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月神究竟是谁?_花绕凌风台_虾米不会游_历史军事

第三百零二章:月神究竟是谁?_花绕凌风台_虾米不会游_历史军事

凌汐池托着腮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最近这段时间,她好像越来越喜欢做饭,她有的时候甚至在想,等她卸下身上的担子了,她就可以用心研究美食,把全天水的美食都做给他吃,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耳边传来了缥无诧异的声音:“你在傻笑什么?”

这句话将她的思绪成功的拉了回来,看着缥无带着疑问的眼神,忙道:“没事,对了,我的厨艺有没有长进?”

缥无转开了头,没有回答她的话,问道:“你刚才,是在想他吗?”

被他猜中了心思,凌汐池的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埋着头不说话。

她没有回答,缥无也没有再问,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目光投向了远方。

缥无现在这样沉默安静的模样是她从未想象过的,谁能想到江湖上意气风发的大侠,被誉为神医的他竟会被一场瘟疫弄得束手无策,这样的挫败感,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接受得了。

凌汐池本想安慰他,可是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想了想,突然计上心来,将手往上空一扬,真气凝结而成的轮回之花自两人头顶洋洋洒洒的散开,纯白色的花朵泛着梦幻的白光,纤弱中带着一股平和的力量,那力量像是平静的湖上泛起的一圈圈涟漪,所到之处,带着一种令万物生长的温暖和希望。

她指着漂浮在他们头顶的轮回之花,说道:“缥无,你看!”

缥无仰头怔怔的看着随着夜风起舞的轮回之花,璀璨的光芒落在他那邪魅的眸子中,像是满天星斗都落入了星河里,他惊叹了一声,说道:“你的轮回之花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凌汐池嗯了一声,说道:“对啊,轮回之花以前在我手上是一朵死亡之花,我只懂得用它来杀人,但现在它已经不是了,不过我不是让你看花的,缥无,你知道下个月是什么日子吗?”

缥无埋头想了想,说道:“你刚才说过了,要过年了。”

凌汐池仰头看着夜空,说道:“夜至深是黎明,过了年便是春,春暖花会开,只要人还在就一定还有希望,一切都会过去的。”

缥无扭头看着她,知道她是在安慰他,笑道:“承你吉言,今夜很美。”

凌汐池正想说话,忽的,她的目光一转,视线里突然闯入了一抹圣洁的白光。

一只泛着朦胧光辉的蝶像是被她的轮回之花所吸引,从两人身侧的密林中翩然而来,那蝴蝶拖着两条长尾,在夜色中时不时的闪射出一圈圈五彩缤纷的光圈,如同月宫中圣洁的仙子披着霓裳羽衣正在怡然自得的起舞。

凌汐池愣了愣,那不正是村民口中传说中的月神蝶吗?

这时,凌汐池只觉得自己的袖中一阵抖动,一直藏在她身上的小黑蛇如箭一般从她的袖中射了出来,直朝那月神蝶而去。

月神蝶被小黑蛇一惊,扑闪着翅膀朝林中飞去。

见小黑蛇也跟着蹿入了树林中,凌汐池连忙唤了一声:“小黑,回来!”

一阵刷刷声响过后,已经不见了小黑的踪迹。

凌汐池道:“那是月神蝶吧,村民们不是说月神蝶是传说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缥无皱着眉头还没说话,便见她的身影一闪,人已经消失在远处。

“你不要乱跑!”

缥无无奈,也只得施展轻功跟了上去。

两人很快便又在林中深处发现了那只月神蝶的踪迹,小黑蛇已经爬上了一棵大树上,像是吃定了那只蝶,月神蝶往哪里飞,它便往那个方向蹿。

偌大的森林中,却只有这么一只蝶,没有任何的同伴,看起来既美丽又孤独,凌汐池心中越发的断定,这月神蝶一定是已经快要灭绝的蝴蝶,她要不趁着这个机会把它逮住,说不定以后就再也看不见这种蝴蝶了。

她纯粹是奔着做标本的目的去的。

缥无拿她没有办法,摇了摇头跟在她的身后。

现在的他看见真正的月神都没有感觉,更别说是看到月神蝶了。

两人一蛇蹑手蹑脚的跟在月神蝶的后面,不知道跟了它多久,周围树木逐渐繁密,月光已经照不进来,潮湿的地面氤氲起白色的雾气。

月神蝶矫捷灵活的在半空中盘旋了几下,缓缓的落在了一株植物上,美丽的双翅一张一合,好像在吸吮花蜜。

就在凌汐池准备扑过去抓它的时候,缥无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朝她摇了摇头。

凌汐池不解的看着他,却看见他的视线落在了月神蝶下面的那株植物上。

在月神蝶的微光下,可以看得清楚,那是一株红色的植物,开着巴掌大的花。

凌汐池的眸子一阵扩张,那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花。

那花奇怪得很,花萼向前,花蕊在中,花冠在后,花瓣大小不一,长短不一,那花萼与平时所见的所有花的花萼都不一样,是红色的,长在花冠的正前方与花冠在一条平行线上,翘起的两边就像张开的翅膀,而花蕊却是长在花萼之后,丝丝缕缕的蕊丝就像高昂着的凤首,后面则拖着无数层层叠叠的花瓣,花萼,花蕊,花冠巧妙的组合在一起,赫然就像是一只高傲的凤凰,昂首矗立在花枝之上。

凌汐池看了缥无一眼,正要问他这是什么花的时候,突的,一阵错杂的蹄声响了起来。

在树林的更深处,只见一头小鹿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的走来,透过微弱的光线可以看见鹿嘴边全是白色的泡沫,深褐色的眼珠子此时一片猩红,依稀可见它眼眶的毛上面沾着血迹。

小鹿摇摇晃晃的走着,不时的跪倒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跪倒。

凌汐池叹了一口气,这场至今都查不清由来的瘟疫真是可怕,连山里面的动物都感染上了。

缥无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凌汐池扭头看他,见他表情十分的激动,她正欲开口,缥无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朝那只鹿指了指,示意她不要说话。

凌汐池抬头一看,才发现那只鹿竟然是往那株长得十分奇怪的植物而去的,月神蝶早已被惊动,不知道飞到了何处。

她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头小鹿,是寻着这种植物过来的。

小鹿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那株草面前,仰着头呜了一声,低下头啃下了那朵花,咀嚼了几下之后,给吞了下去。

凌汐池听到缥无的心狂跳了起来。

只见那头鹿吃下了那朵花之后,忽然扬开四蹄,飞奔起来,来回跑了几圈之后,只见小鹿后腿一蹬,一个飞跃,重重的撞在了一颗大树上面,如一滩烂泥一般弹落到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一口淤血顺着它的嘴角流了出来。

在两人目瞪口呆中,过了好一会儿,地上的那头鹿四蹄动了动,灵巧的翻身而起,抖了抖身上的毛,踢了踢后面的两只蹄,一个跳跃,轻松无比的朝树林深处跑去,只留给了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一幕实在是太有震撼力,凌汐池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身边人影一闪,缥无已然冲了出去,将那株被鹿吃得只剩下两片叶子的植物连根拔起,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又看了看那头鹿流出来的血,一抹舒心的笑容顿时荡漾在他的脸上。

凌汐池仿若如梦初醒,顿时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刚才的那头鹿明显也是感染上了瘟疫,可它却在服下这株草以后,迅速的恢复生机,这就说明了,这株草是可以对抗瘟疫的。

他们一直都在寻找能够治疗瘟疫的方法,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人的身上,却忘了这是一场人畜都能感染上的瘟疫,也忘了去注意山里的动物。

虽说动物没有人的智慧,可它们对于某种事物或者灾难的感知力却比人类强了许多,就比如说地震的前夕,很多动物都会感知到一般,甚至很多能够治病的草药也是古人从动物那里学来的,据说神医华佗就是偶然见到了水獭在吃紫苏叶,才知道那是一种可以治腹痛的药,那么山野中的动物对于这场能够致命的瘟疫,想必也一定会知道治疗它的灵丹妙药。

凌汐池心中一喜,连忙冲了出去,高兴的拉着缥无的衣角,急声问道:“缥无,是不是这种草可以治疗瘟疫。”

没等缥无回答,她的腰间忽然一紧,整个人便脚尖离地,在空中飞旋起来,他紧紧的搂着她的腰,欣喜若狂的说道:“谢谢你,你说得对,夜至深是黎明。”

看着缥无脸上那明朗的大笑,凌汐池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连忙出声阻止:“缥无,你别转了,我的头都晕了。”

缥无这才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将她放了下来,一把松开了她,退后一步与她保持距离,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在,埋着头道:“回医庐!”

回到医庐以后,找到当地的居民一问,他们才知这种长得像凤凰一样的草就叫凤尾草,在当地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草,古来至今统共也就发现了不到百株,是当地奉为神灵的草。

第二日他们便组织了村民们上山,月神林是不敢去的,因为原始森林里常年云雾笼罩,毒瘴密布,不熟悉地形贸然进去的话,村民们估计会死得比得了瘟疫还快。

经过在山上地毯式的搜索后,却只找到寥寥的一棵,他们就像被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刚放松下来的心又沉重起来。

临下山的时候,凌汐池却注意到山上的土壤均有被翻动过的痕迹,她的心霎时间凉了半截,心中像是有什么呼之欲出一般,她拉住了一个村民指着山后问道:“那边是什么?”

村民答道:“那边是鹿山。”

鹿山,是横在明渊城和临泉的一座山。

也就是说翻过鹿山,那边便是泷日军的驻扎地。

凌汐池的一颗心沉沉的落了下去。

她看着那仅有的一棵凤尾草,只找到了一棵草,能救谁,救谁都会招致百姓的怨念,救谁都会让人觉得不公!

这一棵凤尾草顿时让他们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中,它代表着一个生的希望,不可能把它白白的浪费掉,毕竟能救一个是一个。

可是,该救谁呢?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但却有无数条命来等着这棵凤尾草救命,其中有需要拉扯几个孩子的母亲,有需要养家糊口上有老下有小的丈夫,每每看着那些满含着痛苦与希冀的眼神,听着那些痛苦中挣扎着的声音,凌汐池彻底的挫败了,谁能告诉他们,到底该怎么做?

她走出了药庐,天开始淅淅沥沥的下雨,视线一转,突然看到了院子中的一个花盆,花盆里种着的是那个已经陷入昏迷中的小男孩给她的那颗种子。

小男孩的话回荡在她的耳旁。

“姐姐,我是不是见过你。”

“你长得好像月神。”

“这是月神给我的。”

凌汐池沉思了一下,走过去将那颗种子挖了出来,天太冷,种子根本不可能发芽,她定定的看了那种子良久,走出了药庐。

她一连问了好几个当地的村民,还是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种子,她抱着最后试一下的态度,走到了一户当地居民的家里。

家里还有一个老人,她的儿孙俱已死在这场瘟疫中,只剩下她一个孤寡老人,老人家呆呆的坐在院子里,浑浊的眼睛里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死”都没有。

她走到老人家的面前,将手中的那颗种子递给了她,问道:“老人家,您在这里生活了多年,劳烦您看看这是什么草的种子?”

老人家木然的看了一眼,举着颤抖的手将那颗种子拿了起来,仔细的辨认了之后,说道:“是凤草的种子。”

凌汐池问道:“您见过凤草吗?”

老人家点了点头:“那是奉给月神的草,老妇当然见过。”

凌汐池心中一颤,又说道:“您能给我讲讲月神吗?”

老人家伸手指了指房间内,说道:“老了,记不住啦,小姑娘,屋子里有书,你要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看吧。”

凌汐池走到了房间内,不一会儿便在房间内找到了一本已经泛黄的古籍,她翻开看了看,是一本记载当地风土人情的异志录,所记载的多是一些久远的传闻轶事,残破的纸张看起来已有好多年了,一翻就好像要碎成纸片一般,凌汐池好不容易才在最后几页找到了关于月神的记载。

“乙亥年秋,山间大水,蛇妖肆虐,蛇妖乃一血色大蟒,浑身剧毒,行树则枯,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百姓无不感染,凡染此疫者,里热实证之热厥,痉病或发狂,百姓深受其害,苦不堪言,不过百日,人间已成地狱,然得上天眷顾,月神手持蓝色冰刃,斩蛇妖于月神林中,以凤草水洗涤人间,自此,妖魔尽散,疾疫止矣。”

只有短短的一段话,却像一声闷雷落在了她的头上。

这上面记载的症状怎么和现在的瘟疫症状那么相像。

山间大水,蓝色冰刃,血色大蟒。

怎么会这么巧?

莫非是聚寒刀和赤蟒?

那当年的月神究竟是谁?

小男孩看到的月神又是谁?

Related Posts

第二百九十章 救济_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_藕池猫咪_综合小说

第二百九十章 救济_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_藕池猫咪_综合小说

“跟我来!” 黑甲军官冲青年招招手。 青年虽然畏惧,还…

第八十一章 百态_晚唐浮生_孤独麦客_历史军事

第八十一章 百态_晚唐浮生_孤独麦客_历史军事

建极三年三月底,诸州春播陆续完成。 乱七八糟的部队聚集…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卧底竟在我身边27_快穿白月光她拿了反派剧本_荨浅浅_科幻灵异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卧底竟在我身边27_快穿白月光她拿了反派剧本_荨浅浅_科幻灵异

“成兴伟有个小儿子,应该跟小余差不多大吧。” 这事楚靖…

第585章 真假乔榆_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_吃掉小杏仁_游戏小说

第585章 真假乔榆_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_吃掉小杏仁_游戏小说

愉快的目送炼狱尸王回到亡灵世界,乔榆将思绪拉了回来。 …

385 好苗子就这么废了_治愈系医生_真熊初墨_都市小说

385 好苗子就这么废了_治愈系医生_真熊初墨_都市小说

手术么,概率再怎么低都有可能出事儿。 无论是阑尾切除术…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七擒七纵,孟获直接麻了啊!_大秦:一剑开天门,被金榜曝光了_沉啊沉_历史军事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七擒七纵,孟获直接麻了啊!_大秦:一剑开天门,被金榜曝光了_沉啊沉_历史军事

蜀汉,现在正处于内忧外患的境地…… 故此,身为丞相的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