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你不满意?_烈风吻星光_希水_女生言情

第五章 我,你不满意?_烈风吻星光_希水_女生言情
过道里混杂着难闻的酒味和烟味,灯也因为老旧而一闪一闪地,随时都在坏掉的边缘。

姜旭对这栋老小区是越看越不顺眼。

下过雨的空气又湿又冷,他下了楼,从兜里摸了包烟出来。

孟远原本在车上等他,一扭头,就看见这么个装逼画面。

大冷天的,姜旭非得待在车外边,待在外头吹冷风也就算了,他还偏得靠着面墙,迎着阴冷的风,手指不紧不慢地夹着根烟,猩红的光在漆黑的夜里跳动着,有一种不同寻常的蛊惑性。

偏偏他还长得高大,又生了双冷淡的桃花眼,天生的模特料子。

环顾了四周一周,孟远对这个破烂地方相当排斥,“大哥,你搁这忆苦呢?你别告诉我,你大老远回国就是为了买下这栋楼?这栋楼可没多少价值。”

姜旭吐出一口白烟,出奇地安静。

孟远总觉得不对劲,和姜旭认识这么多年,他经常都是一副冷冷淡淡能气死个人的死样子,可昨天,他竟然救了温清韵这么一个关系说不上熟的女同学,还将她带回去了。

实在是奇怪地很。

要说两人日久生情也不可能,温清韵高三就转学了,那会也没听两人有啥来往,更何况姜旭高中一毕业就出国去了,两人哪有什么日久?

难道还能突然一见钟情?

这么一想,孟远忍不住问他,“姜哥,你老实跟我说——”

话还没说完,刚才还倚在墙角慢吞吞抽烟的男人,猛地掐灭烟,掀起眼皮来。

孟远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从鬼鬼祟祟往这边看的温华春,登时眉头一皱。

温华春原本是想来碰个运气。

昨晚的计划本来天衣无缝,温清韵醉的厉害,手机又被她拿走了,怎么着也能和自己领导辛伟生米煮成饭,谁知道半路撞上个跟活阎王似的恐怖男人,脾气差的要死。

她正和辛伟再三保证自己拿了手机,温清韵跑不远呢,说话也蛮小声,也不知怎地惹这位爷生气了,就那么冷冷地扫了一眼,他的人就过来将他们绑了架出去,说是吵到他们的主儿了。

温华春和辛伟莫名其妙就被挨了顿揍,活阎王也大方,砸了医药费和搬家费,但要他们一天内滚出这座城市。

两人本来就不是这座城市的,单纯地以为是惹大人物生气了,以后小心行事就好。

温华春是不信那位爷有那么无聊天天盯着他两,所以她特地晚上过来找温清韵。

毕竟辛伟可还等着娶媳妇呢,她自认为自己这些年,对温清韵尽了不少责任,也是时候让她回报自己了。

而且温清韵的行李都在这边,她就不信她还真不回来了!

鬼知道,大晚上的,活阎王就在这呢。

猝不及防撞上姜旭那双冷淡到极致的眼,温华春一个心悸,正要跑,便听到一声冷似寒冰的话飘过来,“我不是说,别再让我在这个城市看到你吗?”

下一秒,那抹猩红被他狠厉地踩碎在脚底,迎着烈风,姜旭眸光沉沉地朝她走来,黑色大衣迎风摇曳着,像深夜一把索命的刀,比昨晚还骇人。

温华春巍巍颤颤开口,“姜先生,我……东西落我侄女家里了……”

姜旭冷嗤一声,缓缓吐出最后一口烟圈,“老子不打女人,但不介意尝试一下。”

他浑身戾气未散,好似在看一团垃圾一般,冷漠、厌恶、反感的情绪让温华春心猛地一颤,连求饶都不敢说,拔腿就跑。

孟远看得目瞪口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过这么凶狠的姜旭了,愣了半响,一个不可思议地想法钻进脑海里来。

姜旭不是来这消遣时间,而是……看上温清韵了?

因为担心温清韵那大姑会再来找她麻烦,大冷天特地来这守着,碰上了就出面恐吓一下?

孟远被这猜测惊到,可转念一想,姜旭这么怕麻烦的人,会为了这种不一定发生的事情过来守着吗?

也不会吧。

这么一想,他侧头看刚坐上副驾驶的男人,不大确定问道:“姜旭,你今晚到底是来这干嘛的?”

姜旭抬眼,语气在这个阴风阵阵的夜晚显得有些欠扁,“我打算给你推荐个租客。”

孟远无语到想骂人,“你他妈有病吧?大老远让我过来就为了给我推荐个租客?还非得选这个破小区?”

手机蓦地弹出温清韵的好友请求。

姜旭眉眼微动,想也不想就点了同意。

点完,他漫不经心抬头,正好瞥见阴云密布的夜空,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温清韵那双小鹿一般的眼睛。

她睫毛很长,眼珠子清澈水灵,目光如同星光般柔软温和。

姜旭眼尾一挑,没头没尾地回了句,“这里的星星比较亮。”

末了,他还矫情地补了一句,“星光也温柔。”

孟远被他一打岔,也跟着抬头,只看到了头顶黑压压的乌云。

相比他的无语,姜旭倒是心情不错,不仅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还饶有兴致地举了手机去拍头顶的星星。

就是他眼神似乎有点儿不好,现在他妈的哪里有星星?

明明只有乌云。

搁这许愿呢?

空气凝固了几秒,孟远骂骂咧咧,“姜旭你他妈是有病吧?我大晚上不陪美女在这陪你看星星?”

骂完,他深吸一口气:“租客男的女?”

突如其来的雨滴滴答滴答地砸在车顶,雨丝斜着飘进车内,姜旭眼眸微动,慢吞吞将刚才横在车外的手臂收回来。

下雨了。

突然就不想让温清韵成为孟远的租客了。

姜旭喉结滚动了一下,忽地笑出来,“男的。”

孟远太阳穴突突突地跳,又要骂人,又听他不要脸地来了句,“我,你不满意?”

靠,真他妈恐怖。

孟远忍无可忍,“我满意你大爷的!”

晚上,忙完一切的温清韵将新买的手机卡装进手机里。

林粒芝刚洗完澡,瞧见她的手机,惊奇道:“你大姑改邪归正啦?”

情况有些复杂,温清韵含糊应了一声,“一半。”

林粒芝注意力又转移到她桌子上那一叠白纸上,好奇地凑过去,在看清上面是一个龙飞凤舞的陌生名字后,疑惑道:“姜……旭?这是哪个明星呀?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温清韵眉心一跳。

有印象就怪了。

她都差点忘了这茬了,她还欠姜旭打车费和一顿豪华饭呢。

温清韵揉揉太阳穴,开始翻找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

林粒芝自顾自在手机上搜了一下,嘀咕道:“你粉的这位明星,好像有点糊?网上都找不到这号人。”

温清韵:“……”

思索几秒,她压下吐槽救命恩人的想法,点点头,“是有点糊,离出道还有点距离。”

林粒芝瞬间没了兴趣,还有点距离那就是有点丑,她忧心忡忡:“亲亲宝贝,虽然我知道你比较看中男人的才华,但是我希望你以后找对象,起码要看着顺眼。”

温清韵打了个哈欠,“再说,我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顿了一下,她开口,“倒是你,这周末不用去相亲?”

林粒芝瞬间蔫了,她三下两下爬上自己的床,拉上床帘,“别提了,好朋友就该一起单身,过年你可得救救我,我不想去相亲!”

温清韵父母早逝,感情上倒没什么人能强求她,也就这次大姑蹦跶了一下。

但林粒芝不一样,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母亲控制欲又强,恨不得她今年结婚,明年生娃。

温清韵向来是能帮她打掩护就打掩护,她不大相信男女爱情那一套,凡事还是靠自己妥当。

想到这,她轻笑,“知道了,今年还去你家过年。”

林粒芝应了一声,没心没肺追剧去了。

温清韵将那张电话号码掀开来,输进手机通讯录,复制了去添加好友。

页面弹出的微信昵称让她一愣。

爷的冷酷,零下八度。

这什么鬼?

头像这么正常,昵称这么骚的?

冷酷就冷酷呗,还零下八度???

温清韵指尖一顿,反复确认自己有没有输错电话号码,但无论她怎么输入,显示的都是一个这么非主流且骚气的昵称。

默了一瞬,温清韵的心路从论国外风水如何把人养地这么骚里骚气,转成尊重他人的一切选择,手指一点,发送了好友请求。

那边倒是同意地很快。

温清韵看着那个正经地与昵称有些割裂的金鱼头像,鬼使神差地,顺手点进他的朋友圈。

姜旭的朋友圈很空。

最新一条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了,算算时间,应该是他刚上大学那会发的。

没有图片,只有一句简短的句子:妖精总在夜里笑。

“……”

妖精在不在夜里笑,温清韵不知道,但她挺想笑,倒是真的。

伸了个懒腰,她退出来,将今天中午的车费转给姜旭。

姜旭这个点大概在忙,并没有点接收。

温清韵也没打算和他客套,直接退出聊天框来,正好看见金鱼头像更新了条动态。

她下意识点进去。

是姜旭更新于一分钟前的朋友圈。

他说:今晚星星很亮。

配图乌漆嘛黑的,路灯很昏暗,天空也很暗,至于主角……

温清韵看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星星在哪。

蓦地,脑海中闪出这么一句姜旭口吻的话——眼瞎?我这颗最亮的星星,你看不到?

温清韵失笑,给他点了个赞。

Related Posts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哼,本座在下界纵横多年,多少下界被本座吞噬了,就你想…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目前人联在玩家面前完全是附属物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踏踏” “踏踏” 漆黑的宿舍楼里面,几人摸着楼梯栏杆…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牧长疏安安静静的吃着,也没有觉得楚虞不吃自己给的汉堡是…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哗啦!” 水声响起,春日凌一只手扶着身上的浴巾起身离…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目前聊天系统里并没有拍照功能。 只有将照片进行文件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