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合租往事归来(二合一)

飞剑自山门外破空而来,徐徐落下。

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谁人站在飞剑上的身影终于变得清晰可见。

而在看清那道身影的一瞬间,众门生一个个纷纷屏息。

由于那宛如从画卷中走出的身影,着实是太过特殊。

恰似所有的一切,在他眼前都变得赴汤蹈火 豆瓣黯淡无光。

那是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绝世少年,面目丰神俊郎,萧洒无双,气质逼人。

他穿着一身单薄白衫,白衫被风吹得些许缭乱,上面沾满了风尘雨露。

看得出他来到此地前,曾历经了一起奔忙。

看着林渊从飞剑上跳下,众门生们足足过了几息时间,才缓过神来。

尔后,即是连成一片的吸气声。

那些在这一年里新加入清门的门生,更是一个个好像失了灵魂一样平常,眼神呆呆看着林渊。

他们纷纷在心底询问,此人是谁?

虽无法感受到其身上有何种令人窒息的灵压,但只是这样看着,心中便不自觉会生出自感汗颜之意。

这绝不会是个通俗人物。

“诸位长老,列位同袍,很久不见。”

林渊收回飞剑,站在一脸凝滞的众人眼前,微笑道。

“我,清门林渊,回来了。”

“林……林渊?我没听错吧,是谁人听说中的林渊?!”

无数门生在话音落下的这一刻惊呼作声,让整片山门都涌起了阵阵声潮。

那些曾有幸见过林渊的门生们不敢信赖。

这个已经在紫荆城消逝了整整一年的人物,今日竟又再次泛起在民众视野内。

这两年时间里,林渊之名,在整个紫荆皇城,以致秦朝各地,可都是如雷贯耳,家喻户晓的名字。

先是在清门的内门门生选拔中,以碾压之势,完胜高其四个小境界的对手,拜入清门。

不久后,又在皇宫的岁除晚宴上,临场突破,一剑废了风名正盛的易火热,夺得真灵境第一修士之名。

还与天榜十九的易水令郎易水寒,定下两年之约。

之后,更是私自挟芷沐公主出走皇宫,掀起了轩然大波。

像什么由于妄想公主仙颜,擅闯皇宫,把她强行掳走,诸云云类的种种听说,在皇城内传得是风言风语。

现在终于见到真人,这些修士们怎可能不心中惊动。

而剩下那些未曾见识,只在传言里听闻过林渊之名的新晋门生们,心中更是种种惊异连连。

他们没想到,今日竟能有幸见识到这种听说里的风云人物。

更没想到,林渊其人的真实样貌,竟比听说中长得还要更为过人。

而当林渊的眼光扫过,一众女门生们更是芳心乱颤,眸中大绽异彩。

“呵,林渊。”

灵舟上,易水寒眼角一斜,瞥视林渊,眼光散漫而阴寒。

“销声匿迹一整年,我还以为你是怕了我,躲起来了。”

易水寒一声轻视的冷笑,吸引走无数门生的眼光。

众人纷纷转头向他看去。

“一年时间,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也不知道你得了什么奇遇,灵压倒算是有所精进。”

易水严寒哼一声,丝绝不把林渊放在眼里。

“但在我眼前,依旧是只蝼蚁而已。”

挖苦的话音落下,许多门生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议论纷纷。

“什么?我记得林渊两年前刚入清门的时间,才只是真灵境初期而已啊!”

“这速率,放在整个秦朝,都难过找出几个吧?”

“切,晋级速率快有什么用,空有境界的花架子一个,易水师兄要赢他,只不外是一剑的事。”

人群中有不少易水寒的忠实拥趸,看不惯其他人对林渊的赞叹,语气不屑。

“易水师兄,不如趁着今日这个时机,完成昔时的约战。”

有人直接向灵舟上的易水寒高声呼唤。

“好好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凄惨教训!”

“呵呵,不用你们提醒,我一定会永远让他记着今天的。”易水寒脚下一点,从灵舟上腾空而起。

他直接飞过几十丈距离,轻飘飘地落在林渊眼前。

“两年前,你废了我兄弟,现在,该血债血偿了!”

“多说无益,要战便战吧。”林渊神色清静,看着眼前的易水寒,淡淡道。

“今天,我同样是为了击败你而回来的。”

“你的参赛资格,我要了。”

听到林渊的回覆,在山口群集的众门生瞬间炸开了锅,嘘声一片。

“我去,这个林渊,果真和听说里的一样狂啊!”

“狂?何止是狂,简直是目中无人到没边了!”

“他竟然敢和易水师兄这样对话,还妄想到场七国排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

“你们猜易水师兄碾压这个林渊要用几招?我猜不出十招,林渊就要落败。”

“什么?十招?你这简直是对天榜第十的侮辱!易水令郎要胜过林渊,一剑足以!”

山口处,数位长老看着陷入风口浪尖的林渊,脸上神色各异。

“两年时间,从刚入清门时的真灵境一级,到现现在的玄灵境四级,整整一个大阶段的跨越。”

李红樟一脸笑意,淡淡道:“这速率,在清门可是开创了历史。”

“快是快,可信号最强的手机排名易水寒是玄灵境九级巅峰,离地灵境都只差一步。”

三长老庞光炎看着林渊,神色不屑。

“虽然当初他曾一连两次胜过高自己四个小境界的修士,但玄灵境每一级灵压的差距,基础就不是真灵境能比的。”

他继续道:“林渊绝没有胜过他的可能。”

“这小子,两年已往,那种狂傲真是没有丝毫转变,”六长老也忍不住摇头:“甚至还不减反增!”

听到其他数位长老对林渊的评价,风清阳却不以为然。

“那可纷歧定,我以为林渊照旧很有可能胜的。”

“风老二,就算他是你峰下的门生,也不至于盲目左袒到这种田地吧?”

三长老庞光炎驳倒道:

“玄灵境整整五级的灵压差距,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谁逾越过的。”

“呵呵,是吗?”李红樟终于发话,呵呵一笑:“但我和风老二,却是一样的想法。”

“老三,你峰下的易水寒,在这段时间里实力的提升简直不俗。”

李红樟注视着林渊,徐徐道:“但林渊,同样不只是提升了灵压境界。”

“不知道你们在这一年来,有没有听闻过,谁人一直活跃在秦朝边疆的玄灵境修士?”

谷捑

站在李红樟身旁的众长老先是齐齐颔首,随即一个个面露震惊。

“大长老,你是说……谁人玄灵境修士,就是整整一年没有泛起过的林渊?”

“不错,一身白袍,剑法精湛,挥着把奇形怪状的重剑,在玄灵境初期,就让其他各国玄灵境巅峰的边疆将领手足无策。”

李红樟点了颔首。

“不只是境界相似,再加上泛起的时间,都恰好与林渊消逝的时间吻合。”

“以是我推测,谁人被冠以‘千军万马避白袍’之名的修士,极有可能就是林渊。”

李红樟继续道:

“由此可知,这一年时间里,他不仅没有放松过修炼,还履历了大量的战斗。”

“而且在他身上,我隐约能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神秘气息,以是,才会以为他或许有能与易水寒一战的气力。”

看着远处越来越哄闹的人群,李红樟转过头,对三长老道:

“老三,便由你去主持这场曾定下的约战吧,他与你一峰树怨颇深,是时间做个了却了。”

得了李红樟的指示,庞光炎点颔首,飞身而起,落在人群中央。

整片山门马上平静下来,所有围观的门生人群马上散开。

在他的指导下,众门生给林渊与易水寒二人让出了比斗的空间。

场中二人,一个一袭白衫,一个一身青衣,持剑而立。

远远看去,都能令人感受到他们身上那股超然气焰。

这场比试,是两年前就定好的约战,亦是现现在清门天榜第十的争取战。

若林渊胜,便可取代易水寒,占有天榜第十之位,还能获得排位赛的参战资格。

可是这个效果,可能吗?

所有门生心中都有着相同的谜底。

“刀剑无眼,拳脚难收,探讨中难免会受伤,哪怕断手断脚,都是常有的事。”

易水寒直视林渊的双眼,那内里有种绝不掩饰且令人心悸的杀意。

“希望,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面临易水寒的寻衅,林渊的神色和眼神依旧清静。

“当日在晚宴上,你的兄弟也同样是这样对我说的。”

“你……找死!!”

被林渊一语激怒,易水寒不再空话,双脚一踏地面,速率瞬间暴涨至极致。

他掠起一连串的残影,向林渊飞射而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二人险些在统一时刻横挥出剑。

铿!!!

轰轰轰!!!

剑刃交击,两股截然差别的灵压风暴,实打实地正面撞在一起,响起沉闷的爆响。

可令所有人眼眶瞪大的是,那团由易水寒剑上挥斩而出的灵压风暴,在剑刃交击下轰然散开。

而林渊手中的行动却没有半分障碍,继续横挥向易水寒的胸口。

“什……什么?!”

原本准备趁着林渊吃力退却,而挥剑追击的易水寒,面色马上大惊。

他的身躯下意识向后暴退,同时重新凝聚灵压,抬剑盖住林渊这道迅疾斩击。

哧啦!!!

随着一声利刃划破衣袍的碎裂声响起,一道鲜红的血线,从易水寒胸口渗透。

他的身位继续暴退数丈后才停下,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处的剑伤,目眦尽裂。

整个山口马上平静一片,所有门生脸上的心情都变得无比凝滞。

谁都无法信赖,这场差距云云悬殊的对战,竟然在二人首次照面时,就是这种效果。

这可是正面的灵压对撞。

他们本以为林渊会在易水寒这一剑下被瞬间轰飞,甚至身受重伤。

可现实看上去,却是势均力敌,难以令人接受。

“这,这怎么可能……易水师兄,他可是玄灵境巅峰啊电推剪理发器十大品牌!”

“也许只是开端的试探而已,易水师兄还没有用出全力,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反抗,一定是这样的。”

而瞥见易水寒负伤,就连远处的数位长老,都同时面露惊容。

他们本以为面临易水寒,林渊会战斗得很吃力,要以身法周旋,找到出路。

可基础没预想到,就连正面灵压的反抗,他都能直接与易水寒分庭抗礼。

不。

只要再看看二人现在的体现,就知道基础就不能说是分庭抗礼。

灵压碰撞,林渊的神色竟毫无转变,整小我私家的气息依旧沉稳。

反观易水寒,不仅气息杂乱,甚至连握着剑的那只右臂,都在微微哆嗦。

而且适才那一剑,所有长老都看得出来。

易水寒的灵压并未有任何保留,但林渊,却是基础没有使出全力。

面临玄灵境的五级差距,竟然是林渊更胜一筹。

无法明白,无法置信。

“这就是你所说的刀剑无眼吗?”

望着神色无比难看的易水寒,林渊语气淡然。

“若是只是这种水平的话,那你可就输定了。”

那种淡然的语气,听起来好像他重新至尾都没有把这场战斗放在眼里。

“只不外接了我一招,荣幸在我身上留下道小伤口,就以为赢定了吗?”

易水寒甩了甩麻木的右臂,强笑道:

“真是笑话……在我眼里,你依旧是一只蝼蚁,给我拿命来!!”

易水寒神色一凝,脚下灵压爆开,以比之前还要快上几分的速率,蓦地冲向林渊。

“是身法灵技!易水师兄竟然连身法灵技都使出来了,看来是要尽全力把林渊给解决了!”

在众门生的惊呼声中,易水寒险些是瞬间冲到林渊身前。

然后,他的身影又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模糊,化作一道虚影,诡异地变换了身位,来到林渊侧方。

这一刹那间的身法转换,让围观门生个个面露惊容。

云云快到令人无法捕捉的速率,迅疾到留下虚晃的残影,林渊基础不行能反映得过来。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再次瞠目结舌。

只见易水寒将全身灵力绝不保留地涌入剑中,斩向林渊。

而林渊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平常,再次横挥出剑。

那一剑明显看似轻飘无力,但却令人感受无比心悸。

……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错误/举报
本小说章节为转载作品,所有均由网友上传,来自《东方小说网》,我们的网址www.3335119.cn!

Related Posts

第二百九十八章 梦遗憾的意思解释幻

“顶级阵法?” 许多人都听不懂主持人在说什么,或者说主…

王者荣耀之再回巅峰第66章 高山之子

薄暮的时间,由鲁菈大祭司、鹿灵、山棕、山乌尔等人一起陪…

第一百七十七章 达成玄幻:我的宗门亿点强合作

我有一座邪恶洞窟第一百七十七章 告竣互助 佐雅来到沃尔…

第五十三章 我的学姐会魔法养伤

唰—— 王教授第一,云山第二,念书人终归慢了一线,三人…

第一百四十hun是哪个国家六章 魔王大人可是我

教训完莱特和麦克的林立,扭头又发现了有两个家伙正在躲在…

第三百五遮天之无上道途十四章 双杀

此页面是风吹小白菜否是列表页红楼如此多骄或首页?未找到…