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新婚燕尔 第五十九章 梁平孝_做个驸马太难了_红尘皆可忘_历史军事

第一卷 新婚燕尔 第五十九章 梁平孝_做个驸马太难了_红尘皆可忘_历史军事
薛君忧拿出随身携带的那几粒硬细药丸,将它们放在丝巾手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虽然不知道效果相不相同,但外观与硬度大小确实一模一样。

不过既然来到医馆,不如借着查案,顺便问一问这药丸来历。

于是薛君忧直下医馆大厅,正好看到了还在被查问的老郎中。

薛君忧喊退了那些帝都府差役,把手里的丝巾打开给老郎中看。

“老先生,我这里找到了几颗药丸一样的东西,你帮忙看看,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留一缕胡须的老郎中接过那丝巾,双眉紧蹙着,正欲伸手拿起时却被薛君忧出声制止。

“无碍。”

老郎中冲薛君忧和善一笑,示意他安心:“此药应是内服,就算是毒药,短暂触碰后也不会留下太多的毒性。”

说完,老郎中拿起一颗在手指间捏了几下。

“硬如石子。”

老郎中深邃的眸子在眼眶中转了转,然后又将那药丸离近鼻子闻了闻,竟是没有任何味道。

于是他朝身旁一同打量的王溱溱嘱咐道:“溱溱啊,去取一碗水来。”

“好。”王溱溱听完立刻转身离开。

没过多久,端来了一碗清水,老郎中把那药丸放进水中。

三人站在那碗水周围许久,也没有见到药丸溶化一点,那碗清水更是没有任何变化。

“这又硬又没有任何味道的药丸应该是外壳。”

又过去半个时辰,老郎中得出结论,然后又把那药丸从水里取出来,重新放在手里摸了摸。

来来回回又细摸了一遍后,老郎中找准一个相对硬脆的地方一捏。

那坚硬的黑细药丸立刻碎开一角,从里面流出的无色液体顺势流进那碗清水中。

老郎中端起来闻了闻,没什么味道,不过能够依稀闻出一股药草味。

“应该是味无色无味的药剂。”

老郎中放下那碗水,似乎有了些定论:“不过是做什么用的,恕我这一把老骨头才疏学浅,并不能分辨出来。”

“真的一点味道都没有吗?”薛君忧刚才看那老郎中的样子不像是无味。

“内里药剂无味。”老郎中开口回答道:“不过那外壳应该是荔蘇所制,荔蘇慢慢熬成黑浆凝固后会非常坚硬,很久之前,溟国人都会把荔蘇熬成的黑浆当做密信容器传出城中。”

“溟国人… …”

薛君忧一下子懂了,当年行刺公孙皇贵妃的那群人中一定还有溟国人,就和他昨日遇见的那群埋伏在昌隆伯府的溟国人应是一队。

可在帝都城中,能瞒过九婴都护府将数量如此多的溟国人藏得天衣无缝,应该也只有皇族能够有这番能力。

回顾当年东州州尉写给昌隆伯的信,连系这一切所有的秘密应该都在那个和东陵候有染的帝都内应府中。

而明面上与东陵候可能有关联的无外乎只有两个人,陵阳公主与四公主。

“薛大哥,这个药丸和楼上那具尸体有关么?”

就在薛君忧心中思索之际,身旁的王溱溱开口了。

“应该没什么关联。”

薛君忧抬头看向王溱溱,可总觉得她脸色有些不对劲,于是又开口问了一嘴:“怎么了溱溱,你见过?”

“没见过。”

王溱溱摇摇头,却是说出了另一件事。

她说昨夜临近关门之前,有看见两个特殊打扮的女人来过。

最先进来的那个女人是贵妇打扮,长得很美,身上一股特别浓郁的药草味。

那个女人和死者应该认识,二人后来还在上面大吵了一顿,其中王溱溱隐约听见他们说什么药丸,梁平孝,南州大火之类的事情。

约莫半个时辰后,又进来了第二个女人,一身黑衣打扮,手里拿着一把很长的锋利长剑。

这个女人只是过来买药,因为她整张脸都是用黑布蒙着,所以王溱溱记得清楚。

之后这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的医馆。

直到王溱溱关门回家时,她还在街上遇见了那个手持长剑的女人。

“是什么样子的长剑?”

薛君忧开口问道,甚至还照着之前那个蒙面女子用的剑型长短比量了几下。

“不是… …”

王溱溱摇头否认,仔细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是那种有些骑兵提着的长刀模样,不过那是把长剑,看着特别锋利。”

虽然薛君忧没见过,但他心里很明白,那把锋利长剑才是茶蘼花尸案中的凶器。

果然,那个长得像昌隆伯的女人并非凶犯,而只是一个帮犯。

溱溱之前说的那个浑身药草味的贵妇,想来才是那个女人。

不过有几点薛君忧还是挺在意的,王溱溱提到过梁平孝和南州大火。

南州大火说得应该是十六年前南云王府那场大火。

可梁平孝是谁?薛君忧看过和茶蘼花尸案与南云王府大火案所有有关的卷宗。

并不记得还有这号人。但是如果涉及到南云王府那场大火,薛君忧也确实该去会一会朋友了。

毕竟刚上任是,本来打算的就是先办南云王府的案子。

正好,既然都扯一块去了,薛君忧索性就合一起办了。

… …

薛君忧连夜提审了花无意。

二人是直接在刑部大牢里一审一问的。

花无意似乎也并不是很意外,甚至觉得薛君忧比他之前预想的慢了些。

“说句心里话,我本以为昨夜薛兄便会提审我。”

花无意脸上没什么表情,或许该说那张被火烧灼过的脸上永远也只剩一股骇人的感觉。

“确实是打算昨日见见花兄的。”

薛君忧不以为意,冲他笑了笑:“只可惜,昨日出了些事情,便没能与花兄相见。”

“是昌隆伯一家的尸体一事吧。”花无意开口道:“今天的大牢的差役一直在提这件事。”

薛君忧知道对方是在有意扯开话题,不过他完全不想给机会。

于是他摇了摇头,直接回答他道:“不,是另一件,一个叫梁平孝的人死了,而且被砍了头。”

“什么?!”

花无意呢喃着,脸上突然一惊,不过很快又变回了原来模样:“这,这件事我们还确实没有听牢头他们讲过。”

“那是自然。”

薛君忧嘴角微翘,察觉到了花无意脸上的一丝不寻常:“我们今天才查出那梁平孝的身份,不过看花兄脸色,应该认识这个叫梁平孝的。”

话音落,花无意抬头望着薛君忧,眼里似乎也没什么躲闪:“薛兄,我们某种意义上也算一起待过刑部大牢的。所以你我兄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说的不错。”

薛君忧点点头:“那花兄就直说吧,我会尽最大能力护你周全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

花无意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摇头:“你知道的,我是不会说的,我的事情,在牢里时也没怎么和弟兄们说过。”

“就因为你是南安王义子?还是说南云王府那场大火本来就是你做的。”

薛君忧直率开口,对于提审花无意他早就做了很多准备。

不过再多的准备也比不过直来直去来的轻松。

不过令薛君忧意外的是,花无意似乎也早就预料到了。听见他说的话,脸上更是无所谓,甚至有一些轻松。

“这件事,我早就猜到薛兄会知道了。”

花无意慢吞吞的,一看就是故意的:“毕竟九婴都护府的卷宗一直留着,这么个大活人又真得不会人间蒸发。”

“那你为什么进了刑部大牢?”

其实就算不用问,薛君忧也能猜测出一二。

作为南云王义子,能被逼到进了刑部大牢,无外乎就两个原因。

一是为了躲避南云王都无法摆平的追杀。

二是为了躲避南云王的追杀。

薛君忧之前看过花无意的卷宗,能够很明显看出花无意的案子一直没有定罪,就是因为南云王。

所以第二种可能排除,自然也就剩下了第一种。

花无意的回答其实也和薛君忧猜想的差不多。

云里雾里的,既有承认的意思,又没有确认的意思。

不过花无意倒是面露笑意,与薛君忧想做一桩生意。

薛君忧疑惑的望向他:“什么生意?”

“我可以告诉你梁平孝是谁,但相对的,我的事情你要你也不能告诉给他人。”

说话间,花无意的脸上有些后悔:“毕竟能猜出我身份的想来也只有你,早知如此,在那暗无天日的牢里就不和兄弟们透露出一星半点的废话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就巧了呢。”

薛君忧回答着,心里却不愿意做这桩生意,于是微妙的改了改:“梁平孝都死了,我知道他是谁不是谁又有什么用… …不如我们改一改,你直接告诉我他和你的关系。”

“他和我没关系。”

花无意斩钉截铁的回应道:“而且我想梁平孝应该还没有死,你在唬我。在来之前,我都听牢头说了,这两天那个无头悬案又出来两个尸体,但这个案子的死者从来不会留下任何信息。”

“那你还和我说这么多?”

薛君忧有些郁闷,感觉自己多此一举了。

花无意却是并不这么想:“我和薛兄说这么多是听你讲到梁平孝,这个名字既然从你嘴上出来,那自然而然就是查到了他。”

顿了顿,花无意脸上像是突然严肃起来,继续道:“我的事情确实不能与任何人细说,但梁平孝这个人,他也与当年那场大火有关,你可一定不能让他死了。”

听了这句话,薛君忧没有答应他,也没有拒绝他。

毕竟都出来两个尸体了,目前也没什么东西能够证明第一具无头尸体是那个梁平孝。

Related Posts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虚此行_仙骨令_顾九洲_修真小说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虚此行_仙骨令_顾九洲_修真小说

卓清潭看着面前忽然施法现身的谢予辞,放下手中的茶盏,微…

第315章:五大世家_逍遥郡马爷_落墨客_历史军事

第315章:五大世家_逍遥郡马爷_落墨客_历史军事

不过他们倒还好,只是要做做样子而已。 捐多捐少,仁宣帝…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公赌约,吴昊接了!_极品弃少_皓天船长_都市小说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公赌约,吴昊接了!_极品弃少_皓天船长_都市小说

薛强和陈芝源看见对方全都愣住了,纷纷施压道:“你们是不…

18 人生_象棋俗人_热情与痛苦_都市小说

18 人生_象棋俗人_热情与痛苦_都市小说

想要真正的追上人工智能,最好的方法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236 这本书,不是普通的书,而是——_嗷呜!小狐妃娇滴滴,战神宠爆了_兜里有金子_历史军事

236 这本书,不是普通的书,而是——_嗷呜!小狐妃娇滴滴,战神宠爆了_兜里有金子_历史军事

“你们,做了什么事情,如此惊慌?” 夜玄墨开口,语气轻…

第237章 玉家大火!_哥哥们别宠了,玄学妹妹真的很能打!_福宝儿_历史军事

第237章 玉家大火!_哥哥们别宠了,玄学妹妹真的很能打!_福宝儿_历史军事

“嗯呐!” 萧璟寒兴奋的点头,以为金铃担心他口袋没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