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男主角之死_爱,在转身之后_仁者立人_综合小说

第98章 男主角之死_爱,在转身之后_仁者立人_综合小说
柳凤英在桑河镇上开的胡记客店,是一个三教九流各路人士汇聚之所。她也由此见惯了天南地北的风俗人情,看惯了江湖上的各类把戏。而她经营的那一爿杂货店,则是底层社会衣食住行的窗口,让她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性。

在来往住店的客商中,不乏一些贪恋老板娘柳凤英美貌姿色之徒。他们常常找机会接近她,或是打情骂俏,或用钱财勾引。知道柳凤英丈夫是个不中用的二流子的,便故意乘机挑逗想占便宜。柳凤英从不为所动,可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柳凤英发现蔡鸣凤为人忠厚,有别于其他客人,对她一直恭谨有礼,不存半点非分之想,更无丝毫越礼之举。

住店久了,俩人就熟悉起来。闲谈时,柳凤英从蔡鸣凤口中得知他孤身独栖,既无父母兄弟,也无妻室儿女。忍受了丈夫多年打骂满腹怨气的柳凤英,对眼前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俊男不禁暗生情愫。却不知这蔡鸣凤是因为与妻子不和,负气离家的,他隐瞒了娶妻之事,是因为长期受妻子冷落,实在是不愿意向外人提起自己已有妻室的事。

蔡鸣凤在自己困顿潦倒之时,得遇柳凤英仗义相助,心生感激。俩人互相倾慕,日久生情,便自然而然地结下了私情。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柳风英那个整天吃喝嫖赌的丈夫耳朵里。

一天傍晚,蔡鸣凤从外面做完买卖回来,正在柳凤英店里聊着外面的见闻。柳凤英的丈夫输了钱,跑到店中又伸手向她要钱再去扳本。柳凤英不肯,并劝说丈夫说:“你整天斗鸡走狗,不是赌就是嫖,让我一个女人家养着你,还要让我为你还赌债还嫖债,天下有你这样的男人吗?”

柳凤英丈夫见她竟敢数落自己,便抬起一脚踹向柳凤英:“你这个臭婆娘,竟敢骂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养小白脸了?”蔡鸣凤见势不妙便拦在前面,结结实实地替柳凤英挨了一脚。

柳凤英丈夫更是火冒三丈地骂道:“你这个小白脸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东西,你不会是她养的小白脸吧?不对啊,你竟敢管起老子的家事来了?看来外面传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你就是她养的小白脸了?你老实说,是不是和她勾搭上了?不说,我今天就一定要打断你的腿。”

柳凤英怕丈夫这样胡乱吵闹会生出更多的事端,便心一横威吓她丈夫道:“你要是再敢这般胡搅蛮缠,我也不想活了,我现在就把这个杂货店一把火烧了!你反正没事就来找我的麻烦,我活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大家一起死了算了。省得你到处无事生非丢人现眼,让人不得安生。”

她那个在外面胡作非为的丈夫一听顿时傻了眼,他知道自己和一家人全都依赖柳凤英经营的客店和杂货店生活,要是柳凤英真的被逼急了,这个老娘们也不是好惹的,她说到的事也肯定能够做得到的。

他想到这里口气便终于软了下来:“你这个老娘们真是不守妇道,你不要怪我无情。我以后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赶紧拿钱给我,省得我在这里看着你们恶心。”一边自说自话,一边又心有不甘地瞪着眼睛逼迫柳凤英:“你给还是不给?”

柳凤英想了想,从柜子里拿出十几两银子扔到地上,话里有话地说:“这个店虽然姓胡,却是我一个人撑着。这些日子生意不好,赚钱也不容易。你是个男人就好自为之,每个月给你的钱,我会照给你,一分钱都不会少的。你也不要指望太多,一家人要吃要喝,你这样败家,迟早会坐吃山空的。”

柳凤英的丈夫捡起了银子,狠狠地瞪了蔡鸣凤一眼,骂骂咧咧地摔门而去。蔡鸣凤望着柳凤英担忧地说:“他是不是知道了我们俩的事?这如何是好?”

柳凤英却没事一样地“哼”了一声说:“如何是好?照旧便好,有什么好怕的?我这个女人都不怕,你这个男人怕什么?他知道不知道都没有关系,他是我的丈夫吗?你看他哪里像是一个丈夫?他哪里配做一个男人?这样的人也不配有妻子。我就是要和你好,他管不着的。”

在心里惦记着柳风英的男人多了,俩人相爱的日子久了,总有人会发现蛛丝马迹。面对风言风语,柳凤英没有半点动摇。蔡鸣凤却是常觉羞愧,自己毕竟是有妇之夫,柳凤英也是有夫之妇,他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向柳凤英说出实情,现在要是说出来又怕伤了柳凤英的心,因此,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之中,他多少次想要说出真相,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进退两难的蔡鸣凤忽然收到岳丈朱茂卿托人送来的一封信,让他无论如何都必须回家。想到自己离家已过三年,不管情愿不情愿,他都没有理由不回了。柳凤英见他情绪明显异于常日,盘问来盘问去,蔡鸣凤终于不得不说出了自己是有妇之夫的真相。

蔡鸣凤羞愧地说:“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实在是因为事出于无奈。我当初离家出走,就没有打算再回去,现在,他们也知道了我的下落和情况,不回去是不可能的了。”那一瞬间,柳凤英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全身都麻木了。

几年来俩人相亲相爱的印象,一幕幕地浮现出来。柳凤英心里想: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倾心倾情了三年的情郎啊,打不得骂不得也舍不得!自己可以丢下辛苦攒下的家业,可以抛开无情无义的丈夫,可以不计较名分地位,也可以承受世人的耻笑谩骂,但她不愿就这样放弃自己的真爱。

蔡鸣凤是个精明的商人,也是一个生性懦弱的男人。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为了避开家中的悍妇外出经商。望着面前对自己有情有义,而且还有恩于自己的女人,想到身后那个冷热无常的悍妻,他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他要是不走,这个镇子他也是没有办法再呆下去了,岳丈说不定会很快找上门来。他能去哪里呢?他爱柳凤英的确是出自真心,但他承受不了抛弃妻子而惹来的骂名,更怕这个镇子上的人早晚会指着他鼻子骂他是一个奸夫,他只能怯懦地选择放弃自己的所爱。

蔡鸣凤痛苦地诉说着自己的无奈:“凤英啊,你就放我回去吧,我心里会永远惦记着你的。”

柳凤英一颗滚烫的心如跌入了冰窖,她久久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从他闪烁的眼神中,她看到的已不是对自己的留恋,而是一颗惶恐不安的归心。

她心里明白了,自己是再难留住他了,她只能麻木的点点头说道:“你走吧,我不放你走又能如何?你的心已经不在了,你走吧,走吧!”随即转身独自黯然泪下挥袖而去。

蔡鸣凤默默地收拾好行李,悄然走出了柳凤英的客栈。在愧疚中望了望生活了数年的小镇,背负着行商所赚的钱财,转身离开了桑河镇,踏上了回乡之路。

让蔡鸣凤千万没有想到的是,早已盯上他的窃贼也一路尾随在他的身后。日行夜宿,当他风尘仆仆赶回自己家中时,已是深夜时分了。正当他茫然四顾,犹豫不决之时,一阵狗吠声惊醒了他。

虽然他已离家三年多了,但那只看家的老狗却依旧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主人,狂叫了两声便窜了过来,亲热地蹭着他的长布衫。蔡鸣凤刚要放下包裹开口叫门,门却忽地从里面打开了,一道身影突然间窜了出来。

蔡鸣凤发现是一个男人,眼看那个男人要匆匆逃走,他壮着胆子纵身上前揪住了那人的衣袖。让他始料不及之时,那人狠狠地挥起了手中的一把短刀,一刀砍在他的颈项上。蔡鸣凤扑倒在地,一股热血喷涌而出。那个男人眼见惹下命案,慌慌张张地扔下凶器逃走了。

蔡鸣凤的岳丈朱茂卿家离的不远,听见狗吠之声后,朱茂卿猜测应该是女婿回来了。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与女婿经常争吵不休,这次他托人带话也是软硬兼施,才让蔡鸣凤不得不回来。想了又想,朱茂卿便放心不下,决定起身前去探望。等他匆忙摸黑赶到蔡家,他却被已经倒在地上的蔡鸣凤绊倒了,等他爬起来时,又摸到了一把带柄的短刀,凑近灯火一看,手上沾满了鲜血。

朱茂卿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细细再看,打着火把巡夜的更夫凑巧经过这里,发现了这幕惨剧。更夫不禁大惊失色,便怀疑是他杀了自己的女婿,一边喊着:“杀人了,出人命了!朱茂卿杀人了!”一边和被惊醒的邻居们一起,将不知所措的朱茂卿扭送到了衙门。

真是祸从天降,朱茂卿虽然感到冤枉,但心里知道这件事是因他女儿而起。朱茂卿女儿朱莲在未嫁前便和肉铺的后生陈大雷相好,他却看不惯陈大雷,硬是逼着女儿嫁给了蔡鸣凤。不料朱莲和蔡鸣凤成婚后,仍与陈大雷暗中来往,对自己的亲夫蔡鸣凤却极其冷漠,蔡鸣凤这才一气之下离家外出,做起了行商生意。

陈大雷和朱莲便不避嫌疑地混在了一起。那柄短刀,本来是朱茂卿代女儿打来切菜用的,因为铁匠和朱茂卿是熟人,便好意地顺手在刀柄上刻上了他的姓氏“朱”字,他万万也想不到,结果竟然成了他谋杀女婿蔡鸣凤无法抵赖的罪证。

朱莲因父亲逼迫自己离开陈大雷嫁给了蔡鸣凤,心中怀着一股怨恨之气。她虽然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不但不肯替父申辩,反而诬陷起自己的父亲。朱茂卿伤心落泪地长叹了一口气,痛感自己教女无方,家门不幸,可又不愿意揭露自己女儿的丑事,唯有老泪纵横缄口不语,心有不甘地准备听天由命了。

公堂之上,县官厉声喝问:“你是何人,为何要为蔡鸣凤喊冤?”柳凤英遂将与蔡鸣凤的恩爱离别一一道出,听者哗然,有赞其重情重义的,有骂她不守妇道败坏门风的。

公堂之上,县官厉声喝问:“你是何人,为何要为蔡鸣凤喊冤?”柳凤英遂将与蔡鸣凤的恩爱离别一一道出,听者哗然,有赞其重情重义的,有骂她不守妇道败坏门风的。

柳凤英虽然怀疑这起命案另有真凶,但手中并无证据能证明是何人杀害了蔡鸣凤。悬疑之际,忽见一人闯进了大堂,但见此人扑地而跪,县官正要喝问,那人已自行开口:“小人亲见蔡善人被人杀害,我要是知情不报也算犯罪。再说我的良心上也过不去的,想当年蔡善人也算是我的恩人,我怕不说出真相,会遭到报应的。”

此人正是尾随在蔡鸣凤身后的那个小偷,他虽贪恋钱财,却也有自己的良心。之前,蔡鸣凤在桑河镇上经商之时,他曾在饥寒交迫中数次得过蔡鸣凤的恩惠,所以才称蔡鸣凤为蔡善人。

那夜,他虽一路尾随蔡鸣凤,只是因为财迷心窍,没想到却不幸眼睁睁地看到了一场人间悲剧。震惊之余,他想到只有自己亲眼目睹了案发的全部经过,如果自己不说出真相,蔡鸣凤一定会死不瞑目。经过几十天的内心挣扎,才终于鼓足勇气跪到大堂之上,抖露出了全部的案情真相。

真相大白后,案件终于有了应该有的结果。朱氏父女被无罪释放,杀人凶手陈大雷逃脱在外,被通缉追捕;痴情女子柳凤英,却因为违背了伦理道德,又擅闯公堂,最终惹怒了县官,被处以卖做官妓的惩罚。

阴风凄凄,两名衙役押着柳凤英一路前行,道旁一座凸起的新坟蓦地映入了柳凤英的眼帘:蔡鸣凤之墓!两行清泪瞬间涌出了眼眶,她在心里默念着:蔡郎,我来了,生不能在一起,死后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柳凤英猛然间飞奔向那座土坟,一头撞在坚硬的石碑上,四溅而起的鲜血瞬间浸入了新垒的土坟里。两名衙役眼见这个烈性的女子殉情而亡,目瞪口呆之际,也不禁深为柳凤英的遭遇而叹息:“老天不开眼啊!”

(下期预告:第99章 戏剧外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虚此行_仙骨令_顾九洲_修真小说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虚此行_仙骨令_顾九洲_修真小说

卓清潭看着面前忽然施法现身的谢予辞,放下手中的茶盏,微…

第315章:五大世家_逍遥郡马爷_落墨客_历史军事

第315章:五大世家_逍遥郡马爷_落墨客_历史军事

不过他们倒还好,只是要做做样子而已。 捐多捐少,仁宣帝…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公赌约,吴昊接了!_极品弃少_皓天船长_都市小说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公赌约,吴昊接了!_极品弃少_皓天船长_都市小说

薛强和陈芝源看见对方全都愣住了,纷纷施压道:“你们是不…

18 人生_象棋俗人_热情与痛苦_都市小说

18 人生_象棋俗人_热情与痛苦_都市小说

想要真正的追上人工智能,最好的方法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236 这本书,不是普通的书,而是——_嗷呜!小狐妃娇滴滴,战神宠爆了_兜里有金子_历史军事

236 这本书,不是普通的书,而是——_嗷呜!小狐妃娇滴滴,战神宠爆了_兜里有金子_历史军事

“你们,做了什么事情,如此惊慌?” 夜玄墨开口,语气轻…

第237章 玉家大火!_哥哥们别宠了,玄学妹妹真的很能打!_福宝儿_历史军事

第237章 玉家大火!_哥哥们别宠了,玄学妹妹真的很能打!_福宝儿_历史军事

“嗯呐!” 萧璟寒兴奋的点头,以为金铃担心他口袋没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