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阎王店、夜朝廷_凡尘仙履_奇鹭_玄幻魔法

第八十七章 阎王店、夜朝廷_凡尘仙履_奇鹭_玄幻魔法
二人御空而去,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幽都望帝城。

在城郊的一个偏僻处,不显眼的地方,挂着一个灯笼。

虞樽酒领着他走了过去,昏暗中,一列影子,随风摇曳,充满了颤抖,仿佛一阵风便能将他们吹翻。

是一顶顶轿子,每隔几米,便有一顶,黑布盖着轿顶,身边站几个抬轿人,皆是黑衣黑沙,却不知轿中为何人。

慕洗尘抬头,越发觉得灯笼亮的诡异,亮的更加离奇。

虞樽酒轻轻推了他一把:“不该看的,就不必多看了。”

慕洗尘讪笑一声,随着他往里面走了过去。

小店没有牌匾,只有灯笼上写着几个黑字“阎王店”。

他们刚走进去,便有人迎面而来,满脸春风。

“哟,虞仙士,您来了。次次您都不落下。”

小二忙招呼,极为殷勤,显然虞樽酒是这里的常客。

随他进去,店中并不是很大,桌子有十几张,分列两旁,一旁坐着几个人,每人占着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坛酒,奇怪的是,却没人去喝。

他们都端坐着,披着斗笠,看不清面孔,从他们的姿势上看,应该是极为紧张和忐忑。

虞樽酒领着他坐在另外一旁。

店中的墙壁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问生死”“门前雪”,应该是两种酒,却未注明价格。

“还是老样子?”小二将毛巾一搭,问道。

动作熟练,寻常酒肆的小二,只不过眉宇间,似有不同。

虞樽酒大笑:“老样子!还有别的可选么。”

慕洗尘道:“师傅,你说的阎王酒呢?为何看不见?”

虞樽酒淡淡的笑了一声,指着墙上道:“阎王酒分两种,一种问生死,一种门前雪。”

慕洗尘道:“原来如此,那师傅喝的是那种?问生死还是门前雪?”

虞樽酒楞一下,说道:“这还用说,自然是‘门前雪’。”

慕洗尘调皮道:“那小二,便给我来一坛问生死吧!”

小二疑惑,站着不动,又看着虞樽酒,似乎也在询问。

虞樽酒笑道:“这是小徒,第一次来,也上一坛门前雪。”

慕洗尘道:“这是为何,问生死不能喝么?”

小二摸着裤子讪笑道:“公子是仙士,您的生死,阎王店可问不了,您还是喝门前雪吧。”

写了两种酒,他只能喝门前雪么?慕洗尘扭头看虞樽酒。

虞樽酒笑道:“小二,莫理他,门前雪,来两坛。”

小二收起刚才的警惕,转而笑道:“得嘞,两位仙士,您且候着,马上就来。”

虞樽酒道:“何为门前雪?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慕洗尘瞬间明了:“如此说来,我们喝的是酒,他们喝的是命,喝酒的别管要命的。”

虞樽酒道:“你总算是懂了。若是把我连累了,以后这阎王酒,我可是喝不上了。”

慕洗尘诧异道:“这阎王店倒是不简单,居然可以主宰人的生死?”

他扭头看过去,一阵风出过,掀起一人的斗笠,他一惊,赶紧往下拉,顺便左顾右盼。

慕洗尘对着虞樽酒小声道:“此人面熟,好像是朝廷大员。”

他在六皇子的宴席上见过,能出席皇子宴席的,官位都不是很低,也要来这问生死么?

一个阎王店能主宰朝廷大员的生死?莫非也有宫廷背景?

虞樽酒道:“浩然书院,不涉朝廷事,我们喝的可是门前雪。”

慕洗尘笑而不语。

小二拿了两坛酒过来,又上了几蝶下酒菜。

慕洗尘开封,倒了一碗,瞬间清香扑鼻。

浅尝一口,回味无穷,比虞樽酒的藏酒好了不知多少倍。

“难怪师傅,深更半夜,也要来此喝酒。”

虞樽酒道:“可惜阎王酒只能在阎王店喝。”

小二笑道:“稀世好酒,总是有它的怪脾气,虞仙士莫怪!”

慕洗尘道:“此酒如此独特,如何酿造的?”

小二也不藏私:“酿造并无特别之处,只不过加了几味原料。”

慕洗尘神色极为好奇:“请指教。”

小二道:“麝香、旋龟甲、还有一味嘛,长生果,也就是灵果。”

“旋龟甲?”慕洗尘惊奇:“一种酒而已,居然耗费如此大?”

小二道:“那是自然,喝了阎王酒,阎王不敢收。”

慕洗尘又接连喝了几碗,小二作揖一回,便回了柜台。

另外一侧,有人不停的招呼:“该你了,喝了这碗酒,便进来吧。”

语气颇为不善,喝酒之人却感恩戴德。

阎王店的一个店小二,变更对朝廷大员颐指气使?

陆陆续续,有人进去,有人出来。有人出来意气奋发,有人出来颤颤巍巍。

有的人,进去了,便再没有出来。

见慕洗尘侧目,虞樽酒知他好奇心颇重,说道:“这阎王店,还有个别号,你可知道?”

慕洗尘道:“还有别号?我很有兴趣知道。”

虞樽酒道:“阎王店的别号,便是夜朝廷!”

“果然是何朝堂有关。”慕洗尘说道。

虞樽酒笑道:“当今的皇帝不问政事,太子爷独揽朝纲,可性子急了一些,朝中大员也需寻个后路啊。”

慕洗尘道:“后路?谁是他们的后路?”

虞樽酒道:“那谁知道,自然是不希望太子掌权的人。”

慕洗尘暗自寻思,皇帝?还是三皇子?

“想来也无用,喝酒,喝酒!”虞樽酒一个劲的催促。

二人继续推杯换盏,两坛子酒不消半个时辰便喝尽了。

“小二,结账!”虞樽酒呼喝一声。

小二走了过来,也不说价钱,只是站着不动。

虞樽酒上下左右,将银钱都不掏了出来,又问道:“洗尘,你有么,都拿出来吧。”

慕洗尘疑惑,将身上的银两都拿了出来,虞樽酒递了过去。

小二也不说够,也不说不够,只是谢过,转身就走了。

慕洗尘问道:“这酒……”

虞樽酒道:“没有价钱,来喝的人,倾其所有便可。”

慕洗尘笑道:“这可奇怪了,若是一文钱不带,也可以喝酒?”

虞樽酒道:“那是自然,不过,能知道阎王店的,并非寻常人,也不是谁都能进来。谁会因为一坛子酒失了身份,只会多带,不会少带。”

慕洗尘道:“看来师傅的面子,还是不小。”

虞樽酒道:“报上浩然书院虞樽酒的名号,什么酒是喝不上的。”

慕洗尘秀出大拇指。

在幽都,虞樽酒以酒闻名,并非是吹嘘,阎王店这种夜朝廷,他也能够光顾。

二人临出店门,一个人擦肩而过,慕洗尘闻到一种香味。

“沈青桐?”

他转过头去,那人并不回头,直接坐在了一张桌子旁。

慕洗尘叹息:“沈临飞给她找了一条生路,她终归是不甘于平凡,居然也参与党争么?”

沈家是修行世家,不涉朝政,若得知沈青桐如此,该如何?世上可再没有一个傻皇子了。

虞樽酒问道:“又碰到熟人了?”

慕洗尘笑道:“算是熟人吧。”

……

又三五日,慕洗尘与百里红樱相约炼所。

他的《撼山诀》已经有了小成,正好测试一下,也好分析,修炼的方法,是否是对的。

来到炼所前,百里红樱问道:“慕郎,你想好去哪间了么?”

慕洗尘说道:“我去‘倒悬山’正好测试如何对抗重力。”

百里红樱皱眉,忽然一笑:“好是新奇,《撼山诀》是这般练法么?莫不是慕郎又开发了一门功法吧。”

慕洗尘笑道:“也不尽然,只不过参透《撼山诀》的规则而已,若是照本宣科去练,下次甄选也赶不上了。”

百里红樱眼波流转:“你做事总有自己的道理,事后总会让人惊叹!”

慕尘笑纳,也问了一句:“那你呢,去哪间炼所。”

百里红樱道:“师傅传我一门功法,‘无痕剑指’,我想去‘兵器塔’试试。”

慕洗尘道:“那我们待会见!”

二人分别进了两个不同的炼所。

Related Posts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哼,本座在下界纵横多年,多少下界被本座吞噬了,就你想…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踏踏” “踏踏” 漆黑的宿舍楼里面,几人摸着楼梯栏杆…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牧长疏安安静静的吃着,也没有觉得楚虞不吃自己给的汉堡是…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哗啦!” 水声响起,春日凌一只手扶着身上的浴巾起身离…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目前聊天系统里并没有拍照功能。 只有将照片进行文件传输…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目前人联在玩家面前完全是附属物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