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37章 落月孤灯,一剑封喉(自传)六_一剑吞鸿_曹家大官人_历史军事

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37章  落月孤灯,一剑封喉(自传)六_一剑吞鸿_曹家大官人_历史军事

我心急如焚,如热锅上的蚂蚁,刘权生倒是淡然处之,眉宇间带着三分从容自若。

“我说刘大公子,这宵禁的时辰到了,你和你这帮手下是不是该回了?再不回,休怪我曹治铁面无情了!”

楼外,另一个声音传出,言语中充满刚硬与不满。

“哦?这么晚还亲自出来夜巡,曹县尉果然敬事奉业,那想必曹县尉已经多少了解,今夜有刺客夜袭我刘家,杀人伤人近百人,简直欺人太甚。贼子很可能就在这望北楼与轻音阁之中,所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今日,我刘 德生务必为凌源百姓除了这祸患,还凌源城一个太平。”

楼外,刘 德生说的大义凛然,我透过缝隙,看到那张脸。我忽然觉得,这是个要他性命的绝好机会!

我正欲出手,刘权生一把将我拉住,眼神示意我不要肆意行事,随后,他微微捂住嘴巴,传出沉闷而又急促的声音,“老子拉屎呢,没时间搭理你们!要想进楼,等老子拉完屎再说。”

刘权生开始为夏晴拖延时间。

“《汉律·宵禁章》,违禁者,罚。《汉律·民法章》私闯民宅者,罚。刘大公子,家法大?还是国法?今日需要本县尉与你论一论长短么?再说,你刘家今夜遭袭,为何不报官呐?你这么做,视我华兴郡郡府为何物?”

不知为何,曹治听到刘权生说话后,并不着急执法抓人,反而开始啰啰嗦嗦,东扯西扯。

我在都源县时,便听说这曹治执法公正、铁面无私,甚是钦佩,今日听闻其声,才知这位曹大人的口才亦是‘人中龙凤’,透过门窗,我隐约看到他正站在望北楼与刘 德生一干人中间,滔滔不绝,根本不给刘 德生插话的机会。

屋内,夏晴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梦中的刘懿从子归学堂拽了过来,东方爷孙也被一并带到。

“老师,刘 德生斩草除根之心不死,今夜设计于我,事发突然,来不及与您详说,您与夏晴、张兄,带着两个孩子速速从地道离开,出了地道,便是凌源山脉,你们尽可北出薄州,暂避风头。”

刘权生眉宇中流露出一丝不舍,突然紧紧握住东方春生双手,动情地说道,“老师,薄州苦寒,懿儿便交付给您了,在我没有飞鸽传书之前,切莫再回凌源。您要切记,药不到,引切莫归啊!”

那位名叫东方春生的老人,深情的望着刘权生,声情并茂地道,“我的好徒儿,这些年,真是苦了我的好徒儿啦!你放心,江山无恙、江湖无恙,老夫和孩子们,不敢有恙。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为师甘当舟楫、予你行船!”

虽然我不明白两人口中所说何事,但这份厚重的师徒情谊,却让我羡慕动容。我站在一旁,感慨万端,情绵悱恻,不知所言。

刘权生用极其简短的话语,同东方春生拜别,而后利落转身,向我深行大礼,满目期寄,“张兄,你身怀绝技,此番犬子与恩师流入江湖,还望你能从旁照顾一二,待事情稳妥,凌源城稍定,在下定迎犬子恩师回乡,一路安全,就拜托了!”

望着刘权生满怀期盼的眼神和迟迟不肯直起的腰身,我恍若隔世。

十余年前,因受天妖案牵连,‘刘难断’雪夜离开皇宫时,陛下对其亦是深行大礼,殷切地对他说,“待尘埃落定,朕定十里红毯,迎先生回城,拜托了!”

今日相同情景重现,我心中不由得感念交加,旧事旧人旧物,走马观花般不受控制地从我眼前流过,使我顿觉一眼万年。

凛冬生悲歌,壮士慨以慷!

刘权生慷慨解囊却因我遭难,我亦不能袖手旁观,于是,我深吸一口气,扶住刘权生双臂,将他搀起,毅然地道,“大人,事因我起,我应尽命,我死士辰今日在此盟誓,我在,人在,我不在,人亦在!人神共鉴,请君心安!”

刘权生微微点头,反手做了请的手势,夏晴心领神会与刘权生无缝衔接,轻拍中台,中台顿时四散打开,一条黝黑窄长的地道赫然在目,众人恋恋不舍的依次入道,我与夏晴负责断后。

“大哥,万事小心,弟若外计功成平安归来,再与大哥聚首!”夏晴双眼微红,向刘权生拱手,两人紧紧相拥。

“今日分别,各自努力,来日再见!”刘权生松开手后,大袖一甩背过身去,不再看诸人,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和他的儿子刘懿好好道别。

我想:刘权生应是害怕稍一言语,便决心动摇吧。

江湖知己,一切尽在不言中,我最后离开,亦是未多做言语,拿着火把,曲曲折折的带众人走着一人宽的地道。

半个时辰左右,我等出得密道,已到当日刺虎小山中段。

根据夏晴所说,此山名为‘老头’。

我回首南望,望北楼已经燃起泼天大火,火势扶摇直上,一飞冲天。

一把火,彻底将望北楼所有的秘密掩藏,好一个大火弭行、壮士断腕!

“大哥纵火焚楼,地道自毁、机关不在,如此,了无痕迹,那刘 德生纵有千百杀心,查无实证,也是无可奈何!”夏晴站在我身边,冷冷的看着火光,古波不惊。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表情扭曲,心中怒火蒸腾,瞳孔充满难以言喻的怒意,与望北楼燃起的熊熊大火交相辉映。

夏晴淡漠地看着我,“朱门大户,更迭换代,兄弟相残,你死我亡才是主旋律,难道你忘了当年的天妖案?不也是两位皇子同争帝位,不也是相煎何太急么?”

我叹息道,“人心惟危,世道不古!”

夏晴忽然恶狠狠地瞪着我,沉声问道,“死士辰,你是一个守信之人,对吧?”

面对夏晴的怀疑和质问,我正色道,“斥虎帮素来讲求仁义,大人放心,在你等安全返回凌源之前,我必寸步不离,与诸位同生共死。此行一诺,终身践诺。”

夏晴幽幽道,“希望塞北黎的兄弟,人人都是守信之人。”

我眉头微皱,面对夏晴的揣渡人心恶语相向,我有些羞恼和同情,我没有反驳他说的话,反而说道,“嘴上说的不算说,咱们事儿上见吧!”

夏晴大脑袋来回摇动一番,马上换了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与方才判若两人,勾住我的肩膀,笑道,“兄弟,以后不要叫我大人,叫我老夏就好!在外靠朋友,你我以后,就是至亲兄弟啦。我们这帮人老的老、小的小,我又手无缚鸡之力,游历薄州,还需兄弟你多多照应啦。”

我定睛瞥着夏晴,以曲州三杰的天资,悟道破境并非难事,可站在我眼前的夏晴,居然是个白身,这让我心中充满了好奇和疑惑,但此事与我无关,我便也不再纠结。

我看向夏晴,正欲回话,刘权生的儿子…,叫什么来着我忽然忘了!

这小子凑了过来,抬头问着夏晴,“夏老大,爹不会有事吧?”

“呸,老子酒楼都烧了,他还能有啥事?你咋不问问我有没有事?走走走!”夏晴唾沫星子喷溅数尺之外,狠狠地给了刘懿一个板栗,拎着刘懿的耳朵,向凌源山脉深处走去。

我看着望北楼的火势,不由泛起满肚子愤懑,眼中涌起了更大一团火苗!

看阳辨东西,瞧斗知南北。我这凌源一行,可谓虑事不周见事不透,漏洞百出,哎,我真他娘不是东西、不识南北。

这刺客叫我当的,那叫一个窝囊!

刘难断呐刘难断,是我害得你师徒离散,今夜,我死士辰以性命发誓,此行定不负嘱托。

夜色苍茫,直拔天际的望北楼大火,十分扎眼,熊熊烈火旁,隐约可见一条婉言火龙,由北向南缓缓移动,那是刘 德生正率领家兵打道回府。

我怒发冲冠:刘 德生,留好你的头,老子还会再回来。到那时,我一定送你一场绝佳的造化。

随后,我亦转身离去。

凌源狼烟起禁宵,经年民气半枯凋。

文人也有雄豪梦,欲驾长鲸控海潮。

Related Posts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的酸梅糖_厉总今天复婚成功了吗_呆桃殿下_女生言情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的酸梅糖_厉总今天复婚成功了吗_呆桃殿下_女生言情

“好了,去换衣服。”莫兰抽出手,拿过自己的袋子就要去更…

第182章 价值_小野猫_执苏_女生言情

第182章 价值_小野猫_执苏_女生言情

助理Abby被外面的保镖拦在电梯那儿,双方正在交涉。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绣春刀二_华娱之从演皇帝起家_怒放的花火_综合小说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绣春刀二_华娱之从演皇帝起家_怒放的花火_综合小说

绣春刀二剧组终于开机了! 主演亮相,让观众大饱眼福。 …

第一百五十五章:锦鲤文中的扫把星导演21_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_初今绵_科幻灵异

第一百五十五章:锦鲤文中的扫把星导演21_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_初今绵_科幻灵异

剧组 章恒绕着沈言菱跑了几圈,啧啧个不停,跟看熊猫一样…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生:我真不想当女神》_秦时:从监禁焰灵姬开始_兰因絮果哦_游戏小说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生:我真不想当女神》_秦时:从监禁焰灵姬开始_兰因絮果哦_游戏小说

孤月悬在天际,夜幕之中的它尤其明亮。 新郑城外,一辆等…

第402章 狂风暴雨【月底求月票】_剑本是魔_惰堕_修真小说

第402章 狂风暴雨【月底求月票】_剑本是魔_惰堕_修真小说

这件小插曲就这么不了了之,让很多在场的商人都长出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