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朝闻道夕死可矣_以长生入棋_安小明_修真小说

第十章 朝闻道夕死可矣_以长生入棋_安小明_修真小说

这一代的天骄们还在潜心悟道,忽然听见苦海之中,有一破旧小舟迸发浑身光芒,仔细看去一个白发破衣的老人正闭目而入空灵之境,全然未发现自己已经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有人一眼认出这竟是六十年前搅得江湖血雨腥风的独孤一剑,当年独孤一族以剑修名动天下,却被迫卷入一场夺嫡争斗,导致新帝登基之后下令杀尽独孤,当时二十岁的独孤一剑已经以武学造诣名满天下,虽不入道门,但仅凭一剑已经可以以凡人之躯对抗知命,新帝派出许多知命高手,最后都未能将其击杀,反而尽数死于独孤一剑的剑下。

听宗门前辈说起过,此人当年二十岁问鼎凡间巅峰,一剑之下罕有敌手,也让他恃才傲物不可一世,孤独家被满门抄斩之后,独孤一剑就没有了踪影了,想不到竟是一直在这道境苦海之中,想来他一代天才,居然六十多年都没能走出苦海,不免让年轻一辈道心蒙尘,失去信心,但今日此景看来独孤一剑要在苦海直接入道。

小舟内,破衣老人衣不蔽体,双目微闭,静静感受着苦海的道风从耳边吹过,悟道六十载,今日一剑得道,只见破烂小舟飞至半空,周身渐渐脱落,形成一把桃木剑,剑上承载着睁开双眼的独孤一剑,他一眼看尽苦海,随即站起身来,桃木剑卷起一股罡风,直冲苦海尽头而去,竟是要一步登天!

随着桃木剑距离苦海尽头越来越近,剑上独孤一剑的气势也越加强烈,整个人好似人剑合一,直破虚空,周围空间在剑势之下发出阵阵波动变得扭曲起来,独孤一剑以身化剑,突破苦海,一阵光芒直上道境九重天,仅凭一剑,让九重天上各宗修士无不震惊,独孤一剑来到九重天之上,只见此处云雾飘渺,青山作伴,不时响彻大道钟鸣,各宗在此开宗立教,他们看着这个一剑冲破九重天的白发老人,一时语塞,唯有持剑老人飞身上前,看出不对,他以手指天,手中黑剑直至独孤一剑身前,化作点点星光,融入独孤一剑,而在场众人看着此景无不疑惑,待黑剑完全融入独孤一剑,他终于开口:朝闻道夕死可矣!

一句话贯穿道境九重,无论是尚在迷雾林的修士还是苦海的争渡者,全部被这含着大道的声音一惊。

随着九重天缓缓归于平静,此刻陈七识海内,龙渊开口叹息:可惜了一代剑修,这世间再也看不见以身为剑了。

陈七疑惑的问道:这位前辈一剑突破九重,有什么可惜的?

呵,你以为一剑破九重谁都行吗?他这一剑得道,用的是他的命!

当年龙渊尚且在道境之时就已经在默默关注独孤一剑,此人天资悟性毫不逊色同辈之人,甚至可以说自龙渊出世以来,他独孤一剑也不比李修贤差,只可惜独孤一家变故,凡间无他容身之地,他凭着自己的努力来到了道境,一入道境就遇上当年道境变故,原本独孤一剑本该是最年轻突破九重天之人,却被邪祟破了道心,一朝道心损,从此不出剑,在这苦海中沉沦六十余年,今天一剑破九重,看起来风光无限,可他道心不稳,直入九重无异于找死。

陈七闻言心中大惊,这么厉害的人怎么落得这样唏嘘的结局,九天之上,持剑老人护住孤独一剑道源,将其引入一旁休息,独孤一剑虚弱的开口:多谢前辈,当年前辈带我来道境已经是给您添麻烦了,如今又来麻烦您,这真是让我无地自容。

持剑老人闻言不语,脸上阴沉,努力的将自身真气传入独孤一剑体内,却如同泥牛入海不起波澜,独孤一剑止住持剑老人的双手,饱含热泪

当年我年轻气盛,自以为一剑杀知命已是人间无敌,奈何人间无我容身地,一心入道,又遭邪祟暗算,道心坏了六十年,今日幡然醒悟,与其沉沦苦海一生,不如一朝清醒破入九重,死了也值得了。

九重天上,众人看向持剑老人,这个名闻道境三百年的老头此刻居然也会动容,持剑老人面带愧色:当年我也参加布局,本来你是最重要的一环,无奈邪祟流入道境,坏你道心,而我们几个为了道境安危,只能选择牺牲你,待我们处理完境外之事,发现你道心已损,因为此事,我从此不入布局,是我带你来此,也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持剑一生无愧,唯独愧对你这个道境千年一遇的天才。

听着持剑老人的话,各宗不免震惊,这个老怪物竟有如此秘辛,想来各宗渊源百年竟对布局一事毫不知情,难道自己也是棋局之人,一阵冷汗直流,而孤独一剑此刻已如风中残烛,随时都要油尽灯枯,听到持剑老人所说,却无异色,只是无力低吟:前辈,我知道,自我出世提剑之日,我就知道我是这世间一子,只是我不愿接受这命运。

一口心血吐出,独孤一剑强提真气,桃木剑发出哀鸣来到独孤一剑身旁

就让我独孤一剑得道身死之前,为道境同修出一份力吧!说罢独孤一剑气势不断攀升,道境全境灵气居然滚滚汇集而来,孤独一剑以身化剑,回到苦海,只见阴亮天空之上,一剑劈下,一束耀眼光芒使得海内众人无法睁眼,待光芒散去,天空之中一轮红日升起,桃木剑缓缓落入苦海之地,红日映照苦海无边,苦海修士每个人都被这红日照耀,一时道源四起,我辈修士得孤独剑道,以红日为引,指向长生。

持剑老人在九重天上,呆滞许久,一时不知是愤怒还是悲伤,这个几百岁的老头,第一次沉默下来。

陈七看着苦海变故,赶忙询问龙渊,这独孤一剑到底做了什么,龙渊低下头许久,此人以身化剑,一剑化红日,将苦海道路指阴,往后修士只需要一心悟道而不用再担心苦海海啸一朝功亏一篑,从此苦海有人指引,此等大气魄,当敬之。

一时之间,苦海之内包括龙渊在内,各种刀剑,阵法,一一飞至半空贡献道源送与红日,场面好不壮观,如同万人叩首一般敬畏这个道境曾经的天才。

朝闻道夕死可矣,陈七喃喃着,看着空中红日,来不及有感伤,只感觉一时间无数道韵四面八方而来,赶紧打坐入定,抓住这机遇。

识海内,原本日月同辉的天地此刻在深渊旁开出一朵桃花,随着桃花开放,整个识海一时如春后笋生,开出无数桃花,花瓣随风摇摆,落于陈七盘坐之下,自然堆成一剑,绽放出七彩流光,陈七看着流光之中,好似有人在挥舞剑式。

快集中精神,好好学,这可是独孤家百年精髓,以身化剑,你今天能悟出此剑道,来日上三层便无敌手。

陈七闻言,这孤独一剑化作红日,也将自己以身化剑的道源铺洒苦海,有缘之人皆可感悟,真是大气魄也,随即跟着流光小人提起龙渊挥动起来。。

许渊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红日照耀,喃喃道:本想以苦海破阵,今天居然被这个倒霉鬼一剑破局,看来当年还是应该下死手!

许渊与当年坏孤独一剑道心的邪祟竟有关系!只见许渊双目一丝鲜红闪烁,舔着嘴唇道:无妨,等到迷雾林内,这小子逃不出我的手心,迟早你就是下一个独孤一剑,嘿嘿。

Related Posts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的酸梅糖_厉总今天复婚成功了吗_呆桃殿下_女生言情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的酸梅糖_厉总今天复婚成功了吗_呆桃殿下_女生言情

“好了,去换衣服。”莫兰抽出手,拿过自己的袋子就要去更…

第182章 价值_小野猫_执苏_女生言情

第182章 价值_小野猫_执苏_女生言情

助理Abby被外面的保镖拦在电梯那儿,双方正在交涉。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绣春刀二_华娱之从演皇帝起家_怒放的花火_综合小说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绣春刀二_华娱之从演皇帝起家_怒放的花火_综合小说

绣春刀二剧组终于开机了! 主演亮相,让观众大饱眼福。 …

第一百五十五章:锦鲤文中的扫把星导演21_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_初今绵_科幻灵异

第一百五十五章:锦鲤文中的扫把星导演21_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_初今绵_科幻灵异

剧组 章恒绕着沈言菱跑了几圈,啧啧个不停,跟看熊猫一样…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生:我真不想当女神》_秦时:从监禁焰灵姬开始_兰因絮果哦_游戏小说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生:我真不想当女神》_秦时:从监禁焰灵姬开始_兰因絮果哦_游戏小说

孤月悬在天际,夜幕之中的它尤其明亮。 新郑城外,一辆等…

第402章 狂风暴雨【月底求月票】_剑本是魔_惰堕_修真小说

第402章 狂风暴雨【月底求月票】_剑本是魔_惰堕_修真小说

这件小插曲就这么不了了之,让很多在场的商人都长出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