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 第五十章 神医黄素_阴阳伏藏_醉千钟_玄幻魔法

道可道 第五十章    神医黄素_阴阳伏藏_醉千钟_玄幻魔法

连神医黄素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赶出来的孙无极有些失落。

在小院外徘徊了良久,才走进去。

看到孙无极回来,赵玲微笑着迎了上来,轻声问道:“怎么样?”

孙无极无奈摇了摇头,一脸苦涩。

赵玲嫣然一笑,走到院子中间的一张方桌上,倒了一杯茶,递给孙无极道:“别着急,我有办法让你见到黄神医……”

孙无极顿时眼睛一亮,期待地盯着赵玲,赵玲赧颜道:“无极哥,山里那么危险,你一定要去吗?”

孙无极走到桌边坐了下来,轻声道:“事关我师兄的清白,我必须去……”

赵玲脸上的担忧不加掩饰,想起父母就死在了十万大山里,她就对着神秘的大山充满了害怕,她担心孙无极也跟父母一样,进去后就出不来了。

但是看到孙无极坚定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没理由劝他不要去,走进屋内拿出一个深蓝色的布袋,放在桌子上,低声道:“这是很难找到的何首乌,只要你拿着它去找黄神医,他一定会见你的……”

赵玲将深蓝色布袋往孙无极跟前推了推,起身走进草屋。

孙无极一时怔在那里,心里有种无法言明的感觉,似是开心,又像是难受,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走进草屋的赵玲闷闷不乐地坐在屋内,抬头看着窗户,眼里满是失落。

一向粗心的哥哥这时却变得很机灵,他看出了妹妹的心意,笑着道:“小玲,你是不是喜欢外面那位公子?”

被说中心思的女子转过去头不看哥哥,也不做任何解释,眼中却悄悄流下泪水。

关于十万大山的记忆是痛苦的,如果可以,她宁愿此生再也不会提起。身体已经没有大碍的赵宣走到妹妹身后,摸着妹妹的头,轻声说道:“傻丫头,有些事,总得去面对,你以为不去想,不去碰,它就消失了吗?”

赵玲没有回头,从窗户的格子中看着蔚蓝如洗的天空,逐渐平静了下来。

“阿爹,阿妈也许还活着,能找到圣灵谷或许就能再见到他们,等哥身体好了,我陪着他一起去,我答应你把他活着带出来”赵宣低声说道。

赵玲点了点头,问道:“阿哥,爹妈真的还活着吗?”

赵宣没有明确回答,拍了拍妹妹的后背,看向窗外的天空。

孙无极拿着那个深蓝色的布袋子走进屋,看了一眼兄妹二人,和赵宣相视一笑,道:“这个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就算没有黄神医,圣灵谷我一定能找到……”

赵宣走过来,拿起布袋子看了一眼里面的何首乌,微笑道:“无极兄,这不是送给你的,黄神医比我们任何人了解十万大山,有了他的帮忙,我们活着走出来的几率会大很多”。

孙无极有些惊讶地看着赵宣道:“你……你也要进去?”

赵宣笑了笑,点头道:“十万大山是我父母失踪的地方,这么多年,我一直想进去寻找,苦于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就算是给自己讨个心安,我也必须得去”。

赵宣穿好衣服,拿起何首乌,对孙无极道:“走吧,我们再去一趟黄府……”

“哥……”赵玲有些担心地喊了一声。

赵宣莞尔一笑,低声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南武城东南临湖的一座三层吊脚楼,背靠葱郁的山林,面朝一面湖泊,吊脚楼左侧一块平地之上晾晒着很多的草药,吊脚楼用篱笆围了起来,院子里还有一片地,里面种植着很多的草药,地里一位穿着白色汗衫的老者正在浇水。

走到篱笆门口,先前将孙无极赶出门的中年管家又追了过来,没好气道:“你怎么又来了?”

孙无极恳求道:“大叔,我们找黄神医真的有事,还请您放我们进去吧!”

管家没搭理孙无极,看到孙无极身边的赵宣,露出一抹微笑道:“赵少爷,您今天来是干什么?”

孙无极看着突然变脸的管家,一脸的不可思议,心想这人对熟人和陌生人的差别也太大了吧?就算不懂礼仪,也不至于这么明显吧!

赵宣不像是求人的样子,冷冰冰道:“我找黄神医做笔买卖,保准他只赚不赔……”

管家尴尬一笑,道:“赵少爷,老爷再怎么说也是你……”,话说到一半就被赵宣打断了,“黄管家,请你告诉黄神医,赵宣要跟他做笔买卖就行了……”

黄管家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道:“那你们等一会儿,我去找老爷……”

孙无极看看走远的管家,再看看赵宣,搞不清状况,心里有无数的疑问飘过,虽然无法求证,但他还是察觉出赵宣和黄神医之间应该有某种关系。

片刻之后,黄管家又走了回来,打开篱笆门,将二人带进了吊脚楼内。

吊脚楼全部用木头搭建,就连地板也是用的木板,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一楼是一个很宽敞的药房,整个屋子都被木柜给填满了,中间摆放着一具按人体比例雕刻的人体木像,木像上面标注着人体的穴位。

靠后摆着一张长桌,桌上有一本翻开的书籍。桌子前面有一张椅子,黄管家又从别处搬来一张椅子,让二人稍坐。

孙无极想问问赵宣他和黄神医是什么关系,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总觉得有些唐突。

不大一会儿,一声洪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进我的家门……”

孙无极听到声音,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位穿着白色长衫的中年男人走进大厅,男人身高约莫七尺,稍稍有些胖,嘴角挂着和蔼的笑容,面部轮廓和赵宣有几分相似。

男人走到长桌后坐了下去,笑道:“你肯认我了?”

赵宣将手中的何首乌放到男人面前的长桌上,冷冷道:“别误会,我今天来只为和你做笔生意,没有别的意思……”

男人笑了笑,转头问孙无极,“这位是?”

孙无极抱拳道:“在下孙无极,冒昧前来,多有叨扰,还望神医莫怪……”

男人笑道:“昨天来的也是你吧?”

孙无极点头承认了,并说明了来意。

听到孙无极要找圣灵谷,男人脸色微微一变,看了赵宣一眼,又看看赵宣放在桌子上的何首乌,若有所思地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前几日进山打猎,受了伤,是这位孙兄弟救了我”赵宣抢在孙无极之前回答了,然后冷冷道:“我把这何首乌送给你,你告诉我们怎么去圣灵谷,你稳赚不赔……”

“哈哈哈”男人大笑一声,看着赵宣倔强的眼神,叹息一声道:“十万大山,恶魔之地,你怎么不长记性呢?难道忘了……”

赵宣生硬地打断了男人的话,面无表情道:“你就说做不做这笔买卖,别扯其他的……”

男人也不生气,低声道:“做不了……”

赵宣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忍了下来,气冲冲道:“那你说怎样才肯做?”

男人摇了摇头,朗声道:“我黄素从不占别人便宜,也不亏欠别人,如果没其他事,就请回吧!”

赵宣没想到他会拒绝,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转头大踏步离开了药房。孙无极心想难道这里的人都是这么求人办事的?看到赵宣离开,他尴尬地向黄神医抱拳,而后追了出去。

刚走到院子里,就碰上一位年纪和赵玲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少年长得和赵宣有几分相似,但是脸比赵宣白,也比赵宣看着更有贵气一些。少年激动地喊道:“表哥,你怎么来了?”

表哥?孙无极吃惊地看着少年,不知道这位叫赵宣表哥的少年是黄府什么人。

赵宣对少年比对黄神医亲切多了,微笑道:“小云,我来找你阿爹,你去哪儿了?”

少年听到表哥是来找阿爹的,脸上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神情,低声问:“你看到他了?”

赵宣点了点头,看到院子里正在地里浇水的老人,唤了一声:“外公……”

老人抬起头,看到是外孙,急忙放下手中的水瓢,将手在汗衫上擦了擦,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一脸疼惜地看着外孙道:“你看你,又瘦了……”

“您老身体怎么样啊?”赵宣一改先前的冷漠,变得热情活泼。

“好着呢!你可有好些年没到这里来了,阿玲呢?怎么不见她呀!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人四处找了找,没看到赵玲,有些着急地问道。

“外公,阿玲好着呢,她有事儿没来……”

老人这才放下心,上下打量了一番孙无极,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孙无极……”

“哦!好好好……”老人抓着赵宣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外公,您要保重身体,我改天再来看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赵宣说着就疾步往外走去。

孙无极看到老人眼里闪着泪花,也不知如何劝慰,低声说了句保重后,追着赵宣离开了黄府。

那个少年也跟在后面追了出来,大声喊道:“表哥,你等等我……”

孙无极和赵宣停下脚步,等到少年追上,赵宣问道:“还有事吗?”

少年看了一眼孙无极,嘿嘿笑道:“表哥,你和我爹和好了?”

赵宣看了一眼黄府,冷笑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要不是因为他,我爹妈怎么会……”,赵宣没有往下说,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

少年看到表哥的样子,于心不忍道:“表哥,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他当年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

赵宣不等表弟把话说完,转身就走了。

孙无极算是搞明白了赵宣和黄素之间的关系,但他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赵宣如此恨他,不肯向他低头。

Related Posts

第二百九十章 救济_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_藕池猫咪_综合小说

第二百九十章 救济_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_藕池猫咪_综合小说

“跟我来!” 黑甲军官冲青年招招手。 青年虽然畏惧,还…

第八十一章 百态_晚唐浮生_孤独麦客_历史军事

第八十一章 百态_晚唐浮生_孤独麦客_历史军事

建极三年三月底,诸州春播陆续完成。 乱七八糟的部队聚集…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卧底竟在我身边27_快穿白月光她拿了反派剧本_荨浅浅_科幻灵异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卧底竟在我身边27_快穿白月光她拿了反派剧本_荨浅浅_科幻灵异

“成兴伟有个小儿子,应该跟小余差不多大吧。” 这事楚靖…

第585章 真假乔榆_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_吃掉小杏仁_游戏小说

第585章 真假乔榆_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_吃掉小杏仁_游戏小说

愉快的目送炼狱尸王回到亡灵世界,乔榆将思绪拉了回来。 …

第13章 正式入住_我靠玄学成了妖局团宠_草莓芝士布丁_都市小说

第13章 正式入住_我靠玄学成了妖局团宠_草莓芝士布丁_都市小说

宋璟点头,“照片上的女人我不认识,从我记事以来她的照片…

第二百八十二章 要不离家出走吧_逃荒,我靠千亿物资空间养活四个崽_西兰花花_综合小说

第二百八十二章 要不离家出走吧_逃荒,我靠千亿物资空间养活四个崽_西兰花花_综合小说

只是,乔画屏还没来得及说,梅清晃躲在窗户下听了一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