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有一个秘密要不要告诉你_乱世书_姬叉_玄幻魔法

第五十四章 有一个秘密要不要告诉你_乱世书_姬叉_玄幻魔法
“相亲”算玩笑,但本质和相亲还挺类似的。

还是那句,这个假皇子身份多重要、别人会怎么对待,那自始至终都是夏迟迟的脑补甚至一厢情愿。唐首座自有自己的思路,有其他选择甚至其他方案,并且会根据时势变化而变化。未必定死非要搞个假皇子,即使选择这个方案那人选也不一定非要是赵长河。

更何况夏龙渊怎么想的,至今都没能猜明白。这种完全不知彼的情况如果真全按夏迟迟脑补的走那才稀罕呢,哪怕她脑补得面上看去有道理。

当然赵长河是真皇子的概率还真有……所以通缉令只能挂着冷处理,既不敢撤了惹人疑惑,也不敢真缉拿怕出岔子。

如今恰好缘法至此,以崔家的身份地位对这些事心中肯定是有点数的,那就正好让崔家也看看,“你们觉得这個行不行”?也是让赵长河有一个光明正大接触世家的途径,对外界而言这就是一个捉拿通缉犯的任务,不引人注目。

至于不可控,她就没想控,赵长河能借由这条线走出什么路来,也正是她想观察的事情,她也想知道此人行不行、此人和世家的接触会激起怎样的变化?

其中正好夹杂了一个崔家未出阁的小公主,赵长河也未婚,在崔家的考量中,会不会有点别的想法?如果真合适的话呢?

岂非天合!大夏都安一半了!

刚才崔元雍开场寒暄没两句,说的是什么?说的是“你是不是对我妹妹有意思”,以及“我怎么觉得你也一样?无论夏迟迟,还是岳红翎。”

联系起来,意思岂不是昭然若揭。

两个男人你眼望我眼,都看出对方眼底藏着的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这些话甚至不好公然这么谈,只能暗示。

崔元雍终于抿了口酒,悠悠道:“有一个秘密,我在想该不该告诉你……说了的话,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大嘴巴,怕是连岳红翎的秘密都要保不住了……”

“咳。”赵长河干咳道:“人总是双标的嘛,岳红翎那事儿拜托保守,这个啥秘密说来听听?”

崔元雍笑出声:“伱啊……”

“快说快说,我都请你吃饭了。”

“前太子妃病故,此后唐首座和太子曾议婚,但婚约还没立,男方就死了……有点政治认知的人都知道,这个议婚的实际意义,是唐家和太子这个位置的联姻,而不在于太子是谁。这事情既然都开始了,换了个太子,这议婚还可能再进行一次。”

赵长河“噗”地一声,差点没把口中的酒喷一桌。

所以“你和唐首座到底是什么关系”?

“唐晚妆心思怕也复杂着呢。”崔元雍悠悠靠在椅背上,有些喟叹:“指不定她这一手,还有为自己争取一下自由的意思?这能让她这次的行为更得到了几分解释。哈哈……哈哈哈……”

“喂,你这笑的,人设有点崩啊。”赵长河又好气又好笑:“你骨子里就是个八卦党吧,现在我真担心岳红翎那事了……”

“啧,这不明明是你求我说的么?”崔元雍收起笑容,压低了声音:“她有她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我崔家却也不是泥雕木偶任她设计的,我妹妹你别想了,至少目前不可能。”

赵长河无语道:“重申一遍,我对傻子没兴趣,提醒你一件事,老子到现在连她名字都没问过,没,兴,趣。”

“呵……”崔元雍再度靠回椅背:“她的名字也不是什么秘密,崔家元字辈,大名元央,小名央央。”

“喂,你说个大名就算了,小名报给我干嘛?”

“唐晚妆心思复杂,我的心思又何尝不复杂?”崔元雍终于站起身来:“兴尽矣,该谈的差不多了。目前来说,我想看的是赵长河刀试天下,而不是纠缠在这种没名堂的事里。你且前行,你的行踪我已让人遮掩,至少接下去不会这样吃个饭都不得安生。”

赵长河也起身拱手:“多谢。”

“不用谢我,这是应有之义。”崔元雍叹了口气:“我确实很想知道你下一步要干什么,可我跟着你是不是怪怪的?”

“都说你是个八卦党了……你又不肯让你妹妹来跟。”

“你想得美。”崔元雍转身离去:“行了,且待我再看见乱世书上你名字闪耀的那一天。加把劲,唐晚妆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哈哈哈哈……”

“笑你妹!谁刚才说的不善玩笑?”

两人说到现在,都没有直接说赵长河到底什么身份,只不过擦着边在说洛振武是不是、唐晚妆的议婚对象。

但实际上什么都说了。崔元雍得到了想要的确认,并且实际上赵长河是不是真货,在他眼里或许也真的并不重要。

而赵长河也得到了很多未知的信息与各家的思维模式。

崔家确实有意下注这个人……但他们不会明朗化,需要你继续给出答卷,你若是死在江湖上,他们甚至不会为你叹口气。

想让世家压重注给谁,古往今来两个次元都挺难的。

直到崔元雍离去很久,赵长河忽然饮尽杯中酒,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都有点咳嗽。

“他妈的,扯忘了,我本来还要问他世家历史和纪元意义的,草!女人果然影响做任何事的效率!”

赵长河拿起搁在桌上的长刀,转身出门。

什么唐首座,什么清河崔。

一个赛一个普信。

老子是来给你们挑挑拣拣考察审视的?稀罕!

要不是因为位置卡纠葛进这身份破事里,谁爱理这种事啊?平白沾惹一身腥,走到哪都不自在。

下一步要干什么?这有什么好奇的,当然是升级历练啊!

有朝一日潜龙出渊,天榜有名,那不是你们挑我,是我挑你们。世事岂非如此?

烟雨之中,青年披上蓑衣,背负长刀,大步离镇。

离开邙山之后,日趋繁华地,再非先前荒僻可比。前方有州城,城中多有门派武馆、武道家族,强者云集。

夜色渐深,大雨滂沱。

武馆之前,有人风尘仆仆,冒雨而来。

门房抬手示意止步:“入夜了,小兄弟要拜师还请明早再来。”

来人露齿一笑,阳光开朗:“听闻贵武馆游龙八卦刀法度严谨,步法精绝,特来领教……愿贵馆主不吝赐教。”

“挑战的?”门房上下打量了一眼:“年纪轻轻的别作死,我们馆主可是玄关三重。”

“好巧,我也是。”来人笑得更阳光了:“老丈去通传便是。”

“……先通名。”

“北邙赵长河。”

“哐啷啷!”门房坐不住了,飞一样跑进武馆:“馆主,馆主!山匪来抢劫啦!”

赵长河:“?”

如果崔元雍知道自己千辛万苦帮忙抹去的行踪痕迹被这货大摇大摆地自己又泄露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且不提这边赵长河一路挑战历练,总之那边崔元雍一路跋山涉水地回家,跋涉了小半月,刚到家就被长辈揪了起来:“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你妹妹呢?”

崔元雍目瞪口呆:“她没回来?我不是让人先带她回来了么?”

“她半路跑了,让人通传你,你不知道吗?”

“……”崔元雍回来一路用轻功抄近路的,哪能简单遇上?听了下意识就想转身回头,他知道妹妹跑哪了。

旋即脑门发疼地站在那里。

妹妹之前往哪跑他是知道,然而这回来路上这么久了,天知道妹妹已经跟着她家天神去哪了?

Related Posts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哼,本座在下界纵横多年,多少下界被本座吞噬了,就你想…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踏踏” “踏踏” 漆黑的宿舍楼里面,几人摸着楼梯栏杆…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牧长疏安安静静的吃着,也没有觉得楚虞不吃自己给的汉堡是…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哗啦!” 水声响起,春日凌一只手扶着身上的浴巾起身离…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目前聊天系统里并没有拍照功能。 只有将照片进行文件传输…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目前人联在玩家面前完全是附属物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