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间红玫瑰_玫瑰与他_白商_女生言情

第二十一章  人间红玫瑰_玫瑰与他_白商_女生言情

叶秋生看着面前突如其来的人,有点没缓过神。

“司行宴,你来干嘛?”

叶秋生并不是很想在这个时候看到他,她知道她现在一定狼狈极了。

司行宴语气阴沉,带有戾气,“回答我。”

他的气势大有一副立刻就要和人干一架的感觉,整个人散发着寒气,他像一个冰窖,现在靠近他的人都会被冻伤。

叶秋生本来打打马虎混过去,但是抬头看见他眼里充满的严寒。

只觉得自己得被迫和他坦诚相见了。

“叶诚。”

叶秋生叹了口气,念出这个名字。

司行宴脸上出现了可怕的笑脸,可眼底没有任何笑意,表面的平静像在酝酿一场暴风雨,“所以之前的伤也是他吗?”

“不是,有很多原因,只是今天我们起争执了,我们两从小都打架,兄妹打架不是很正常吗?”

叶秋生娇柔的笑笑。

她和叶诚间的事情太复杂了,这是她心里的痛,她做不到和人坦白。

“收起你的假笑。”

叶秋生偏不,她就是笑,就是要像练微笑唇一样的笑。

司行宴冷呵一声,面无表情的把花递了过去。

他并不想揪着让叶秋生不开心的事,不想加深她的疼痛。

但他每次都假装对她爱答不理得样子,叶秋生也爱假装对他笑。

“买花干嘛?”

“看某人新官上任,顺手买的。”

司行宴今天穿的很休闲,里面一件灰色连帽卫衣,外面黑色的夹克,下半身米白色运动裤,奢侈品牌联名的运动鞋。

他是怕他穿的太正式来,又有人得传叶秋生闲话了。

他就像个英姿勃发的少年。

手里递着玫瑰花束,背后是日落余辉,金色的光芒,粉红色的天空,都在他的背后,万物都在他背后一眼可见,但是此刻他最耀眼。

叶秋生接过花束,发自内心的笑了。

“还给别人送过吗?”

“你管我送没送过。”

司行宴用着他一惯不可一世的语气。

“为什么是玫瑰啊。”

叶秋生皱眉,这是她第二次收到玫瑰,花是好花,只是叶秋生觉得自己配不上这种花。

“其他的花配不上。”

司行宴的眸子深沉了下来,看着眼前娇艳如花的少女。

其实再美艳的玫瑰放在你面前,也都黯然失色了。

叶秋生看了一眼玫瑰花,沉默住了。

虽然老师也不喜欢她,但不得不说她才艺很好,18岁那年当着全校的面,一袭红衣,一舞惊鸿。

从此有了人间红玫瑰的称号,可是她没有这么喜欢。

叶秋生拨弄着手里的玫瑰,低声咕哝着,“我不太喜欢红玫瑰,因为,俗。”

司行宴看她哪里是不喜欢啊,只是不承认罢了,她盯着玫瑰花看得格外入迷。

司行宴想到那天过后,所有人都被叶秋生惊艳的反应。

不自觉的脱口而出,“别人用玫瑰来形容你,可我用你来形容玫瑰。”

叶秋生微微惊讶,然后又突然想到叶诚说的,她和司行宴都是活在黑暗里的人。

美好的事物,在他们面前,像是用来安慰他们的。

司行宴明白叶秋生抗拒玫瑰的原因,云淡风轻的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有人可以尽善尽美。”

叶秋生看着司行宴,笑了出来,原来他们真是很像的人。

叶秋生突然想到她第一次去司家的时候。

这是叶秋生第一次见司行宴。

那天外婆牵着她的手,司行宴就在院子里跪着,叶秋生路过的时候总是想回头看。

当时叶秋生11岁,司行宴17岁了。

比她高两个多头的少年在院里跪得笔直,烈日炎炎,夏日的光都被他披在了身上。

可他就是耐得住,没有一丝烦躁,甚至不露一点情绪,汗水顺着鬓角往下流,少年眸子格外坚定,透着与季节不相符的冷酷。

可是他抬头与叶秋生对视的时候,叶秋生又觉得,那双眼眸就是夏天。

叶秋生在楼上吃饭,不经意间往楼下望去,他好像一个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叶秋生没见过这样的人,对于词汇有限的叶秋生来说,第一个想到的词是,铮铮铁骨。

当时叶秋生还以为这城里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这样。

叶秋生又觉得他很可怜,就跪在那儿,一天也没人关心,家里人也都跟看不见一样。

走的时候就往司行宴怀里丢了两颗糖,“吃点甜的吧。”

司行宴嫌弃的拿起来看了看。

现在这个少年。

依然嫌弃她。

“司行宴,我说真的,我和叶诚的事,就是我和他的事,我想自己处理,我不希望你出手,更不要对付叶家,因为这些我都想自己去做。”

我丢的尊严,要自己拿回来才行。

司行宴明白她的意思,可就是那句,我和他的事听着那么让人不爽呢。

司行宴坐在办公桌上,双手插着兜,背对着她。

“你要做什么自己做就是了,我又没说要管你。”

叶秋生倒是习惯了司行宴的阴晴不定,阴阳怪气。

这个时候沫白拿着药还有冰袋进来,看到司行宴,都不敢往前走了。

她也很怕这个瘟神。

司行宴凌厉的一瞟,沫白手都不自觉抓紧了,站在门口就开问。

“小姐,这个药……”,你要不自己来吧。

司行宴起身把药拿了,沫白转身就溜了。

叶秋生真是服了,司行宴真是恶名在外。

司行宴先是拿着冰袋轻轻的搁在叶秋生脖子上。

“……,司行宴,你可以再搁近点,我脖子是在吹冷气吗,为什么都感觉不到冰”

司行宴再把冰袋贴在脖子上,过了几分钟,再把药一下一下的涂。

“我是因为白,看着红,没有多痛。”

“你闭嘴吧。”

Ok,闭麦。

司行宴没有表情的时候就是给人很凶的感觉,五官过于精致,直线条很多,给人的感觉就很凉薄,近似无情。

“司行宴,那个人可以让我亲自审吗?”

叶秋生抓着他袖角。

“你爱审审呗,只不过现在可能没个人样了,不怕就行。”

“不怕。”

叶秋生在他面前总像个小孩子,说话也总有股孩子气。

也可能是司行宴气场太强了,吃软不吃硬,没办法再他面前强硬。

“打拳吗,亲自教你。”

“我会。”

司行宴在心里:你会个毛线。

面上:“还被打成这样?”

哦豁,叶秋生又语塞了。

求求了,也把她培养成杀手。

司行宴和叶秋生到了一家拳馆,看装修,也是个私人拳馆,会员制的。

谁知道在这还能碰到赵烨和楚禾啊,他两都看见了她的伤,赵烨没当面问。

叶秋生看到赵烨时想到了在医院的冯子俞。

楚禾倒是一点也不见外,过来蹭着她手臂,悄悄说,“要我说啊,还是你和司大少最般配,这俊男靓女的。”

“长相是,其他不是。”

论长相,谁能挑剔她,但是她和司行宴两个人都适合各自孤独终老。

在一起了多吓人,两个心理阴暗的人,合在一起,天都永远不会亮。

“那你觉得我和赵烨合适吗?”

楚禾又反问道。

这个问题,叶秋生还真得思考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全是冯子俞的脸。

“楚禾,你是一定得赵烨吗?”

Related Posts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的酸梅糖_厉总今天复婚成功了吗_呆桃殿下_女生言情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的酸梅糖_厉总今天复婚成功了吗_呆桃殿下_女生言情

“好了,去换衣服。”莫兰抽出手,拿过自己的袋子就要去更…

第182章 价值_小野猫_执苏_女生言情

第182章 价值_小野猫_执苏_女生言情

助理Abby被外面的保镖拦在电梯那儿,双方正在交涉。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绣春刀二_华娱之从演皇帝起家_怒放的花火_综合小说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绣春刀二_华娱之从演皇帝起家_怒放的花火_综合小说

绣春刀二剧组终于开机了! 主演亮相,让观众大饱眼福。 …

第一百五十五章:锦鲤文中的扫把星导演21_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_初今绵_科幻灵异

第一百五十五章:锦鲤文中的扫把星导演21_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_初今绵_科幻灵异

剧组 章恒绕着沈言菱跑了几圈,啧啧个不停,跟看熊猫一样…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生:我真不想当女神》_秦时:从监禁焰灵姬开始_兰因絮果哦_游戏小说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生:我真不想当女神》_秦时:从监禁焰灵姬开始_兰因絮果哦_游戏小说

孤月悬在天际,夜幕之中的它尤其明亮。 新郑城外,一辆等…

第402章 狂风暴雨【月底求月票】_剑本是魔_惰堕_修真小说

第402章 狂风暴雨【月底求月票】_剑本是魔_惰堕_修真小说

这件小插曲就这么不了了之,让很多在场的商人都长出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