像一扇敞开的大门,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来访者。

“这里就是……?”

王尧心中猜测这里大概就是神魔铸炼的入口了,怨灵们似乎也知道这里是个凶险的所在,大树周围百米范围内,不仅没有树,甚至都没有一个怨灵在那里游荡……但不对……还有……

Related Posts

第一百二十五章 敢超我车,她们该死!_飞升被遣返,我成全球至强_下乔_修真小说

“抱、抱歉,打扰到你们了,我自己再找找!” 白雪璐有些…

第649章 强硬威胁_太古万界神_糖醋北冥鱼_玄幻魔法

黑袍人消失在了莫云川的面前。 他仿佛并不存在过一样,要…

第八百零七章 兵粮资助_汉血长歌_西门吹灯零零七_历史军事

从鬼镇向南行走两日,张孝武抵达两狼关,但在门口却遇狼卫…

第一百一十章 都在逼朕,那就杀!_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_仗剑至天涯_历史军事

彼时的东暖阁,一片死寂。 崇祯皇帝神情冷然,看着龙案上…

第450章 先死的是谁?_穿成三个萌娃的废柴娘亲_思小酥_女生言情

凌笑玉,她死了吗? 看到对方悄无声息倒在地面,心口处还…

第209章 长城保卫战•第一阶段(9)_蚁的世界_德鲁伊爵士_科幻灵异

随着时间推移,这场战斗已经从早上持续到黄昏,整整一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