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 八六_韩娱之巅峰皇冠_可惜queens_修真小说

八十六 八六_韩娱之巅峰皇冠_可惜queens_修真小说
跟在谢乾玉后面走出练习室,此时咸恩静的心情很奇怪,自己男朋友要给自己闺蜜过生日,她却提不起一丝不满的感觉。

或许是从早上安正勋特意向她解释有关郑秀妍的绯闻后,咸恩静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

“智妍啊,我们输了呢。去请你居丽欧尼和素妍欧尼吃烤肉吧!”

大大方方地走到队伍中,咸恩静捏着朴智妍的肩把她往前推走。跟着有些不解的朴智妍,一行人自觉地齐齐离开,只留捧着花的全宝蓝在原地等着谢乾玉。

天大的事也需要提前布局,好比2012真的到来也得提前个好几年开始造诺亚方舟一样。对谢乾玉来说,与其赶着去操心那些狗屁倒灶的人和事,倒不如先安稳地把该做的事给做了比如……

比如带全宝蓝去复查、比如给女孩过个生日,前几天的粉丝见面会他未能出席便已经感到很抱歉了。

“走吧小寿星,带你去看医生。”

“又是送花又是看病,感觉不是寿星而是病人。”全宝蓝撇着小嘴,但还是乖乖牵着谢乾玉的大手走着。

看女孩单手抱着那和身材极不搭调的巨大捧花,不良的谢乾玉觉得很有意思:“前天不是办了生日会了吗?感觉怎么样,粉丝们热情吗?”

“来了不少粉丝啊,但感觉没有多少是冲着我来的,不过还是收到了很多生日礼物呢!一直跟她们拆到半夜……”

眼看着奔三的人了,说话时还充满小孩心性,一波三折的。

“那谁是最受欢迎的?”

“唔….孝敏、恩静!”全宝蓝思索了一下,回答道,“还有居丽!”

朴孝敏凭《青春不败》、两首歌MV的女主角、《成均馆绯闻》这三部曲,确实是现在队内稳坐本土人气第一的位置,而咸恩静和李居丽则是以《我们结婚了》和《Trouble Maker》的威力分居二、三位。

“那wuli小宝蓝呢?这么可爱,没有遇到什么疯狂的粉丝吗?”谢乾玉忍不住揉了揉大萝莉的头发,他感觉自己最近似乎有些迷恋这种手感。

两人一起走到地下室,正准备上车前全宝蓝停住了脚步:

“乾玉,我是不是….很拖累组合的人气?”

谢乾玉一怔,看着女孩心里有点不安:“为什么会这么说?”

男人给女孩推开车门,她却没有上车:“身高实在是太矮了、跳舞和唱功也不是很亮眼,长相也没有多亮眼……”

“上车再说吧。”

————————————-

把女孩手上的捧花塞进后备箱,两人一同上车,谢乾玉却没急着发动车子。

“少女时代的sunny,李顺圭你知道吧?”

“知道,可是她也还比我高一点。”

全宝蓝明显是以为男人要用李顺圭的例子来安慰她,用低沉的声音抢答道。

但没想到的是,谢乾玉却摇了摇头:“那她们队内还有个崔秀英呢?T-ara可没有1.7米以上的成员吧?”

“这样来看,其实少时的队内身高落差比你们还要明显,崔秀英那双吸睛的长腿有时候反而会成了队形中不协调的因素,但这影响人家的舞台表现吗?”

“其实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弱点和缺陷,你完全没必要为它感到自卑。缺点有时候也可以很吸引人,优势可能也会成为成为拖累,会有人喜欢你的独特之处的。”说完男人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专辑,递到女孩面前,“还记得这个吗?”

薄薄的专辑封面是灰白滤镜下一个小女孩的脸,短发大眼睛的形象显得十分惹人怜爱,而一行“From Memory”的小字则说明了它的名字。

“你怎么会有这个!”全宝蓝的小脸顿时变得羞红,抢似的拿过专辑,这分明就是她组合出道前的那张扑街solo专。

一份若干年后无数宅男眼中的无价之宝,现在已经被撕去包装膜,成色看上去像是被翻阅过很多次。

看着女孩心情好像有些好转,谢乾玉带着笑意发动车子起步,还不忘回道:“因为喜欢一个叫全宝蓝的歌手,就买了呗。”

“没收了!”

“没收就没收呗,我家还有一箱呢。”

对于这种“黑历史”,全宝蓝自己都想要尽力忘记,没想到被男人珍藏起来,弄得她又羞又恼的。

谢乾玉眼看逗得差不多了,便说起正事:“准备新的solo专辑吧,就用那首《煎熬》做主打,去中国试试。”

“啊..啊….?”专心开车的男人没发现旁边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我不行的,那首歌我到现在还没唱明白呢!”

“组合第一个solo诶,这份生日礼物你不喜欢吗?”

对于女孩的拒绝,谢乾玉有些意外地看向对方,没想到全宝蓝只是真诚地看着他说:“我唱功真的还没到那个水平!”

“这是你作为大姐和队长应当承担起的责任啊!”

“我才不要当什么大姐!而且队长不是还会换么!”全宝蓝撅着能挂起油壶小嘴,言语间有些抗拒,“你去找素妍啊,第一个solo的不应该是主唱么。”

想起那个主唱,谢乾玉也是有些郁闷,但只能回道:“你先唱一遍给我听听,实在不行回头我再给你找歌好了。”

听到谢乾玉这样说,全宝蓝也只能坐在位置上清唱了起来,两个人就在歌声中消磨着车程。

一首完整的歌停下来,谢乾玉能感觉到全宝蓝对于中文的吐字已经把握不错,简单来说就像是普通爱好者那样能完整唱下来了。不过就如她所说,最高到F5的高音和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还不够,他也只能还是去请李佳薇来唱了。

不消多时,两人就又到了之前来过的那个叫的私人中医院,在那个熟悉的小童子通报后,谢乾玉带着全宝蓝又去复查了一遍。

————————————-

尽管是一家声名在外的老牌私人诊所,只服务于极少数的达官权贵,而且那个白胡子拉得老长的的医师也是谢乾玉的老相识,但对于一剂药就能祛除病根这种事,他还是持十分保守的意见。

中医一番“望闻问切”的检查下来,老医生又亲自带着全宝蓝去了24小时开着的西医仪器前检查,不能进房的谢乾玉只好在外面候着。

“结果出来了,一切指标都很正常,甚至有些比普通人更加健康。但还是要记得保持运动和规律的饮食作息,毕竟是有过病根的。”

不用任何等待,门一打开尹大夫就告诉了谢乾玉结果,全宝蓝则是怯怯的跟了出来。

“好的,谢谢尹大夫了。”

“不用谢我,主要还是她自己的休养和好心情才会好转这么明显。”

听到这话,谢乾玉身后的全宝蓝也是露出笑眼,开心地向医生鞠躬致谢。打完招呼的几人再也没停留,各自转身就离开。

“不错嘛,看来最近在中国很注意保养了啊,值得奖励!”

回到车上,安下心的两人心情都很不错,谢乾玉又变出一个首饰盒放到女孩眼前:“既然你不要solo的话,那我只能换个生日礼物了。喜欢吗?”

盒中静静躺着一颗戒指,戒托上坠着一颗硕大的宝蓝色刚石,虽然周围没有钻石的点缀,但丝毫不影响宝石纯净与璀璨的惊艳外观。

这次全宝蓝倒是没有推脱,不客气地拿起戒指,犹豫片刻后套在了自己右手食指上。

“哪有人戒指戴右手的?”

“你管我!”全宝蓝凶凶地龇了下牙,然后抬起手在灯光下打量了一番戒指,“感觉…没有你送给恩静的钻戒贵啊?”

“哪天我要是向你求婚了,我肯定也送你颗又大又闪的钻戒。”

虽然不是钻石,但这颗蓝宝石从尺寸到澄净度都是很吓人的,如果和咸恩静戴在手上的那颗比较价值,真不一定会便宜到哪去。

给女性送礼物如果不能用心就用钱,两者兼备很难不讨人欢心,这个道理今天谢乾玉在李美敬和全宝蓝的身上都得到了证实。

面对坦荡荡准备开车的男人,全宝蓝却心虚了:“什么求婚…..你还打算再上一次《我结》不成?”

“也不是不行啊。”谢乾玉一脚刹车停下来,直勾勾地看着全宝蓝夜色下黑宝石般闪亮的眼睛,“再说了,求婚…也不一定要在综艺节目上,对吧?”

全宝蓝心里一阵兵荒马乱,只能低下头,用独特的嗓音糯糯道:“别以为送个宝石我就放过你了!这么晚才来…我还以为你忘了我生日呢……”

“我也不是有意的啊。”谢乾玉苦笑,最近计划外的事情实在太多,“今天下午我去找李美敬xi了,不小心跟她多聊了会儿。”

“李美敬?李在贤的姐姐,CJE’M的那个李美敬??”出生在一个艺人世家,全宝蓝也不是娱乐圈的小白,当即想到了男人口中的那个名字指的是谁。

“不然呢,跟她聊了聊请你们客串电影的事情,期待吗?到时候你可能要演一个梦想成为作家的文学女孩,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压力。”

客串电影!还是李美敬亲自把关级别的电影!

这简直比手上那颗蓝宝石还要吓人,全宝蓝一下子被这几个字给砸晕了,在圈子里混她可太清楚这几个因素的意义了。

“是T-ara全员客串….?”试探着问道,这个消息对全宝蓝来说还是有些太爆炸了。

谢乾玉挠了挠头,组织语言后答道:“去肯定是都要去的,是一部少年与中年时双线叙事的电影,你们演少年时期较少的戏份,不过台词跟画面肯定有多有少就是了。”

还是有台词有画面的出演!?这一下让全宝蓝更难接受了,这可是多少idol都梦寐以求的大荧幕啊。

以前的T-ara客串过,比如集体出演朴智妍主演的《学习之神》,不过那也只是KBS的一部月火剧罢了,而且她们只是露脸了一个短得不能再短的片段。

谢乾玉这一来,就是CJ制作的大荧幕电影,感觉还是每个人都有名有姓有台词的那种。从等级、难度、关注度,完全都不是一个次元的级别啊!

想着想着,感性的女孩甚至感觉自己眼眶都有些湿了。

————————————-

“诶!咋还要哭上了呢,生日寿星是不能哭的,这话可还是你告诉我的啊!”

“亏你还记得!”全宝蓝拍了一把嬉笑着的谢乾玉,她没想到自己扯开话题随便的一句话,反而差点把她自己感动哭了。

谢乾玉又伸手摸了摸全宝蓝的脑袋,眼神中满是温柔:“你都记得我从小没喝过海带汤,我怎么能不记得?跟你发生过的一切我都记得。”

“都记得的话,那你记不记得那个?”

“哪个?”谢乾玉故意装傻。

全宝蓝也不急,只是带上一点撒娇的语气说:“哎呀,你知道的!就是以前我每次不开心,你都会做的那个!”

眼见瞒不过去,谢乾玉只能无奈一笑,然后揉了揉眼睛,转眼间就神奇地变成了单眼皮。

再抬头时,使劲眨巴眨巴,单眼皮又变回了明亮有神的双眼皮。低眉抬眸间,给人一种恍若初见的惊艳感。

全宝蓝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新奇玩意,咯咯地笑着:“对!就是这个!!”

和一个同龄的男生共同生活几年,两人实则熟的不能再熟了,每当她心情不好时,那个男孩子就会做这种“特技”表情来逗她开心,每次都能让她破涕为笑。

只是女孩从来没有说出口的是,她一直觉得抬眼那一瞬间,目光显得很深情的谢乾玉特别帅!

少年时做这种动作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再做来讨女孩子欢喜,饶是谢乾玉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苦笑着开车。

“大发!你是怎么做到能单双眼皮随意切换的?”

车开出去好远,女孩还是笑得乐不可支,惹得自觉丢人的谢乾玉好一阵无语。

小时候的全宝蓝个性中是单纯直爽甚至有点古灵精怪的,很典型的小女生心性中又带点男孩子的马虎和不拘小节。

但父母的离婚、外貌遭受的嘲弄、头顶光环却“德不配位”的压力、父亲的光速再婚、母亲的抑郁……这一切的种种让她的内心渐渐封闭起来,性格也变得敏感甚至有些怯懦,整个人都不太爱说话。

或许比起李居丽那个腹黑女,私下的全宝蓝才更符合一些粉丝想象的那种“阴郁大小姐”的形象。但这一切能怪她吗?不能,至少谢乾玉觉得不能。

两人遇见后,他就好像一束阳光照进了她的生活。他把全宝蓝蛮横地拉进自己家一起生活、一起上学、一起吃饭玩闹……那段时间,虽然短暂,但女孩感觉自己享受到的是全方面无微不至的关心。

那是一种有付出就一定会得到回报,甚至不需自己付出就得到成倍回报的幸福,是一种让人莫名安心的生活。在同龄亲故的荫蔽下,她重回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开始重新变得合群、开始能随意耍着自己的小脾气……

唯独可惜的是,那顿约定好的“海带汤”,因为种种原因却一直未能实现……

————————————-

正是因为谢乾玉堪称无限度的宠溺,全宝蓝知道他的心中自己的份量是何其之重。才会在目睹他跟别的女生无止境的亲密后,在旧正之时以“自虐式训练”、流浪在外不回家、置气不吃饭这种看似惩罚自己的愚蠢方式,来惩罚谢乾玉。

因为她知道那个男人会心疼,她想验证一下,他是否会真的心痛。

或许多年前的谢乾玉对她很好,但在一个富商家庭中度过青春期,就算再怎么尽力避免,最后还是谢乾玉在女孩原本非黑即白的单纯世界中注入了灰色。

就在男人回忆着往事时,女孩像是终于笑够了,又闷了一会儿,慢慢地有些感慨。

“干嘛对我们这么好。”

“爱好呗。”

面对男人明显不靠谱的回答,全宝蓝很认真地追问道:“你除了女人,还有什么别的爱好?”

“你们不是女人嘛?”

“准确的来说,我们都是女孩。”

全宝蓝筹措一下,把话语中的“要价”给替换了,谢乾玉被较真的对方整的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我是你们的粉丝啊。”

“你还有喜欢的偶像呢?嘁…..”全宝蓝对男人的话表示很鄙夷,觉得他又在唬人。

“为什么不相信呢?”谢乾玉又是一脚刹车停下,好似很不解的看着全宝蓝,“我可是宝蓝xi的狂饭啊!!”

全宝蓝被他的奇怪目光看的心里发毛,只得连连答应:“好好好,谢谢你当我的粉丝,请…开车吧!”

难得的真心话却被当作玩笑,不禁让谢乾玉有些气恼。

“那开车前可不可以请宝蓝xi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

“作为一个偶像,以后要好好地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

“为什么?”女孩明显不解,她不是喜欢更新社媒的人。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一直爱着你的人,他们希望知道自己喜爱的人过的开心、快乐。”谢乾玉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握住了全宝蓝的手认真道,“不要害怕自己人气低、没人喜欢什么的,永远会有人喜欢你、爱着特别的你,为了他们也要好好生活知道吗?”

“有事没事就出现一下,哪怕时隔多年后也会有人记得你的,就当是让那些一直在想念你的人安心,好吗?”

就算所有人最后都渐渐消失了,也会还有我在等着你、爱着你。就当是答应一个粉丝的请求吧……

虽然只能看见男人的侧脸,但全宝蓝还是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莫名的真诚和….悲伤?只得应承下来:“呐….呐…..!你是社长,都听你的好了!”

听见“社长”二字,沉浸在过去中的谢乾玉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现在的T-ara正是一线女团的上升期,怎么会有人去考虑若干年以后她们的生活?

赶忙收敛心神,搓了搓脸后谢乾玉重新起步,尽力放松心情调侃着:“都听社长的?你这话很有歧义哦小宝蓝~”

女孩显然是听懂了这个有些污的玩笑,愤愤道:“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那刚刚让你solo的时候,你没这么听社长话……”

全宝蓝叹了口气,然后以平静但不容置疑的语调说道:“这个没得商量,乾玉。你还是先让素妍solo来的比较好,现在的我…不行的……”

如果是别的组合,为了solo的机会恐怕能打起来,面对还是缺乏自信的女孩,谢乾玉也不知道这种谦让是该喜还是该忧。

【也不知道金泰妍跟郑秀妍会不会因为solo的事情打起来……】

谢乾玉不怀好意地揣测到,莫名想起了问同为主场的郑秀妍的那个问题,突然就也想问问全宝蓝了。

“宝蓝啊,为什么想着来做idol呐?”

“学习又不好,一家人都是干这个的,不选这个我能干啥?”

不出意料的答案,就像是她拒绝solo一样,女孩对从事这份职业并没有主观上的多么热情或者期许。

“就没有其他的了?”谢乾玉还是不死心,接着问道。

全宝蓝白了一眼对方,没好气道:“因为某个人说喜欢看我跳舞的样子,行了吧!”

“这才对嘛….”谢乾玉满意地点点头,要是一点自己的影响都没有,那他也太失败了。

————————————-

把女孩送到定好的餐厅,谢乾玉下车为小个打开车门。

“去吧,今天晚上我也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一家吃饭了。”

“社长真好~”

全宝蓝戴着亮灿灿的蓝宝石钻石,手捧巨大的花束,全身都因为高兴的心情有种光彩照人的感觉。虽然嘴上说着是不会再为亲情所感动,但当一家人轮流打电话告诉她要一起吃饭时,全宝蓝的好心情是挡不住的。

“wuli八六年生的宝蓝都要26了啊,真是长成大姑娘了。”

看着全宝蓝脸上由内而发的那种高兴,谢乾玉也是忍不住感慨着。

“wuli八六年生的乾玉也长帅了!要幸福地生活啊!我先走啦!”

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全宝蓝走路都蹦蹦跳跳的,但转身没走两步,她想起什么又转回身,走到谢乾玉跟前,

“乾玉啊,叔叔阿姨他们……”

当年谢乾玉一家走的很急,逃命似的他只来得及跟全宝蓝打了个招呼就溜人,危急程度可想而知。

而谢乾玉神奇回归后,就再也没听见他父母的消息,让全宝蓝不禁有些担心当初对自己一家很好的那两口子。

“只是暂时找不到他们而已,你去吧。”提及父母,看着谢乾玉黯淡的神色,可见他对于两人生还的可能也不抱有多大希望。

全宝蓝不知该怎样做出安慰,只能强拉着谢乾玉弯腰,把男人按在自己豪放的32D中给闷死了三分钟,希望用拥抱能够稍稍抚慰对方。

就算阿爸跟偶妈离婚了,只要他们还活着自己这一家人就还能再见面,可他呢……

走在前往餐厅的路上,全宝蓝如是想着,原本高涨的心情也像是被泼了盆冷水般。

八六年生的宝蓝,也要幸福啊!

【谨以此章,献给我最喜欢的、最可爱的全宝蓝同学。】

Related Posts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四章 真极之躯,仙界真仙(求订阅,求月票)_阳神冠军侯_明年元夜时_玄幻魔法

“哼,本座在下界纵横多年,多少下界被本座吞噬了,就你想…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79 我小老虎也绝非善类_胖虎想要悠闲生活_天黑别走路_科幻灵异

“踏踏” “踏踏” 漆黑的宿舍楼里面,几人摸着楼梯栏杆…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025你们是真变态,我是真喜欢!_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_缔夭_综合小说

牧长疏安安静静的吃着,也没有觉得楚虞不吃自己给的汉堡是…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不起来_柯南之变装在酒厂_不是梨子_游戏小说

“哗啦!” 水声响起,春日凌一只手扶着身上的浴巾起身离…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第九十五章 同道中人_历史聊天群:本王只想搞钱_月色黄泉_历史军事

目前聊天系统里并没有拍照功能。 只有将照片进行文件传输…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第七百零六章:世界大战_魔神乐园_寒潇瑟瑟雨斜斜_科幻灵异

目前人联在玩家面前完全是附属物品,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