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对阵_穿越武大郎之救宋_云中飞蛾_历史军事

第四十一章   对阵_穿越武大郎之救宋_云中飞蛾_历史军事
月上中天,夜色深沉,等众人睡下后,大虎和二虎联袂而来,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根粗粗的木棒。

武植从藤箱里拿出四枚竹制手榴弹,每人两枚递给他们,看着他们把手榴弹带在身上后,他叮嘱了二虎一声,就躺在榻上睡起觉来,大虎则就地躺在舱板上,也跟着歇息,只留二虎一个人放哨。

六月的天,在河中的船上过夜,凉风习习,恰好不冷也不热。

武植和大虎需要养精蓄锐,虽说心事重重,但很快的,俩人还是起了鼾声,沉沉地睡了起来。

午夜时分,沉睡中的武植被二虎轻轻地推醒了。他连忙打坐而起,揉着惺忪睡眼,急急地问:“怎么?有情况了吗?”

“还没有!”二虎轻声说道。

“哦,那就是轮到我了。”武植回过神来,立即下榻,伸了伸懒腰,然后对二虎说道:“那你睡吧,可以睡在榻上!”

二虎哪敢睡在榻上,他找了个空地,就势躺在舱板上,开始休息。

武植在舱房里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适应了熟睡乍醒的不适,悄无声息地做了几个伸展动作后,就着月光,慢慢走到舱房窗前,拉过一张凳子,坐在窗前,隐好身子,静静地往外观望。

夜深人静,皎洁的月光下,波光粼粼,眼前一片白蒙蒙,远处的灯火,犹如星光,明明灭灭,影影绰绰。

这时,一声犬吠划破长空,突兀地,码头上窜出了三十多条人影,每人手中拿着或棍或刀的家伙,对着河中指指点点。

这些人正是青龙帮的帮众,为首的五个人正是李二、张三等人。众人看着河中的船只,有点惊愕和愤然,好好的码头不靠船,却跑到河中央去泊船过夜,这两艘船真他妈的有病啊?

本来在李二的谋划中,等到午夜时分船上众人皆熟睡之际,他们会率领帮众趁着夜色摸上船去,三下五除二,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个公子给干掉,然后把那个美娇娘给悄悄地掳走就行,他们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因为天黑之前他们已经打探到,加上船老大和船工,这两艘船上有将近四十号人,要是动静太大,引起船上众人的反抗,就颇为棘手了。

哪知道,等他们在午夜秘密赶到码头时,却发现两艘船移到河中央去了,顿时傻眼了,大骂船老大老奸巨猾!

无奈之下,李二只能下令先撤回去,登上他们留在镇北的船只,再过来行事,青龙帮从尉氏县开过来的船就留在镇北渡口,那是武植一行人行船的必经之地,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便于拦截。

武植见到码头上影影绰绰的人群,精神一振,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和手榴弹,不声不响,静静地盯着。这些人应该就是傍晚时分跟踪他们的那伙人。

过了一会,见到码头上众人隐身离去,武植却没能放松警惕,他估摸着,这些人很有可能是找船去了,不久后,估计他们的偷袭就会到来!

想了想,武植立即回身推了推正在熟睡的大虎和二虎,把他们叫醒。

“咋了?少主!”大虎听到动静,连忙坐身而起,揉着双眼,低声问道。二虎刚睡下,脑子晕乎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嘘!有情况了,赶紧起来!大虎你马上到船尾去,找个地方藏好,盯住上游有没有来船,到时若有来船马上给我传讯。二虎到后面的船去盯着后面,有情况也要传讯给我。我去船头盯着!”武植一字一句地轻声嘱咐道。

待大虎和二虎拿起棍棒悄悄领命而去,武植也悄悄走出舱门,蹑手蹑脚地来到船头,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靠坐着,静静地盯着前方。

天阶月色夜如凉。半个多时辰后,一抹黑影突兀地出现在武植的眼中,随着黑影越来越近,一艘大船的轮廓越来越清晰,随着船只靠近,武植也逐渐看到了船上的人影,人影攒动。他心头一动,连忙打起精神来,全神贯注地盯着来船。

须臾间,来船停在了武植近前,逡巡不进了。

打劫的或是谋财害命的终于来了!

武植并不打算打草惊蛇,静静地盯着来船,悄悄拿出了腰间的匕首,做好应战准备。

来船停住后,船上两个人立即伸出了两根竹竿,用竹竿上的挂钩轻轻勾住了武植的船舷,然后有力,慢慢地拉近两船的距离,待还有五步远时,来船悄悄地下锚停船,在两船之间轻轻架上木板后,六个汉子就踩着木板,小心翼翼地一前一后摸过来,他们手里的钢刀,在月光下闪着瘆人的寒光。

待两个汉子轻轻踏上船板,正准备寻找方向前进时,说时迟那时快,武植突然暴身而起,迎着俩人疾冲过去。

“妈呀!”两个汉子突然看到一条人影如鬼魅般挺起并向他们迎面扑来,吓得魂飞魄散,不知所措。

“唰唰!”没等俩人反应过来,武植迅速靠近他们,手中匕首左右开弓,瞬间就划破了俩人拿刀的手腕。

“啊!”“啊!”两声惊叫,俩人痛得手中钢刀落地,掉在了船板上。

见到俩人吃痛,钢刀离手后,武植随之一个贴山靠,右肘狠狠撞击右边的匪徒,“噗通”一声,把他撞落水中,接着奔向左侧,一脚把左边的匪徒踢翻在地,紧接着一记重拳打在他的头上,一下子就把他打晕了过去。

解决了这两个人,武植往前一看,后面的两个匪徒才堪堪走到船舷边,正意欲跳下船板,武植连忙捡起脚边的钢刀,快如奔豹,左一刀,由一刀,“噗通”两声,两个匪徒也被他劈入水中,武植也不管俩人是死是活了。

这时,来船上的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了,知道对方已经有了防备,于是呼喝着涌到木板前,准备冲过更多的人来。

武植哪给他们这个机会,待两个匪徒落水后,他连忙抓住木板,用力一掀,一下子就把此时还在木板上裹足不前的两个匪徒连同木板一起掀入水中,来船上的人们顿时傻眼了,举着钢刀无声示威。

“少主,我来帮你!”此时,大虎已经听到了动静,手拿着棍棒,冲到武植的旁边,扬起棍棒,全神戒备。

这时,只见来船上的匪徒们纷纷折返回船舱,片刻后握着长枪状的物件出来,尖头在月光映照下熠熠生辉。武植心中一咯噔,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拉着身边的大虎,急速转身往后疾退,俩人刚退到船舱边,回头一看,只听到“噗噗噗”“咣当咣当”的声响接连响起,二十多把长枪密密麻麻地斜插在武植和大虎刚才所站立之处的前后左右,还有一些长枪被抛掷得更远,则斜插在船舱木墙上,还有两三把长枪正朝着武植和大虎奔袭而来,武植连忙用手中的钢刀左挡右拨,一一把射来的长枪给击落。身旁的大虎吓得惊魂未定,冒出一身冷汗来。

武植顿时火冒三丈,心头明了,这些人完全是奔着取人性命来的,根本不像是临时起意的毛贼,很明显就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强匪!

心头火起,武植决定不再手下留情了,不假思索,立即丢下手中钢刀,右手马上就从腰间抽出竹制手榴弹来,左手从腰间口袋里拿出火折,吹开后,趁着众匪徒忙乱之际,急速冲到船舷边,镇定地点着了手中的手榴弹,待“嗞嗞”声响起后,稍稍用力就往来船上投掷过去。

众匪徒见到有个冒着火星的物什飞过来,也顾不得进攻了,下意识地往后一躲,手榴弹滋溜溜地穿到他们的脚下,他们刚看清楚只是一个冒着烟火的竹筒正要松一口气时,“嘭”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声浪就把附近的五六个匪徒炸得四处翻飞,同时也把旁边的匪徒砸得东倒西歪,哀嚎声此起彼伏,来船船板上也被炸出了一个大洞,沾上火星的木板顿时也慢慢地燃烧了起来。

这一声惊雷般的爆炸,瞬间就把来船上的众匪徒们吓懵了,如遭神罚,两股战战,魂飞魄散!

这一声炸雷般的爆炸,瞬间就引来了阵阵野犬吠叫声,瞬间打破了宁静,也把大半个朱仙镇上的人们和武修、凤娘、马老二和马老三等人也炸醒了,两艘船上油灯光齐齐亮起,众人纷纷奔出船舱,查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镇上各家各户的油灯光也随之亮起,镇上的人们也纷纷批衣出门或者透过门窗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众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第二声爆炸巨响又随之而至,震耳欲聋,震得镇上和船上的众人又被吓了一大跳,胆战心寒,战战兢兢,随之又是引来一阵阵的犬吠声。

这一次爆炸,却是大虎投下的手榴弹造成的动静!他跟着武植冲到船舷,看到武植投出了一枚手榴弹炸伤了匪徒后,也有样学样,掏出身上的竹制手榴弹来,用火折点着后,用力丢到匪徒船上去,这一下直接丢到了来船的船舱边,又炸飞了正瑟瑟躲在船舱边的众人,这一下瞬时就掀翻了十来个匪徒,把个船舱炸得木屑乱飞,船板又被炸出了一个大洞,火光四起,哀嚎声不绝于耳!来船上的众人在两拨手榴弹的爆炸下,已经倒下了一大半人,剩余的人们早已吓得惊慌失措,抱头鼠窜,纷纷跳下船,死命的朝河边逃窜。接着,一些只被炸成轻伤的或伤重还能动的匪徒们,也挣扎着咬咬牙跳入河中,拼命地游向岸边。有些游着游着,就没了力气,慢慢地淹没入水中,找水中龙王报到去了。来船上,丢下了十来具尸体。

武植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同时止住了大虎,他一时兴起,已经抽出了第二枚手榴弹,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点火就被武植给拦住了。因为来犯之敌已经逃得一干二净了,用不着浪费手榴弹。

“怎么啦?搞得动静这么大?”船上的武修、凤娘、马老二和马老三等人迎着火光,朝着出事的船头跑过来,待到近前,见到武植和大虎正站在船舷边,马老二连忙问道。

“有匪徒来劫船,被我们赶跑了!”武植伸手指了指对面已经燃起熊熊大火的来船,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匪船?劫匪?!”众人闻言,吓了一跳,待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斜插在船板上的长枪时,众人更是心惊胆战;目光所向,纷纷定睛察看对面起火的匪船,待看清火光摇曳中正好有十来具尸体静静地躺在对面船只的船板上时,众人也更加胆寒。

“妈呀!”面对如此惨烈的情状,有些人顿时惊呼出声,坐倒在船上,掩着双眼不忍直视。小娥也吓得紧紧地靠在凤娘身边,不敢直视。金莲和柳月则抱成一团,瑟瑟发抖。除了一些胆大的人还能站得住脚,其他人都吓得两腿发软,面色苍白。

见到众人惊惧,武植连忙吩咐大虎和他一起,把斜插在船板上的长枪一一抽出来,收拢到一起,丢在船舷边。

“哪里来的匪徒?”武修强作镇定,咽了咽口水,朝向武植问道。

“喏!他会告诉我们的!”武植指了指左舷边的人影,对武修等人说道。这个就是被他打晕了的那个小喽啰,至今还没有醒过来。这个小喽啰命不该绝,被武植打晕时幸好就躺在船舷边,躲过了长枪。

众人顺着武植的手指方向一看,才看到还有一个人躺在船板,一动不动。

“死了吗?”马老二连忙问道。

“被我打晕了,应该没有!”武植回应一声,然后对二虎吩咐道:“二虎,你去找一根绳子来,把他绑住,带到我的船舱去!”

二虎立即领命而去。

Related Posts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哼,本座在下界纵横多年,多少下界被本座吞噬了,就你想…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踏踏” “踏踏” 漆黑的宿舍楼里面,几人摸着楼梯栏杆…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牧长疏安安静静的吃着,也没有觉得楚虞不吃自己给的汉堡是…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哗啦!” 水声响起,春日凌一只手扶着身上的浴巾起身离…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目前聊天系统里并没有拍照功能。 只有将照片进行文件传输…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目前人联在玩家面前完全是附属物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