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人去楼空_妖道江湖_听风瓶_玄幻魔法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人去楼空_妖道江湖_听风瓶_玄幻魔法
“你、你,我、我这是怎么了?”睡眼朦胧的惊蛰轻声的就呢喃了一句,零点三秒后我就看见了白狼妖逐渐变冷了的眼神。

“我操!我、我、我他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我、我也是受害者呀。”一时间我的屁都被吓凉了急忙出声解释道。

“你说什么?”见我一脸无辜且委屈的样子,白狼妖瞬间就怒了。

“妈妈的!你敢……祖奶奶这就掐死你!”说着惊蛰瞬间爆起伸手就要掐向我的脖子,这一刻老子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扑上来的身影,我操!老子绝不是吓傻了,而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那雪白的一大片,哥们儿刹那间就窒息了。

见我的神情如此发现了不对的惊蛰,下意识的双臂交叉就护住了胸前。

“你,你、快闭上你的狗眼,再敢看我,祖奶奶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好、好,我不看,我不看。”这小丫头再漂亮她也是个先天大妖呀,真要是把她给惹急了她真会一口咬死我的。当下我急忙闭上了眼睛。紧接着我就听见了‘窟通’一声,我知道此时的惊蛰一定是一头钻进了水里。

‘哗啦、哗啦,’水潭中央一阵的水花泛起,甩了甩湿漉漉的黑发惊蛰露出了一个头。

“你、你,你还死躺在那干什么?快、快把我的衣服扔过来。”白狼妖的语气除了恼火还有羞怯,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男人肌肤相亲赤诚相见,这一刻她也不知所措了,她该怎么办?

第一选择当然是杀死眼前的人解恨了,可是她心里也明白,这一切也许真的是个美丽的错误吧。

一轱辘身我也想站起来,可发现自己下面挺风凉后立马就蹲在了原地,我抓起了不远处惊蛰淡紫色的衣裙,奋力的将其扔向了潭水中央。

我胡乱的套上了自己的衣裤,疲乏无力的坐在了水潭边的一块青石上,十分钟后被完全打湿了的淡紫色衣裙,紧紧贴服着的惊蛰方才走上岸来。

妈的!就白狼妖眼前这个隐约可见的样子,比他妈啥也不穿还诱人呢,我只偷瞄了一眼鼻血差点没流出来。

“哼!不许看!再瞅戳瞎你的狗眼!”见我在偷瞄她惊蛰立马就威胁了我一句,闻言我挺听话的就扭过了头。

“这是哪儿呀?”皱起了黛眉的白狼妖冷冷地出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都是那张破画弄的。”我无语的摇了摇头直言道。

同样也感到周身酸软无力的惊蛰,寻了个青石背对着我也坐下了。我俩默默的不知坐了多久,逐渐地天色就暗了下来,一阵阵微凉的风拂过了碧绿的水面,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样可不行呀,要是再这冻一宿那不完犊子了嘛,想到这我起身就走向了不远处的树林。

水潭边一处还算干爽的空地上,我把捡来的干树枝堆在了一起,然后一道最普通的火符就出现在了手里,‘哗啦’!火符燃尽,一捧跳动的火焰瞬间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哎!过来烤烤火呗?你身上的衣服还湿着呢,这大晚上的风一吹你别感冒了。”我冲着惊蛰那边就招呼了一句,我也不知道这大妖们会不会感冒呀,反正就是表示关心呗。

白狼妖依旧背对着我没言语,也许她还在纠结着要不要杀我呢吧?

“哎!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要是实在接受不了,那你就弄死我算了。”见她不搭理我我再次冲着她喊道。

“美女,你不用顾忌咱们往日的情分啊,哥们儿这辈子值个了,死而无憾了。”我这话还真不是敷衍着说的,能跟白狼妖这么个姿色无双的女人,来一场不可描述的故事夫复何求呀!

“哼!闭嘴!你再多逼逼一句我真会弄死你的。”呵斥了一句的惊蛰转过身朝着火堆就走了过来。

清朗的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当空,柔和的月色下惊蛰双臂抱膝坐在了火堆旁。

火焰中油脂饱满的干树枝燃烧着,发出了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坐在了另一边的我低着头,也不知此时该说点啥了,说句对不起吧,是不是有些太苍白了,要是说我会对你负责的,那她没准儿真会趁着四下无人杀人灭口的,还是别冒那个险了,就这么闷着吧。又过了许久我感觉身上的衣物烤干了些,看着旁边的干树枝不多了,于是我站起身再次走向了不远处的树林。

抱着好大的一捆干树枝我回到了火堆旁,在弯腰放下柴火的一刹那我偷偷的瞄了眼边上的惊蛰,只见她双眼出神的看着夜色中的水潭,我感觉从她的眼神中我没看到凛冽的杀意,于是我壮着狗胆缓步地接近了白狼妖。

“哎!美女想啥呢?困在这鬼地方咱还能出去吗?你要暂时不想杀我,咱们聊聊可好?”走到惊蛰身边的我,居然还敢伸手在她的肩头上轻拍了两下,你们说我这是不是在摸老虎屁股呀?

“滚!在敢碰我把你狗爪子剁下来!”惊蛰看都没看我言语冷冷地警告道。她的言语虽冷可我却没感到恨意,即便这样我也没敢再撩拨她,挨着白狼妖我也坐了下来。

“哎!真的对不起呀,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想伤害你的。”没忍住我还是说出了歉然的话,身旁的惊蛰好似没听见我的话,不过她却仰头望向了夜空中的明月,良久惊蛰才轻声的呢喃道:“你看天上的月亮好看吗?”

“好看。”我也抬头看向了月亮轻声的回应着。

“我们狼族最崇尚天上的明月,因为它圣洁纯净温柔高远,哎!或许一切就像天上的星辰都是被安排好的吧。”惊蛰的声音轻揉且婉转,似乎是在诉说一段悠久的过往。

“你一直都这么孤独吗?”感到了白狼妖的忧伤我心里酸酸的,看着她的侧脸儿我柔声的问道,我知道她的忧伤可能与我无关。

“呵呵!我不孤独,我有先祖的祝福,有同族兄弟的爱戴怎么会孤独呢?”惊蛰依旧望着月亮轻声的回应着。

“哎!顶天立地该是爷们儿的活儿,你撑了那么久不累吗?”凝视着身旁的女孩儿我再度开口了。

“不累。”倔强的摇着头惊蛰言语坚定的回应道,同时一滴晶莹自她的眼角悄悄的滑落了下来,这一刻我实在是没忍住,抬臂就揽住了惊蛰的香肩。

“你、你,你松开!”白狼妖试图推开我,可她的动作无甚力道,我反而将她整个人全都揽入了怀里。

“滚!你还想干什么?”想要挣扎出我怀抱的惊蛰,大颗大颗的泪珠低落在了我的胸前。

“哎!我真的不敢了,我只是觉得你太忧伤了,让我抱抱你吧?就像天上的明月那样,纯净安详好吗?”说着我双臂微一用力,紧紧的箍住了怀里的女孩儿,若是在现实中我可没这么大的色胆,被人说成耍流氓,挨一顿九阴白骨爪那都是轻的,可眼前不一样呀,这个诡异的空间只有我和她,她要是真急眼了,死在她手里我也认了。现实世界里我们都是虚着活着的人,也只有在暗夜里才敢想想心里真实的念头。

“放开我!”再次扭动了几下身子的惊蛰,最终还是安静了下来。

宁静的夜里碧绿的水潭边,一捧火堆旁我抱着一个纯净的女孩儿,火焰将它的温暖笼罩了我和她。之后我俩谁都没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享受着暖暖的火焰和柔美的月光,人一旦竟下来放空自我,那是一种很玄妙的境界,没一会儿在温暖的抚慰下我很快的就困倦了,在合上双眼的最后一瞬,我依稀记得柔顺的白狼妖依偎在我怀里,脸颊上的泪水也逐渐地干涸了。

这一觉睡的太香甜了,梦里一袭红衣的惊蛰,骑着一匹白马冲着我飞驰而来,就在骏马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灵巧的飞身一跃便跨上了马被,同时一双手轻轻地环住了白狼妖纤细的小蛮腰,箭一般的骏马飞驰向了远方。

‘咻咻’的马嘶声响彻在了蓝天白云下,在冲到了一个高坡上时,骏马的前蹄腾空而起宛若要腾云驾雾一样,一个没抓稳的我瞬间就向后倒去,紧接着就是‘窟通’一声,妈的!老子重重地就砸在了草地上。

“啊!”我从惊呼声中清醒了过来,妈的!好疼!我的头确实是摔在了地上,睁眼一看我回到了石室中,我发现我是倚着一面墙睡着了。

侧倒的我头是磕在了坚硬的石地上,坐起身我伸手揉了揉疼痛的脑袋,这才发现石室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对呀,惊蛰呢?她可能是先走了吧?水潭边的事难道都是我的幻想吗?我在心底里嘀咕了一句便站起了身,妈的!为毛美梦这么快就醒了呢?靠!那张破画、念及此处我立马抬眼看向了还挂在墙壁上的那张古画,但见画中的红装少女和她的那张古琴都已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个孤零零的琴台还留在那,当真是人去楼空了呀!

哎!既然都走了我也别在这晾着了,又看了眼背景依然的古画,哎!再度长叹了一声,人不在了画还挂在这干啥呀,伸手摘下了古画,轻轻的卷好后便放入了俺的白玉手镯,之后我推开了石门就走了出去。

Related Posts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哼,本座在下界纵横多年,多少下界被本座吞噬了,就你想…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目前人联在玩家面前完全是附属物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踏踏” “踏踏” 漆黑的宿舍楼里面,几人摸着楼梯栏杆…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牧长疏安安静静的吃着,也没有觉得楚虞不吃自己给的汉堡是…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哗啦!” 水声响起,春日凌一只手扶着身上的浴巾起身离…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目前聊天系统里并没有拍照功能。 只有将照片进行文件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