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_尘刹归一_酱爆蟹_玄幻魔法

众女听后大为惊奇,没想到这个仅是炼气中期的乾修,面对高出一个境界的对手,还能如此冷静,完成越级杀敌的壮举,胆色着实不俗。

而且这灵犀珠,真是件好宝贝啊、、、

李贵嫔眼中波光闪动,探查一番后,有些吃惊,又有些好笑的说道。

“和你连心之人,是极乐合欢宗的林婉兮吗?”

张直听的一愣,没想到李贵嫔仅是看了几眼,就猜到了灵犀珠的来历,当即老老实实的回道。

“没错,您真是法眼如炬。”

李贵嫔莞尔一笑,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略带调侃的说道。

“你这家伙貌似忠厚,实则滑头的很,除了心底藏着根让人讨厌的傲骨外,还真没看出有什么优点,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林婉兮骗到手的。”

张直听着这意有所指的话,冷汗都流了下来,忙不迭得解释道。

“一切皆是巧合,在下不敢滑头,句句属实啊!”

李贵嫔倒是不在意他的小伎俩,无所谓的说道。

“你不用紧张,我们万坤归一宗,对于乾修向来优待,不论犯什么错,我们都会原谅的,况且你还杀了仙庭的密探,有功于宗门。

今后十年,你每月的门贡翻倍,再赏你一座精铜水云炉,和万斤玉脑销金碳。

把你的宗门玉佩拿过来吧,我给你记录一下,回头去找负责发放福利的总管领赏就可。”

张直松了口气,没想到不光混过了这一关,还有奖赏可拿,这万坤魔宗倒是比想象中的叫道理些。

可宗门玉佩,又是什么东西,是参加入门试炼后,发放的身份法器么?

还没等张直开口询问,云妖女就迈步走了出来,屈膝行礼,故作镇定的说道。

“禀告娘娘,臣妾是这位乾修的引路人,最近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还没来得及回归宗门,所以他并未领取宗门玉佩。”

李贵嫔上下打量着云妖女,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一双凤目满是威严。

“哼,本宫听说过你的事情,胆子倒是不小,你若再不知悔改的话,怕是难逃冷宫之刑!”

云妖女受不住压力,柔弱的跪倒在地,沉默片刻后,低声回道:“谢娘娘教诲,弟子晓得了。”

其它女修也吓得够呛,虽然知道不是说的自己,但都低头伫立,生怕引火烧身,看着云妖女的眼神异常复杂。

张直有些诧异,枯骨山连根倒了,李贵嫔都没这么生气,反而为云妖女和张直两个低级修士大动肝火,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

李贵嫔当着众人的面,不愿深究此事,对着云妖女冷声说道。

“把你的人带走吧,不要再让本宫听到此类事情,后果你是知道的。”

云妖女低头默然不语,起身再次行礼后,来到张直身边,轻轻把他扯到了一旁。

看着她又是伤心,又是可怜的样子,张直心里暗爽的同时,又有些心疼。

这可不是云袭月应有的风采。

正当两人相对无言,不知如何开口时,一道惊天长虹划过天际,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来人正是镇守枯骨山的萧淑妃。

这次离得近了,张直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艳若桃李的五官,有些张扬大气之美,但看清她的身材后,美丽的脸蛋反而显得无关紧要。

个子高挑,体态轻盈,圆润细腻的腰肢暴露在外,仅是用看的,就可以感受到那丰腴和活力。

如果放在特殊场合,真不知道能摇的多起劲、、、

萧淑妃把手中提着的东西一扔,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扑通声,惊醒了遐想中的张直。

那是个颇为文弱的白袍男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死了般。

张直挑挑眉头,暗自猜测道:“我的个乖乖,看这样子,应该是那尉迟伤了,如此惊人的修为都没能跑掉,也不知是何原因。”

萧淑妃擦擦嘴角的血液,脸色十分苍白,八极玄葵大阵破碎后,对她的反噬也是不小。

她气呼呼的看着李贵嫔,不耐的说道:“人我抓回来了,你赶快搜魂吧,等你用完了,我就把他碎尸万段。”

李贵嫔摇摇头,淡淡的说道:“尉迟伤杀不得。”

萧淑妃叉着腰,高耸的胸脯气的一上一下,颇为雄伟。

“我不管,我就是要杀他!就算是去镇天关服役一千年,我也要杀了他!”

李贵嫔眼皮都没抬,语气依旧淡漠:“你就算去镇天关服役一万年,尉迟伤也杀不得,他可是天下公认的绝世天骄。”

萧淑妃看商量不来,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嚎啕大哭的打起了滚。

“我不管!呜呜呜,我的枯骨山啊,我的私房钱没了,呜呜呜呜,我要杀了他!”

李贵嫔有些头疼,照理说该追究萧淑妃的失职之罪的,但这次是仙庭和天河剑派共同来攻,宗内最近又出了大事,支援的确实太慢,有些话就不好说出口了。

她无奈的上前扶起了萧淑妃:“快起来吧,这个样子成何体统,一会我们慢慢聊,不要在后辈面前出洋相。”

说完,李贵嫔取出手帕递给了泪人般的萧淑妃,又朝众人摆了摆手。

众女识趣的知道这是撵人的意思,纷纷行礼告退。

云妖女扯着张直向外走去,也不说话,独自想着心事。

张直匆匆和粮官挥手告别,一人一鬼望着对方,都看到了忐忑之色,两个难兄难弟前途未卜,也不知今后还能否有再见之日。

有些女修也跟着两人行了一段,看着左右无事,捂嘴调笑起来。

“云妹妹还真是好福气,这位公子长的如此俊俏,说不定真有天骄之姿呢。”

云妖女低头赶路,只做充耳不闻,如墨的黑眸中,有的只是坚定。

张直左右瞅了瞅,虽然自己已经和云妖女闹僵,但也不愿这个时候和外人一起欺负她,索性也低下头去默不作声。

那女修讨了个没趣,顿时脸色颇不好看,有些讽刺的说道。

“傲气什么?你如今也不过是个筑基期罢了。”

其她女修也来了劲头,阴阳怪气的符合着。

“就是,还当自己是第一才人啊,那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

“人家可是想走当年阴后娘娘的老路子,有些痴心妄想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看她那个狐媚的样子,要不是有言咒大戒管着,说不定已经被几百个男人睡、、、”

“够了!”张直猛然咆哮道。

他将云妖女掩在身后,恶狠狠的骂了起来。

“你们几个毒舌的八婆,在这瞎嚼什么舌根,是不是有娘生没娘养,爹死娘改嫁,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被茅坑里的跌粪鬼养大,满嘴喷粪带放屁,怪不得个个都长的这么抽象,我们死囚营的无面鬼都长得比你们好看、、、”

“你、、你、、你、、”

众女被骂的哑口无言,几次想还嘴,但都抵不过张直过人的语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直在那骂街。

“你什么你,你长得肥头大耳的就不要出来显摆了,你是无所谓,但是会吓坏小朋友呀!看到你那张血盆大口我就倒胃口,真的让人恶心,不过你放心,我可没说你不要脸,我是说不要脸的都是你这样的,回家买两瓶妇炎洁洗洗嘴,喝死自己得了!”

首当其冲的那个女修,被气的血灌瞳仁,抬手招出一柄碧绿的飞剑。

“无耻之徒!我要杀了你!”

张直骂到兴头上,也不带怕的,伸长脖子继续咆哮道。

“来啊,砍了我啊,老子溅你一身血,让后面的李贵嫔看看,她的门人真是小母牛得了妇科病——牛逼大了!”

“你、、你、、”

那女修跺跺脚,气的都快哭了,平常姐妹们勾心斗角,不过是说些风凉话,找人互相排挤而已,哪见过这种生番似的流氓,句句直戳心窝,让人分分钟想砍死他。

但宗内有明确规定,坤修不得仗着修为欺负乾修,有违背者严惩不贷,她也没胆量去以身试法,一时间还真拿张直没辙。

“你等着瞧!”

那女修放了句不痛不痒的狠话后,直接御剑而去,再也不想听张直说一个字。

其她女修慌忙跟上,也怕了张直的那张臭嘴,生怕下一个火力点轮到自己。

刹那间,天地一静,只余张直和云妖女相对而站。

张直讪讪的低下头去,光顾着过嘴瘾了,绅士风度完全丢到姥姥家去了。

形象全毁。

云妖女扑哧一笑,如同冰雪消融,暖人心窝。

“谢谢公子解围,害你在死囚营里蹉跎近一年,事到临头却依然维护着我,真是让妾身想不到。”

张直扯扯嘴角,状若无事,也不想再理论其中的是非清白。

“我是男人么,总看不得女人被欺负,和是不是你没有多大关系。”

云妖女横了张直一眼,对他有时混不吝的脾气,总是哭笑不得。

“我那帮同门也都是女子哦,个顶个的还是大美人,公子欺负起她们来,也没见嘴软。”

张直搔搔眉毛,抬头望天,正气凛然的说道。

“你不提醒,我还真没发现自己的优点,我不光是男女平等的坚定捍卫者,还是人人平等的自由斗士,只要发现弱小者被欺负,就会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我还真是个大好人啊!”

云妖女抚肚痛笑,从没想到张直还有这样好玩的一面,直到笑的张直面露不解时,才抬头看着他,轻声说道。

“妾身带公子回宗门吧。”

Related Posts

第232章 帝京的来信!_战龙归来_叶风云_都市小说

看着眼前那满眼氤氲,一副委屈模样的小妮子,叶风云有些心…

第1194章 报社_噩梦惊袭_温柔劝睡师_科幻灵异

骏是好马的意思,鬼骏图三个字瞬间将众人的思绪拉回到苏宅…

第一五八章 结束_我混进了妖王群_蜀山原住民_游戏小说

千云裳递过来的吊坠看起来很简单,就是一个灰色的石头,余…

第13章 摇摆摇摆吧_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_洛兴_历史军事

百变跟在殷念身后,不耐烦的用爪子磨着地面,啊!这些想勾…

第一四二章 石碑世界_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_渣土车_玄幻魔法

比起傅千伤和姬红叶的震惊,处在中心的吴冲感觉是完全不一…

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地面不见了(求订阅,求推荐)_全职之职业欧皇_闪光哈士奇_游戏小说

唐银这一波火遁.火烧CPU的操作,整个联盟也是第一次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