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魔女山_执神之手_老烟是条虫_玄幻魔法

风晓回到店中,对琴七说了已和商队谈好西行之事。

琴七说道:“我心中所想,就是和你一起去那大沙漠去看一看,了却我这心愿。我心知病重难治,若能与小风你一起走到大漠,此生足矣!”

风晓闻言不由一阵心酸涌了上来,他强忍心中悲痛,温言劝道:“大哥,你又胡思乱想,你这旧病我眼下已差不多弄明白了,我听闻那西行路上多有奇山秘地,那些地方有好多奇珍异药。此次西行,咱两兄弟固然要去领略一下大漠风光,更是要寻些奇药来治病,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说着说着,他内心里也隐隐生西行路上会找到奇药的希望。

此时琴七的病症又发作起来,风晓忙倒了几颗止痛丹丸给他服下,琴七痛苦呻吟一会儿,就沉沉睡去,风晓看着琴七瘦削如柴的脸,没来由地又是一阵心摇魂伤。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随同商队一起出发。

商队负责路上饮食,并无其它花费。

风晓索性用剩下的几百两银子尽数买了药物,又在路上拼着两个晚上不睡觉炼成数十颗止痛丸。

大型商队共有八九百人,风晓分在乾组,这乾组主要负责居中守卫货物安全,有时也要站哨卫岗。

如此一队威武的队伍,让那一路的小山匪望风而逃,其他野兽之类更不也劫掠其锋,一路还算平安。

商队白天行进,晚间宿营,好在白日里琴七的病症并不发作,还可如普通人一般坐那青驴之上自行跟队行前,风晓那站哨守卫的职责也可以尽心完成。

如此走了一个多月,队伍进入一片奇特的地方。

此时本是初春时节,一路行来都是春寒料峭,冻煞众人,岂料一入此地,却显得炎热异常。

风晓好奇问去,周大力只说到了窝番伏地。

到了这地方,琴七的伤痛像是被炎势的气候所影响,竟是频繁发作起来。

他不但不能自行骑着驴子行走,就连饮食也要人服侍,更别人四周人都他的哀嚎所扰,慢慢周围人都有了一些怨言。

风晓忙于照顾琴七,已不再像从前一般敬岗守业,唐奇英看在眼里,暗暗皱眉,只是看着琴七痛苦,每每话到嘴边却还是没对风晓说出不好的话来。

琴七的身体越来越弱,时时要服用止痛丸才不至晕厥过去,但止痛丸是越来越少,风晓就算什么事也不做,两人也渐渐跟不上商队的步伐。

开始,队伍走在前边,周大力见两人有些跟不上,每当队伍休息时,他就留下两份饭菜等他们前来。

后来整个商队也被拖累起来,唐奇英渐渐也不耐烦起来。

这一日,盆地已到了尽头,只见一道两山夹峙的道路出现在队伍面前。

这道路异常陡峭,唐奇英吩咐将骡马都勒上布条,众人都噤声前行。

但琴七痛起来却止不住声音,唐奇英再也忍不住对风晓说道:“风兄弟,你早就没有履行守卫的职责,看你有病人要照顾,我也不太计较。不过这条峡谷有个名堂,叫作静声谷,若是发出声音经过这里,只怕会生出天大麻烦,我们这上千号人奉陪不起,这里到沙漠已是不太远,要不我们就此别过,你们在后边慢慢走吧!怎么样?”

唐奇英话说的很客气,风晓默然无语,他也不好死皮赖脸说出一个“不”字来,只好点了点头以示答应。

商队开始往前走去,风晓和琴七两人留在原地,

周大力突然跑了回来,他手中挽着一个大包裹,一把递给风晓说道:“风兄弟,后会有期,我没什么好东西好给你,这些水和干粮,你们留着路上使用。”

风晓接了水壶干粮,周大力看了看琴七,欲言又止说道:“风兄弟,我看你大哥病得不轻,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风晓淡淡说道:“周大哥,我和琴大哥是生死与共,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就说吧!”

周大力叹了口气,指着远方一处黑色山峰说道:“风兄弟,你看!那是魔女峰,上山没有路只有悬崖,但凭你的武功,上去应该没有问题。听说山的深处有处神秘山谷,谷中长满了神秘的魔女花。传说魔女生前是一个种药的夷女,这山就是她栽种花草药材的灵山。她为了惩罚变心的情人,她种下了噬心吞魂的魔女花,她的情人闻了那花的香味,就变成了一个疯子,最终在花间游荡,不吃不喝最后活活饿死在山上。她见情人一死,也自尽在山中,死后化着了漫山药草奇花,永远陪在了她那情人身边。”

风晓这几天甚是忧愁,听了这爱情故事,不由心中一动。

只听周大力顿了一下,又说道:“魔女就是药女,听说他在魔女山深处留有仙药,本是为了自己服下成仙,但她自杀之后,那药就留下来了。那仙药可以根治世间一切疾病,只是那地方危险无比,我也不知这话对你是好是坏,哎!你若是要去,一路上要小心行事,过了这些山,就进入沙漠地带,希望我们就在那边再见。”

风晓听了,看着远处的黑山发起愣来,琴七毒伤发作的一次比一次剧烈,所需的止痛丹丸却几乎消失殆尽,此时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心中暗自琢磨道:传说可能就是事实,那魔女生前药女,说不定那魔女山生有奇药,真可以治好琴大哥的毒伤。

如此想来,他慢慢心中定下心来,他凝起眼神向远处望去,隐约可见山势如削,果然是十分险峻。他转身对周大力说道:“周大哥,谢谢你!我决心带琴大哥到魔女山上去。”

他又看了看青驴说道:“周大哥,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这头青驴是我们一种带过来的,就像我们伙伴一般,我们此去也不知究竟,就请你将他带走,好好照应它。”

周大力一个铁塔般的汉子,一时声音竟哽咽起来,他点了点头,用布条勒住了青驴的嘴,只拉着青驴就走了。

青驴虽是倔强,却挡不住周大力的神力,只和风晓他们越离越远,最后消失在峡谷中之中。

风晓将包裹放入乾坤袋中,背着琴七往黑山而去。

到了山下,只见黑岩陡立,比他想像的更是艰险。

他取出绳子,将琴七绑在自己背上,寻着着手之处,向山上攀去。

爬了顿饭功夫,才爬上悬崖,山上平坦了许多,风晓见四下无路,也不辨方向,只向山顶纵跳而去。

漫山遍野的花朵慢慢多了起来,阵阵花香飘了过来,沁人心脾,风晓不觉对山上有仙药的事又相信了几分。

走了一个多时辰,花海之中,突然出现一道四丈来高的黑石门坊。

门坊上隐约可见雕刻着异样纹饰,显然是人工建成,但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上边已长满了花草,只显得一阵古朴沧桑。

穿过黑石门坊,只见奇花大如茶碗,明显与别处不同,只是花朵皆是含苞待放,香气并不浓烈。

风晓背着琴七往山谷里边走去,越往里走,奇花渐呈盛开之状。

慢慢地形低了下去,已是一条峡谷,繁花完全盛开,只见姹紫嫣红迎面如来,一路行去,锦花如玉次第而开。

又有八翅怪峰,大如飞鸟,不时有蝶如筝起,时而有青虫如蛇盘在花间,只是不见野兽鸟雀,更别说人的踪迹。

风晓拔开花丛直往前走,花间气息不禁如兰似麝,直让人心神迷醉。风晓不由想起周大力的话来,赶紧扯下一块衣襟,用水浸湿了,蒙在口鼻之上,又同样取了一片给琴七掩上。

山谷好像无穷无尽,走了十多里竟还没到尽头,但此时花朵已有了变化,只见花朵已慢慢凋零,齐人高的枝叶间结出拳头大小的果实来。

风晓再往前行,突见前方出现一座黑色的石台,台中间有几株同样的花草,长得有一丈来高,每一株上都结出了一个红色的果实。

风晓正要上前,突然瞥见一道影子,他赶紧俯身蹲下,定睛看去,只见一道白影,来得快捷异常,正在向石台靠近。

影子速度太快,也没看清白影是什么东西,那白影奔至石台,才停了下来,风晓此时才看清,来的是两只须发皆白的狐狸。

其中一只狐狸直立如人,头上有一揝红毛,它将另一只狐狸背在背上,那只头上有一揝黄毛。

红毛狐狸走上石台,它将黄毛狐狸放下,四肢并用洞着花干爬去,将枝干上的果实摘了下来,接着又跳到另一棵花上,依法施为,最后将三颗果实都摘了下来,一起捧着石台正中。

红毛狐狸将那果实放在石头上,突然张开嘴巴,对着果实喷了一口青气。

只见那青气前端,有一颗赤红丹丸不断滚动,丹丸生出一股红色光芒,将那果实罩在里边,果实冒出阵阵白烟,黄毛狐狸只探出身来,不断将白烟吸入鼻中。

吸了一阵烟,黄毛狐狸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似有无限满足,它突然叫了起来,竟似春闺妇人在妮语一般,只看得风晓啧啧称奇。

接着红毛狐狸才果实收起,冲着黄毛狐狸笑了一下,这笑容竟似人一般,两狐亲亲我我,竟亲热起来。

风晓只盯着现场,他已怀疑有三颗果然就是传说中的仙药,不然为何果实冒出些白烟,狐狸吸了,竟从残废一般的状态下站了起来。

他正在心中犹豫,要不要立刻上前争抢,但见两狐行事不堪,竟不好立刻打扰。

但也就在这一犹豫之间,琴七突然毒伤发作,叫出声来,这叫声不但痛苦还非常刺耳。

两只狐狸明显是被吓了一跳,连在一起就向远方跑去,眼见两只狐狸已带走了红色果实,他如何肯放过眼前的“仙药”,立刻背起琴七,就撒腿向狐狸奔去。

按说狐狸那如风一般飞驰的速度,风晓背着一人绝追不上,但两只狐狸在行事之中被干扰,只连在一起奔跑,十分速度也只剩下三分,风晓眼见已是慢慢赶上。

突然繁花不见,映入眼帘是一片黑色的雕像,那两只狐狸跑入雕像群中,等风晓追上前去,只不见了两只狐狸的身影。

Related Posts

第232章 帝京的来信!_战龙归来_叶风云_都市小说

看着眼前那满眼氤氲,一副委屈模样的小妮子,叶风云有些心…

第1194章 报社_噩梦惊袭_温柔劝睡师_科幻灵异

骏是好马的意思,鬼骏图三个字瞬间将众人的思绪拉回到苏宅…

第一五八章 结束_我混进了妖王群_蜀山原住民_游戏小说

千云裳递过来的吊坠看起来很简单,就是一个灰色的石头,余…

第13章 摇摆摇摆吧_逆天萌兽:绝世妖女倾天下_洛兴_历史军事

百变跟在殷念身后,不耐烦的用爪子磨着地面,啊!这些想勾…

第一四二章 石碑世界_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_渣土车_玄幻魔法

比起傅千伤和姬红叶的震惊,处在中心的吴冲感觉是完全不一…

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地面不见了(求订阅,求推荐)_全职之职业欧皇_闪光哈士奇_游戏小说

唐银这一波火遁.火烧CPU的操作,整个联盟也是第一次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